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江 ⊙ 我从不正眼看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杂事诗》第12章

◎徐江



《杂事诗》12


徐 江


《春雪》


错过了钟点
便很难入睡了
此乃我之人生
我之诸疼

这种时候
就聊一些小小的触动
以自娱吧
我愿说说今春的
第二场雪

那是临近正午
病后的我揭开窗帘
发现外面
这么夺目的光
竟来自寒冷





《故园心惊》


姑娘清清纯纯
在电影里走着
转过铁网
穿过操场
背后跳动的板楼
影影绰绰

想当然就以为那是
北京电影学院
——女导演兼主演的母校
这时画外音响起
“高考成绩揭晓
我考上了师范大学中文系”
哇  是我的母校

看来这些年
我离亲爱的母校
真的日益远啦
可  甭管最后
我与它是否亲密
我的母校
都绝不仅是一句画外音

——我对世上
任何与我有关的东西
都这样看的
我自己的人文精神
教会了我
人生无论轻重
切莫轻松把玩





《大师秘史或帝国反击战》


因怀疑《易经》
他挨骂

因娶了小几十岁的妻子
他挨骂

骂他的都是同胞
而他眼里的愤怒

却是为合作者
在学院遭遇了不公

这位学院绝对精英的现身说法
再次提示我

对这个文明以及这个文明之外
所有知识分子体制的反击

才刚刚开始





《“詹姆斯•拉斯特”乐队》


这个春天
还在放这个乐队唱片的
怕是中年人居多
还记得
第一次为这些曲子所沉醉的
亮丽秋天
叶子无穷无尽
在高耸的白杨树冠上
翻飞
影子无穷无尽
在水泥路上
起舞
这些甜腻的
已被岁月打磨平淡的
乐句
在我眼前的空气里
游啊游啊
像海豚
和冰块撞击浪花中的企鹅
我微笑着
有一些手足无措




《从京到津》


这样的往返
有无数次了
这样的景致
也有无数次了
原野在列车外蹦跳
大地不是刚刚收割
就是即将开种
个别时候
窗外下雨
田埂与轨道边
残存的积雪扎眼

这么多年
这首诗
伴随这些景致
一直在我心里
随一趟趟列车的起伏
回响着
——感谢造物
你总是反复让我领会到
逼近书写的冲动





《天长了》


如果斗争的亢奋
和所有对人生的愤怒
能构成全部诗意的话
那么自然
为什么会安排一只鸟
每晨在我们窗外歌唱
呵,天长了

如果无穷无尽的困惑和苦思
真的可以加深灵魂的湿度
言说与辩驳混杂的矫情
真的可以丰富人类的智慧
那么雨后的那棵新树
叶子为什么会在我眼里闪光
呵,天长了

如果我这么没日没夜地坐着
想着
爱着
追寻着
那么我怎样才能彻底逃离
智慧的局限与生命的枯萎
天长了

天长了
再一次
隧洞亮起了
幽暗之光





《残奥会》


一碰到放残奥会
我就换频道
我知道
那是真勇士的决斗
我知道
里面还有不少
人文的回甘
但你们
还是原谅我这个
可恶又挑剔的俗人吧

任何得自残缺的光华
都只能
令我厌倦





《彼时此刻》


网上闲逛
偶尔会心一乐
某年某月
竟有俗物们争吵
想起彼时
俺在车上
正一场好睡

世界大呵
世界参差
多年来我所见有限
感谢上天
一直赐我喜忧
以及其中简单




《豹》


这么一口好牙
镜头前
强行被唇遮住

这么一条好腿
去皮去毛
在长裙下闪耀

广告里的豹子和美人
博爱地偎依在一起
煎熬着我





《鱼刺》


一根本帮菜馆的鱼刺
得罪了我
半个晚上
它从我的喉头
竟爬到了耳侧
它是怎么
做到这一点的
坐在影院
我慢慢开始
感到那股好奇的力量
正一点点升上来
压倒了二战的炮火
和喉咙的不适

鱼刺逆流而上
在我自以为掌控的身体里
那里或许另有星空
以及浩瀚
——这过敏的想象
和我天生的城市趣味
有些关联
来自广大村镇的同行
请恕我此刻
炫耀这小小痛感





《我见》


说悲喜
有时俗气
你看
你看

旺盛的夕阳下
三座塔楼
多像天地间的
三堆巨柴呵

金甲的天神
正抡斧将其
逐一
劈开




《和歌》


柱上这么棒的朝阳
映入眼中
我怎么感到寒冷呢

田野间那么美的夕光
美酒般四溢
我怎么觉得忧伤啊

浮生之畔
我心戚然





《“神棍”》


“‘神棍’就是‘骗子’”
香港混混黄秋生
这么解释

这人的长相
我不喜欢
这人的演技
我不欣赏

接下来他又说——
“演员的最高境界
是一个技巧
是一个道
是虚无”

如果有谁这样阐释文学
我同意





《城市入口》


开车来津的朋友老在电话里问我:“我们快到了,该从哪个高速入口进天津呀?”
“土著”了三十多年,我却哑口难对。
我的朋友们,面对我这么个不记路的单车族,你们就委屈一下,再找找吧。
关于这座用环线作为干路的城市,我唯一能告诉你们的经验就是
——无论你从哪个口进来,一直顺大路往前开,别自作聪明抄近道。





《……人生》


这样在百无聊赖中
度过一个晚上
是有些意思的

一个惯写
反腐小说的写家
正把头探出
你家的荧屏
谈他屡战屡败的
商海投机

他那颗头探呐
探呐
探呐





《脸》


先是在放一个
多才多艺
意大利指挥
的纪录片

然后是
频道广告
快速流动的
欧洲街景

然后是乐器
是鼓鼓爬行的
婴儿
然后女主持人
脸露了出来

那本不难看的
天使面庞
显得如此
肉欲
龌龊





《“爵士”与“顾问”》


“保罗•麦卡特尼爵士”
这么封完那个旋律大师
约翰•列侬带给人的不舒服
多少顺多了

“弗格森爵爷”
这么叫一个干体力活的
亏这些当新闻买办的前文学青年
做得出来

“艾尔顿•约翰爵士”

这称呼差点让人忘了
他玩同性恋

“国会图书馆顾问弗罗斯特先生”
他现在终于可以
给总统先生当献诗的
顺毛驴了

“国会图书馆顾问沃伦先生”
他歹毒的杰作
因此被打磨得
更加伟大吗

“国会图书馆顾问布洛茨基先生”
远离的家乡
那一刻向他皈依的美利坚
漂过来了吗

一直这样
粗砾被收买
优雅被锈蚀
你与平庸
誓比高





《“台海关系”》


挺好的肉夹馍
店名非加上“台湾”

挺好的豆浆快餐
店名也非加上“台湾”

人民对宝岛和商业的感情
甚至延续到了我小时爱吃的萨琪玛

那变得松散的甜食
此刻在暖春的沙尘下激起小小的扫兴

都说物质的国土寸土难舍
我看感知的世界却在肆意荒凉




《转瞬即逝》


凌晨五点
楼上传来广播声
一瞬即逝

我奇怪
我是看球熬到了现在
楼上那位老太
又是为什么
这么早醒来

凌晨五点
我奇怪地想开了
自己的晚年
那么一会儿
转瞬即逝





《题艾伦•金斯堡玉照》


他戴一顶“美国艺术文学院士帽”
帽徽是匹长翅膀的马
以及围绕它的蛔虫
一样的字母

很少有人像他那样终生被诅咒被忌恨被拒绝
那个协会在他48岁时接纳他
照这幅相时
他67

一个像艾伦这样真正通灵的大师当然可以
对凄凉一生中所获的菲薄认可感恩戴德
那机构给了他一部分应得的声誉
所以它为自己赢得更多荣誉

但那照片使我呯然心动的不是这个我想说的是
我唾弃这个  哪怕照片里的人是大师
只要他高贵的灵魂曾燃烧过
那“不朽的体制之心”的

余烬





《写过了》


好些天前记的
一首诗的构思
躺在纸上

我认它
认不出来
我想啊
为什么想写它
可根本
想不起来
天呐我怎么
衰到
这个地步

每天
写作不写作
我总绝望地
瞥它一眼
直到一天改诗
恍然大悟
该诗一周前
我已写了





《日本》


每次看到堤真一冒冒失失地从萨布电影里出来,那副二二虎虎的表情都使我想笑。

可这一次看到他,忽然想,也许生活中某一个这样面孔的日本人,正在慷慨激昂地在国会/学校/社区/大街,为抹杀南京大屠杀的事大声疾呼呢。

也许就是这样成千上万张的脸孔,每年以比首相还固定还坚定的步伐,去参拜靖国神社里的亲人,捎带着又给东条英机上上一炷香呢。

这么想着,一个先锋导演镜头下的日本,也变得不可信起来。





《张若虚》


累的时候
耳朵竟能听见外面很遥远的车声

闲的瞬间
走过日光下的鹅卵石路
我会有些憧憬那不久后将来的
写作的苦役

京津诗歌周前这几天
脑袋忙里偷闲
又在想人生辽远的事

“春江潮水连海平
海上明月共潮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