蝼冢 ⊙ 灵的编年史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方程式

◎蝼冢



方程式

一尺之棰,日取其半,万世不竭。《庄子•天下篇》

在他的方程式中,窝藏一只闪光的
狐狸,那么,你知道,其实物质具体脱离的过程
很缓慢,犹如那只狐狸最终要从一款
数学公式中滑翔而出,不要以为他的方程式
跟智慧无关,那只狐狸,它以虚无为窝
他在羊皮纸上像僧侣一样写下的东西不是诗篇
也不是祈祷书,而是救治灵魂的方程式:
你=你我它=群须为此时的痛苦使用减法,或者加法
我=本地的父亲=本地的母亲=神官
=帝国历史编撰者,递给他药片——
你将看到我计算出的结果与想象的
一模一样。是吗?当然!他服下药片
外加一杯凉水,那元素顷刻遍布四肢侵过大脑
像一只狐狸进入,我感觉舒服多了。
此时,他先前的痛苦荡然无存
帝国历史编撰者说:你只不过吞进我的一道柔软
的方程式,这是一道永恒的方程式
在你身上我可以代入一个常数在别的人身上
我代入另外一个常数,结果都是一样的
那么,我是方程式的一个常数还是其中的一个解?
你问。是的,即是常数,又是解
方程式的解有多少个?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这再简单不过了。你跟一堆泥或者树
没有本质区别,我仅相信你由那些东西
被搅拌在一起,我可以让它们再次分解
化合,让它们相互作运动,然后像一堆粒子那样
在空气中散开来去。可是,你说
常数所具有的智慧是你事先没有给予充足考虑的
痛苦者的拳头绽开为掌,上面有一粒药片
这是我担心的一个问题,但那又
怎么样呢?你仍然改变不了作为解的命运。
他的一条手臂在空气中弥散而去
接着是另一条,继而是下肢和整个躯体
他离帝国历史编撰者而去留在空气中的
最后一个声音,在空中微微荡漾
“我怎么会是一个解?一个常数?”
这时,那只黑色的蚂蚁爬过微积分线
从鱼骨天线上慢慢爬下,进入一台半导体
星辰一样占据着一个稳当的位置

2003年底邕城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