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文浩 ⊙ 大地上的羽毛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入夜等17首

◎余文浩




◎入夜

看着自己在黄昏中长出蘑菇般的影子
后来真的蘑菇和蝙蝠
为了光明般
俗世生活
破窗 ,为你跳舞

这个可安慰伙伴
安慰了黑夜

还有柔软布帛
在春风中喀嚓,
震动,苍茫中,独步

蝙蝠
带来的
人群俗世,疯癫不易
一次,一次减少,
更广大的铁中,沉睡的样子,印上月光的样子

2005、6、3


◎6月4日

去年今日,
在香港太平山上,听取歌声一片

2005、6、3


◎ 潮动

海水一拨,一拨
象缓慢的敌人,和缓慢的生活
缓慢的腐蚀,蚕吃掉了桑叶,一口一口
最后就是做茧
最后就是一根又一根丝
入扣,勒紧
动人啊,春
饥饿啊,春
窒息中,锻炼了雪山
和倾泄到大海的苦胆
容器巨大
没有欲望,那般刚强

2005、6、3



◎黄昏之月


随时可以被腐蚀的一个斑点
一片尚未完全溶化的药片
当它进入蔚蓝的大海
更加鲜明突出的石头
证实了孤独,不可一世
那么虚弱,苍白又绵延
像一块蒙有奶油的圣餐面饼
分给你吃,我吃,但不能写出
直到现出了弯弯的镰刀
给了人间夜色
高堂明镜里可看清我
一个人行。

2005\5\29

◎沙兰镇
  
在这之前,我不知道沙兰镇
是一个老人双手上的孩子,那沉睡的样子
他的呼吸被洪水带走
老人的呻吟如洪水一样微弱,直到干涸
比大海更大的沧桑
也不能安慰
仿佛在看着小孙儿的一个白天,如泥鳅
在遥远的天国,掘开了一个冰冷的梦
请允许我这样去想
洪水中的稚兰,呜咽中吃掉无数的呜咽
而沙子,泥浆中沉入地底
坚硬的祖国啊
我心底断断续续的沙--兰--镇----,破了,瓷器上刻满鲜红的咯血
落日恍惚,四野低垂————


◎一月不在天涯

如果一月再来,也是这样
我能看到风雪在有些日子的沉默
象匹马低头婉转
一个人满怀心事
晚上饮酒
多余的明月,和一汪水
倒影在寒冷的路上
我们互相取暖
向冷中要热,一颗心和着酒盅
一颗心的深夜,一颗心的接头
对不上号,深夜太深
火显得多么弱小
霜钩在眼前,滴落的忍耐中
我要学会:从街头,在拥挤的人生后面回来
尔后,吸住水管里的水
“突然用全力喷出所有的苦难”
而仅仅一下,声音散了,喉咙更干
万物沉睡,一个人不眠

2004/4/28


◎过往

抛弃住过的屋,片瓦也不能带走
半截身子浮在河中
盲目的远方
超过远方
一辆大车就是一只蚂蚁
在恍惚,在动摇
我不能像鸟一样飞去
婴儿不能像鸟一样飞去
赤子也不能
  
小手长在木杪,此刻枝桠太重
是绿,是黄
隐在暮色里的两种
暮色将是死亡
  
让我睡去吧,在水上
河流在头顶
那时,没有尘土
没有世界,没有时装
覆盖身体的苍白流呀,流
谁还说,我要一针一线,缝纫这
谁还说,我是大风在经历
  
来不及了,都归于安静
墓园在河流之下
  
  
  04年5月5日


◎初冬枯叶的湿润经脉----给布列瑟农


他如何从清凉寺的钟声
中,闪身
然后隐,归隐在去西藏的路上
香格里拉,雪山脚下,边缘的最远
和哀伤
  
我不可能坐火车
细雨骑驴
是一贯的风格和越来越低的天空
仿佛火车现在在耳垂
在暗夜的平原上进入蛮荒
一点,一点,迁移
也许蹒跚,但在只有前路的方向上
只有决绝
何有边界,何有?
  
我也看见你,深爱的人
在水面上,在压倒的荆棘上赤足
而带走了,记忆,陪伴
需要一遍又一遍重复的人
一遍又一遍想起,击打
柔软的火焰,拉长了光芒,从侧面
履带,动力,夜暗
哒哒之声
在颤音中,我无法把你准确发出
布列瑟农,抱慰的,个人无边无际,无边无际烟飞灰灭
  
  2004、12、11


◎疲倦

这时到临的一匹马
天空

落下一阵雨
压住一阵扬灰

水中的鹅卵石,山上密林
纹丝一样,
纹丝一样的铁链马
除了我看到桃花
开了又谢

象某一个闪电时刻,当时身心俱振
之后,各得其所,温度染小疾
水随天去,
梧桐花屋后低垂
窗前炼铁炉里冒的旺火,隆隆作响



◎当我感到桃花的袭击
  
当我感到桃花的袭击
这可能是到了暮春
或者我只想到桃花
步伐慢慢要停下
修辞的发生学发生着身体的空洞
而修辞不再为修辞
桃花仅仅是桃花
  
 2005、4、12
  
  
  
◎山中饮酒
  
把她就看作桃花
昨日生活闪亮
蕴籍,一个少女经过
往往我也想到桃花,譬如 一个少女经过
  
假若这是好背景
花开了,饮酒了
“一杯一杯复一杯”
  
抱琴来的人
让我过完这一夜
被露珠肯定的一夜




◎鲜花遭遇马蹄
  
无非是马蹄铁
触到一地灰烬
又有一阵
声音弥漫,痕迹于无


◎沉静

潮湿之屋,大雨来临前夕
地板上出水
防滑剂是必须的,问题是必须的
怀疑论者在抗衡中
静电消失
于是站稳
无依无靠地向前,向前
这时,我才想起
航空路上的奔跑
不是问题,不是速度的问题
趋于安静,表达并非多余
大雨在镇定中来了


◎别忘了明天给巴西木浇水

在这样一个躁动炎热的午后
你看那棵巴西木
有些清脆
叶子中间还泛点黄
我爱啊
但没有力量走远
房间里转了两转
想着
别忘记明天给巴西木浇水



◎写实练习

窗外的雪已停在早晨
玻璃边
一声、两声的水,滴
在雨棚上,地面,沉闷而短促
偶尔的鸣叫,象婴儿和猫一样的鸟
昨夜开放的棉花、牡丹
张开手指,瞧:这身行囊
多么瘦

山上的雪多么瘦
现在我看看雪
天高云淡
也这样做个人吧

一些靛青,一些灰白
写下的
低处言辞
迫近的山,灰蒙的屋和有声音的水

2005、3、12  



◎苏珊·桑塔格的微笑

好吃的羊肉
好吃的羊肉
吃啊
犹豫的时候
我看见苏珊·桑塔格
笑了
在中间,影子和她
被风声隔开
这时候正好贴上一张纸
表达我们对生活的看法
不懈地对齐边角,围绕着中心

◎有风吹来了……
  
有风吹来了
那时侯
房间的风铃会响
  
但我从来把房间紧闭
风铃不响
光阴不露
  
习惯了这样的安静
我听到水流声和水管里的空气呜咽
针还发出了一阵尖叫


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