蝼冢 ⊙ 灵的编年史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逻辑树

◎蝼冢



◎ 逻辑树*


树是我之外的真实存在,你可以把它
看做一幅图景,一束水或光波,或有
湛蓝背景的斑绿,或木髓里的动感
根径的吸吮,枝叶的呼吸,以及与大地
苍穹的不息交流,或者干脆是微妙本身
我把它当做实例划归某一科属,阅读它构造
生命的特殊形式,而我完全可以漠视
它的存在,它的统一,仅把它当作
规律的表征,或是那些使能量无休止的
对抗趋于平衡的规律,或制约元素之
融合分离的规律,我可以把它分解为
永驻不易的数分解为主体的数量关系
如一条河加上另外一条河,不管怎么说
于何种情形,树始终是我之外的一个对象
树有自己的空间形式 位置 时间限度
性质特征以及形体结构,而我也能让
自我意志和慈悲情怀主宰自己,我进入树
进入物我不分,此刻树已不复存在
树也不复为树,唯一性已整个地统摄了我
这并不是说要进入树,得摒弃一切观察
我无需为见而视之不见,无需抛弃任何知识
相反,我所熟知的一切成为此时的我
所属于树的一切,形式结构 物理变化
化学变化 与金木水火土的交流,与
日月星辰的类通,聚集入一个统一体中
与树合二为一,树并非我眼前的印象
(树本身在),并非我的想像(树以种子
从脑袋发芽),并非我心绪的象征(树并
不晦暗,如我无忧而伤),树是我之外
真实的存在,是光的造物,我与它休戚相关
乃如它与我休戚相关,我与树的不同
在于选择在的方式不同,瞬间的维度不同
但却同构,共时而存,那么我是否
进入树的意识?对此我一无所知,但我能看见
自己内心的树在楚楚生长,死去的他者
或自己不曾见到过的人们活在脑体,不时的
浮现在我的身体里,我从黑塔的底层依次历经
矿质 植物 动物于生息繁殖骨殖肉体元素的循环中
成就肉身而具有三者的属性,因此我的
生与死已只有其表面意义,类的生存史
造就了人或树的特性,在漫长的人类史中
缓慢变化俱增,假如最微元素具有智慧
那么现在的你=你我它=群岂不只是造化的具相
是无数物或人的化形?因而我所属之魂与灵
存在于动植物矿物及人类自身的互动变化中
那么我是树,是你你我它、是群,是时间,是一切
但是否因为诸如我的你这般分解树现又欲求
将不可分解者再度分解就能抵达树?
就能证就与我相遇的绝非树之灵魂或精神
而是不可分割的树本身?

2003年底邕城

*這首詩是《金枝》(卷一)的雛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