徐江 ⊙ 我从不正眼看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杂事诗》第13章

◎徐江



杂事诗13


徐 江


《暮春送伊沙》


“你是搞文学的?”
“爱好罢。”

“那您的心肯定特静,不是一般人!这年月诗歌不行了,连原来不少写诗好的,都赚钱去了。”
“哦,您说的也对也不对。所谓‘诗歌不行’,是因为有的人没有真去看诗,他们现在没有读诗的心境。至于写诗改行的,那是因为写不出好诗来了。能写出好诗的还在,也没谁真被饿死。”

上述对话发生在4月下午,天津南开区,一辆西行的“的士”之上。司机时不时,打量一眼我手上的《我的英雄》。火烧云在我的眼前铺展它整个天际的壮观。
彼时老友伊沙所坐的飞机,大约已在西安落地。脑海里忽浮起他两鬓早生的白发。

写此诗时,心头依然些许哽咽。





《“雀巢”矿泉水》


朋友走了
十天的相聚
已为时不短
十日的光阴
本可写太多文字
我相信更优秀的他们
这些天与我
有着同样隐秘的紧迫

其实
就算是李白和杜甫
东坡与山谷
一生如此酣畅的小聚
又有几回呢
我们还不是得独自在
每天巨大的空缺下
去打理琐务
去面对时代
永劫的黑暗

就这样吧
现在
我的门铃响了
那是送“雀巢”矿泉水的工人
在焦急等待
我与他情同此心呵
——我也在
焦急期待
打开新一桶甘泉





《喉疾》


电影里的蔡锷将军
老是那么文雅地
说起他的病

蔡锷的病
究竟痛苦到什么程度
我不清楚
但我能体会
他老人家的焦灼
——那是一周之内
两场朗诵的前夕
嗓子竟因为劳累和上火
快发不出声来了

可是两次奇迹
都发生在舞台上
当我站在话筒前面
上帝
(我现在宣布
它是存在的)
都赐我以
全场最佳之美声

我对此事的心得是
——不必沾沾自喜
因为那一瞬
上帝只是偶尔
选中了我的诚心
它老人家是想让我
在党同伐异的思维里
多喊几次

“共和万岁”!





《赠泰达》


看海的人
在舷窗旁
低声交谈
可以肯定
这一刻他们感叹的
暂时与海无关

聊诗的人
在长椅上睡着了
另几个在颠簸中
出一点小神儿
也可以肯定
他们所梦所想
这一刻与诗稍远

剩下那个就是我了
无所事事的我
站在甲板上
看浩瀚的海面
泥流的浑黄渐渐宽阔
有海鸥顽强地在此域
点缀正午

偶尔我对着风
挥一下手
泥海呵
原谅我的俗
在大师们面前
俺捉到了周郎
检阅水师的安逸





《本格》


我们在酒吧说话的时候
还有另一群人
在同一个城市
同一个时候
同样俗不可耐的酒吧
玩同样的游戏

我在这个键盘上敲字的时候
还有另一些人
在相同的键盘
相同的国度
同样被蛀得百孔千疮的语言里
玩同样的游戏

在伴侣身上起伏不定
在超市里散心
向盗版光盘
苛求惊人的创意
我们做这些的时候
必有一些同类/同胞/同行
在同样的场景
重复同样的游戏

最终唯一的不同
就是彼此的“本格”吧
——“本质”的“本”
“格调”的“格”





《给三马路警局》


十年前我进过那院子
作为尽职的政法编辑
每周和警局主管宣传的干事
敲定新一期普法的稿件

现在他们阔了
楼包上了水泥外衣
外面的院墙和平房
也代之以一幢
新建小楼

那些人还在吗
那些人中寥寥的一两个
我认识的人
我的残忍的报社
拖欠了他们的稿费





《不羁的遭遇》


敲“不羁”这个词

屏幕上依次出现:“不及”、“补给”、“部级”、“不济”、“簿记”、“不计”……

然后是“不”,然后费劲巴力、按了多次加号健,才找出——“羁”

在这个大家被电脑推着往前跑的世界上,人和机器,都对“不羁”

日益陌生啦





《我底信仰》


欧洲冠军杯决赛
五十年一遇的疯狂决赛
俺竟在夜半等待中睡过

睡过就睡过了
谁让欧陆的时辰
不是为我这个亚洲人打造
而徐江的生物钟
却是上天
度身定制

所以说
神是为了感谢我尊重她的劳动
才让这世界
有了比赛录像





《烧烤》


在傍晚微薰的风中
等候焦黄的羊腿端上
这种时候慢慢地
就想起了远行的日子
这种时候
因为晚上要工作
却不敢喝一点小酒
哦,我真是感受到了些许
孤独和感伤

想起半个月前
夜半骑车经过
一只小鼬
从车前横窜马路
没入小区铁栅的另端





《元老/混子》


陌生的“跨掉派”元老
吕西安•卡尔
死了
他自杀
神经
因杀人被判刑
出狱后几十年
成了德高望重的编辑

吕西安不写东西
最突出的功绩
是把金斯堡、凯鲁亚克、巴勒斯攒到一起
让他们
搞来
搞去
所以
吕西安是元老

就跟在你我身边
那些每天神气活现
晃来晃去的
混子
没什么两样





《6月5日》


昨天
昨天呵

我终于成功地遏制住了自己
再写点什么的欲望





《我的八十年代》


在茶馆里
被一80后记者
勒令回忆80年代

我亲爱的朋友
那感觉
可真有点儿像被人强按着头
去吃一滩所有衰人都抢着吃的
屎啊

还好  
此景此感
就算是我为新书增添的
一个素材吧

我是说  
针对我那需要步行一个下午
才能逛遍全城主要书店的
“伟大的八十年代”
我还是更钟意这个时代
“打的”买葱的肤浅





《600下》


600通电话
同一刻响起

600桩性交
同时搁浅

600个密谋
暂时停顿

600次交易
先后打断

600×N  
名人与公众非亲密接触
不欢而散

连续几昼夜
600下不请自到

现在:北京天津上海广州西安的
明星/名人/网友/记者/听众
请在狂欢或愤怒中抽出时间走到户外稍事仰望天空

上帝的600毫米摄像机
要拍一下正脸





《铁面》


那是在沉闷的
观看《星球大战前传3》的下午
终于没能使我在惬意的华纳影院座椅上睡去的
有两个原因


乔治•卢卡斯营造的电子黄昏与软件晨曦
太美啦

和他们(那些知道分子)一样
他把一个灵魂向黑暗的沉沦
委过于“爱”





《端午节》


今天是端午节
孤作此诗
以贺/敬/之





《棋与诗与道》


一胜一负
他说“丢人”
“我心里咯噔一下
跟自己说
在中国出点昏招就算了
跑到日本也出昏招!”
——聂卫平
我青年时代的围棋大师如是说

“三星杯的事我都不想提了
遇到一个叫宋泰坤的人
那人不怎么会下棋……我是出了超级昏招才输的
他应该认输的棋还下
都知道我容易出昏招
非要和我耗
真没劲。”
——聂卫平
我中年时代的棋坛“老将”如是说

现在
请看下一首





《王子》


我大学时
长得好的男生
多爱以“王子”自诩
不知现在
新一代青年
尚有此病吗

反正在我看来
如此浪漫的自我描摹
太不真实
二十年来我所知道的
世上最衰的男人
就是一个王子

第一个平民老婆
让他当了王八
而害他差一点没了王储位置
且苦恋半生的那个贵妇
进门后
又终于成了悍妇

所以任何虚设或真实的王子
都不存在
一如公主从不曾存在
极限存在
一如神只有声音却从没有脸孔
而你我

烈日炎炎
却终要在冷雾里穿行




《我之恶行》


总有熟人告我
稍微不熟的某某
新近得了绝症
对此消息我一般毫无表情
事实是——
往往那不熟的某某
我还以为早死了呢
人终有一死
或早或晚
如此之俗如此之圣洁的事
每个人就不要再玩猫哭耗子了罢

总有熟人告我
最近哪里受灾
某人不久前蒙冤
学童流离失学
遗属生路艰难
对此我尽量泰然处之
生为同样的鱼肉
谁知道命运的刀徂
哪一天对准谁呢
别因为一次的侥幸
就轻易对那受难的
炫耀幸免者的悲悯

总有熟人告我
某诗人下岗在家
月薪二百
靠人接济渡日
可他一直坚持写
圣洁之诗
我对此有时微笑
偶尔露一些鄙夷
——我也下岗在家
我甚至月薪为零
我写大圣洁之诗
每日著百世之文





《舞,舞》


役所広司
落拓而有些显老的男人
艰难地起舞了
是六月
我的客厅傍晚渐暗
偶得之凉风掠过
窗台  咖啡机
让有点儿落寞的我
继续专注精神
重读大师的表演

是第几个春秋了
柯尔庄园的烤鸭们
还在某部
未知的电影里飞吗
浮世苍茫
人生微沓
沉重与欢乐
悄悄在此季树上
又藏下几枚球果

那就在
暗场的灯光里
舞吧  

这一天无所事事
这傍晚
从碟片中读解
身为多年舞盲
我在被精神的
另一重回翔
照亮





《重金属》


你以为这厮正在
壮怀激烈

其实他们是在哭诉那
变馊的爱





《 》


在这首绵绵不绝的长诗里
容我再玩一次
这个空空的
书名号吧

我说的是
那岁月
巨浪排空
我辈
浩淼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