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江 ⊙ 我从不正眼看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特区文学专栏:徐江目光

◎徐江



特区文学专栏:徐江目光


《天空之城》

作者:康蚂(北京)


整个闷热的夏天
天空是个精神病院
充满燕子的尖叫声和咒骂声

我看见它们互相打斗
漂浮空中,改变了音调
血淋淋的翅膀猛得折断掉下

就像上帝撒下的救援物资
那是对大地残忍的奉献

徐江点评:
以“小说家”作为个人写作原始理想的康蚂一直在诗上进步着,而且是从无到有的进步!这是这两年我在诗歌的网络现场所注意到的。但只有当康蚂告别了天真的底层关切,和年轻作者在他那个年纪普遍共有的愤懑与的柔软,他所经历过的粗砺世相才真的在他面前成了闪光的矿藏。

《流金岁月》
作者:天狼(山东济宁)

七到九月份
银屏上几乎天天
播放战争片
不是抗击日寇
就是反内战
还有抗美援朝
看的我满眼都是
战士的血在流、流
流金岁月
变成血岁月
日本人的血
美国人的血
朝鲜人的血
浸透一方沃土
但我不能说
只有中国人的血
才是金贵的
徐江点评:
不管是媚俗的还是反媚俗的(比如本诗),思辩只在一个条件下能构成诗意——其言说适用范围的无限延展性。


《不知道该怎么办》

作者:秦风(四川西昌)

妹妹你大胆地向前走啊
当年我唱起这首歌
自己昂首挺胸迈正步
此刻我哼起这首歌
倒退三步靠在墙角上
两腿发软
身子颤动
我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肢体
肠子啊肠子
只好让你挂在体外
慢慢风干

徐江点评:
颠覆性的诗行推进,写了一个类似电影里的场景。这是我注意此诗的一个前提,却不是原因。原因是——1、这种颠覆是具有震撼性的,2、场景的呈现是用主观独白来完成的。不过给作者提个醒:类似这种颠覆性的抒写,在一个人一生的写作中,只一次有效。

《阴山在后》
作者:安琪(北京)
类似我曾见过的贺兰山,阴山,那么低,远远看去
黑褐色的阴山在赤勒川的歌谣中静静绵延
环呼市一圈
我站在昭君墓上,昭君墓又名青冢,一年四季,这里的草
常绿,有如一个奇迹,当秋风遍扫,黄了绿叶只有昭君墓
青翠依然,不老的昭君头顶青丝
青翠依然
而阴山在后,我不知道赤勒川在哪里
风吹过来
我把头低了下去
他们说,牛羊真的不见了。
他们说,牛羊遍布,尘世人间。

徐江点评:
    此诗选自作者的《内蒙组诗》。《内蒙组诗》是一组幸福外溢的佳作,而本诗恰恰是处理这种情绪较显克制、同时写得也更自由的一首。因为克制,它获得了一种成熟与从容,也在“幸福”的诉求之外,获得了更大的言说空间。古人说诗贵含蓄,现代诗要求作者在理性的引导下,对喜怒哀乐、冥思呼告有一种恰如其分的冷凝和抑制,说的都是同样道理。

《一群鸟》

作者:汪抒(安徽合肥)

一群鸟
被文字转载
夹在一本杂志中
我无意中翻开这本杂志
一群文字哗啦啦飞出
在蓝色刺激的天空中
旋转着
渐渐飞散、消失
现在我手中这本杂志
已经了无内容
我在纸上摸了摸
没有什么咯我的手指
这本杂志已经无用
我在喝过酒以后
胳膊下夹着它
去出版商那里
要求退货

徐江点评:
想象力加上机智,成就一首诗足够了。关键是一要恰如其分,二要选对出发的点。

《我身体内升起一股莫名之劲》

作者:东岳(山东无棣)

离开刑庭一年
未闻脚镣响久
忽然听到
心血来潮
急拐过楼角
六个光头
在清晨的阳光里
正依次下车
哗棱哗棱
朝前走
面无表情
最后下来的
那个小光头
没走好
差点摔倒
他不好意思的
冲路边的人群
扮了个鬼脸儿

徐江点评:
    相对于近三年来的表现,法官东岳一年来的诗歌状态时有波动。与一些不喜欢东岳诗风的人看法不同,我认为这种波动对于一个日趋成熟、而又不太满足被现有惯性框死的作者来说,是十分正常的。有追求,就要有实验,就要有冒险,只要发现的视线不是太被性情左右,好诗是迟早会来的。本诗好在放松的发现状态,还有它得自身边生活、而非构思的天然。

《某个德国人的话我们都太熟悉》

作者:孙家勋(非洲)

他们杀*
我不说话
我不是*人

他们杀工会分子
我不说话
我不是工人

他们杀犹太人
我不说话
我不是犹太人

他们杀我的时候
没有人说话
已经没有人了
徐江点评:
把名人的一段原话分行改装成一首诗,有一段时间,这玩儿法在网上的一些诗歌爱好者中比较流行。但这种做法只有在三种前提并存的时候才会有效:1、分行后文字的语感符合现代诗所要求的内在语感;2、对内容选取要具有“诗意发现”的意义;3、分行后内容脱离原文语境的局限,有了一种更普泛的笼罩。

《诗评》

作者:朱剑(西安)

你的诗
让我读后
觉得生活
没了奔头
再说一次!
我因读你的诗
而产生的绝望
绝对大于
你在诗中反复诉说的
你的绝望

徐江点评:
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而且还要恪守“诗”的体裁规律,这其实很难。朱剑越做越好。本诗内涵触及到一个世界范畴的文学话题:自现代主义以降,近百年的所谓“严肃文学”、“精英文学”,都偏爱给读者留下“世界是晦暗的”印象——个人以为,这正是“主义”盛行的现当代文学的最大弊端。文学家原是有责任向读者揭示“活下去的意义”的。

《鲜花》

作者:姚风(澳门)

为了埋葬那些必须埋葬的
我在花园里挖坑
却发现,坑的形状
就像一朵盛开的鲜花

徐江点评:
最好的姚风在我看来是处于简约时段下的姚风。因为简约,所以真气聚拢,而不是散逸。

《来自狗年的即将快乐》
作者:严力(上海)

狗年对诗人来说
一定会快乐
快乐就是像狗一样
啃着没有一丝肉的诗歌骨头
因为想象就是诗歌之肉
其他的肉都已不香
其他的
全在商店里了!

徐江点评:
好状态之下,严力的语感和幽默,永远是异样的。但这“异样”是与“人具体的喜忧”连在一起的。
《剃刀物语》

作者:伊沙(西安)

当我终于丢弃了
那个使用多年
南韩进口
老是嗡嗡嗡地叫着
(动静仿佛苍蝇
编队的轰炸机群)
但却不见多大功效的
电动剃须刀
换作一把简易的剃刀时
我享受到了一种
久违的干净利落
事半功倍
甚至还伴随古老的
男人特有的快感
我的祖父享受过
我的父亲享受过
我在年轻的时候
也曾享受过
现在快要忘却了
从此以后
你看到我的
脸蛋和下巴
老像婴儿的屁股
那般光滑
正是因为这次
技术上的倒退和复辟使然
为此我还曾咒骂过那个
被弃用的电动的家伙说
“你是为胡子少的男人发明的
是他娘的虚头八脑的摆设!”
无意之中又犯了人身攻击之罪

但是——
当我在一个早晨
面对一面镜子
手执剃刀剃须
忽然萌生出要写一篇
批判现代化的檄文的念头时
我的手无端地猛然一抖
血,在我上唇之上
冒了出来
慌忙一抹——两撇红胡子


徐江点评:
整个2005年度伊沙诗歌的国刊发表率近乎于零!这个国家的文学媒体已经狼心狗肺到了这样来对待他的首席诗人!当一个人的诗歌让同行感到无法超越、同时这个诗人又经常对这个社会表现出咄咄逼人的蔑视的时候,我们文化最好的办法也只能是孤立他、同时对他进行妖魔化!同伊沙在这首诗里所表达的一样,我也无意把对一首诗的点评作成揭批国人文艺国民心态的檄文。在我看来,此诗的特点除了伊沙诗歌一贯的拳拳到肉、却又直指生活和母语文化隐秘内脏之外,还是给读者提供了多重解读与诠释的可能。与此同时,内容本身的指向性与诗人在母语所受不公待遇下的超然,不是画出了两撇更具此时代之史诗意味的“红胡子”吗?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