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浩 ⊙ 大地上的羽毛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一个人的战争--大地上的羽毛诗歌读后

◎余文浩



《一个人的战争--大羽诗歌读后》

  羽微微
  
  大羽兄的诗是朴素的,也是挣扎的。他用文字记录下他心底里的战争,这些战争是孤独的。它们如同大海里的浪潮,一浪,一浪。但它们总还是在海里。海浪再怎么要逃离,总还是在海里。这些诗,是他内心里的浪,是他一个人的战争。
  
  《雨后》
  
  说着一条宁静的河流
  腐朽在他内部
  包扎了一层,又一层
  后来,我看到春天的花开
  延伸到大雨后
  青山更青,塑料象极了玻璃片
  清洗后有局部的更蓝和更黑,小姑娘没有合适衣裳
  
     
  大羽兄这首《雨后》,极其跳跃,他跳跃的步子看起来有点凌乱,可正是这凌乱,显示了一个漫不经心地回忆者。他想了一些什么,又想了一些什么。“宁静的河流”,也许是他正在回忆的往事。我们顺着河流要潜入他的内心,可他摇头了,他在这里说,“包扎了一层,又一层”。他不愿再触碰,这是一个伤口。“包扎”“河流”,由于诗人的巧妙转换,在这里显得相当自然。为什么要包扎?有什么伤心的过往么?诗人没有给我们答案,他像是停顿了一下,然后转开话题:“后来,我看到春天的花开”。
  
  这真是一个美丽的转折!这“春天的花开”“延伸到大雨后”,仿佛美好的事物总是如此安静而又不让人察觉。“延伸”在此用得如此神奇而又再自如不过。诗人在这里说起了青山,雨后的“青山更青”。是的,是这样,你点头,可这是很平常的。他接着说起了“塑料像极了玻璃片”,这似乎有点走神,但你的思维跟着走到这里,一点儿也不绊跤。而且很讶异:天啊,他怎么也有这样的想法?一些塑料饰品,真的很像玻璃制造的。“清洗后有局部的更蓝和更黑”,读者如果有这样的生活经验,应该会心一笑,而且用水清洗过的塑胶,就更像玻璃。“更”一字,让颜色凸显了出来,而且让诗的音韵有着跌宕的快感。如同浪“啪”一声打在岩石上。再“啪”的又打了一下。
  
  诗人在这里的走神,交待了一个背景:他要从眼前的“青山”往回跑了,再一次跑回他的“河流”。“小姑娘没有合适衣裳”,哦,他想起了,他的往事里,有一个这样的小姑娘。她穿着不太合身的小衣裳。又或是,这个小姑娘,正为着没有合适的衣裳,而微微发愁。如果是女性的读者,看到这里,会勾引起许多闪烁的回忆,那曾经为得不到新的衣裳而伤心和期待的时光,那么远了!这个小姑娘,是诗人想说的那个女主人公,又或许,是想起小姑娘的那个年代。但这,已不再重要。
  
  这首诗至此,一波几折,每一折都像会有一个很高的波浪要扑头而下。但却悄然隐退。直至到最后,终于海面完全平静。
  
  
  《悲伤》
  
  “悲伤!”
  我喊一声悲伤
  黄思湾回荡一声悲伤
  我喊“悲伤!”“悲伤!”
  黄思湾啊,黄荆山
  有人惊谔
  有人茫然
  放羊的人天黑前淌过长江
  内心里,不在这里,不在那里
  一阵无端,脊背冰凉,双手紧握
  
  这一首“悲伤”之诗,初看沉郁,再看竟带有激扬之意。有多少人,会大声地喊出“悲伤”呢?诗人在这里,给我们呈现了这样一个,站在山谷旁喊“悲伤”的人。悲伤二字在这里,响亮而又广阔。山谷里传回来的“悲伤”啊,喊他的人,眼里含着泪水。他继续喊“悲伤!”、“悲伤!”,“有人”惊谔了,也“有人”茫然,谁会想到,可以向大自然这样敝开心胸地承认自己的悲伤呢。也许有人在这里喊过情人的名字,也许有人在这里大声地说自己的愿望。可这一个人,可诗人,把他内心里也许是最冰冷的也许是最热的两字喊出来,悲伤啊悲伤,人在自然中多么渺小,更响亮一点喊自己的 “悲伤”。
  
  “放羊的人天黑前淌过长江”,这样的镜头突然转变,是大羽兄诗中一个很重要的特点。镜头从那个激动的人身上拉回来了,来了一段宁谧的镜头:沉默的放羊人,羊咩咩叫着,白色的羊,昏暗的夜。好的,镜头重新回到要大自然响应他悲伤的人身上。他的心在哪里啊?他站在岩边,显得有些不知所措,有些彷徨。他像是不知道要去迎战什么,但他双手依然紧紧握着。悲伤是可以承受的。一个人最难战胜的是自己,双手紧紧握着,自己是自己的盟友。诗人就是这样站在岩边,在听大自然的“悲伤”,在挺直腰杆,一个苍凉的但是坚强的剪影。剪影前面,是那群山,是一大片苍郁的夜色,沉沉压下。
  
  
  《淡淡》
  
  偶尔漂来一个名字
  拼命的往事啊,
  剩下些亲人的尖叫和模糊身影
  
  这些拥抱不断的冲刷,爱的石头
  颜色消褪, 切片瘦削
  天地小
  身上的痼疾,没有生根,我也不会再病
  
  淡淡之于茫茫
  一粒沙子
  一滴水珠
  最后微弱的呼吸, 爱恋她,弹了两弹
  池塘终做土
  蝌蚪去他乡
  
  这仍是一首关于往事和回忆的诗。但这首《淡淡》多了急促的气息。仿佛是泛黄的碎片,被狂风挟着,一阵急过一阵地巻着四处飞。
  
  “偶尔漂来一个名字
  拼命的往事啊,
  剩下些亲人的尖叫和模糊身影”
  
  这一段一开始给我们纷至沓来的脚步声,可是没有清晰的画面。是“尖叫”和“模糊”。那些“拼命的往事啊”,是如此顽强地要袭击。
  
  “这些拥抱不断的冲刷,爱的石头
  颜色消褪, 切片瘦削
  天地小
  身上的痼疾,没有生根,我也不会再病”
  
  都过去了,在时光的冲刷下, “颜色消褪,切片瘦削”。诗人从拥抱联想到石头,让“拥抱不断地冲刷”,如同他上首诗中,“包扎河流”一样,一点也不刻意而又令读者印象深刻。诗人在这里,显示了他很好的意象驾驭能力。“天地小/身上的痼疾,没有生根,我也不会再病”,这些语句,指东打西,往你的脸庞直吹过来的时候,它忽的拐一个弯又吹别的方向去了。但你能明了他仿佛一脸坏笑下,所要掩饰的忧伤。病的那时候,有过一些温柔?一个人的病,算得了什么呢?天地都是如此的小呵。人如浮萍,人都没有根。病哪里敢有?接着,诗人像喝醉后,急急和你说着话,不容你打断——
  
  “淡淡之于茫茫
  一粒沙子
  一滴水珠
  最后微弱的呼吸, 爱恋她,弹了两弹
  池塘终做土
  蝌蚪去他乡”
  
  “淡淡”似指回忆之色褪及摇摇欲隐,“茫茫”似指人生之迷茫及微小。“爱恋她,弹了两弹”,诗人是不欲提起,终究提起。这一段一气呵成。仿佛琵琶急急划着琴弦,越来越快。最后长长了划了一下,“池塘终做土/蝌蚪去他乡”。人生短晢,变化无常,诗中余音袅袅,不绝于耳。
  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