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默 ⊙ 哑默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飘散的土地

◎哑默



•1•

我从历史没有注明路标的地方找到出口
走进土地的长眠中
我是它一个个苦涩的梦境,我是梦里的眼泪和抽泣
固结在东方

世世代代的思虑
在我的身上囤积成高大的山峦,灰白、坚硬
祖辈的头发也是灰白的
汗水,凝住智慧
面孔都仰向天空,呆板、硬朗、承受日光

无数巨流从我躯体上冲过
黄色、绿色、红色……甚至黑河
咆哮,打着结
把过盛的精力倾倒进失血的动脉
成为浑浊的泥浆

阳光也被践踏和肢解
象玻璃的碎片,戳进肉眼
划伤所有的空间
流滴下悲哀
灌饱我那饥饿的土地和无边的草原

我细长的手,不象这土地的产物
包括我的忧伤,询问的目光
一次次扫过尸骸,倒下的年月和散不尽的喘息
在一片敌视中,失却了同情和微笑
于是我成了弃儿
流落在我的
飘散的土地上
  
•2•

我沉入黑暗
幽寂的世界在我的四周游动
冰冷、油亮的色彩
在雨中调和
悬浮着厚厚的墙
我浑身打着冷噤
巴望每一个毛孔都点亮灯

我的灯横过历史
渐渐移进时间深处

在心灵最遥远的一角
我常常听见听不清的呼唤
在梦幻里丢失了一切
包括
那些空着的星座
波浪,涌向空空的夜晚
无法遏止的动荡
重和了恐惧与空茫
孤寂的沙漠呼啸
和大海一起喧闹

我被甩出轨道
在天穹的束缚里
找不到归宿
荒滩收拣了我的人生
勉强地拼凑每一块理智
情感在缝隙中出土
从我的头顶
转向大地
铺满时间和一丛丛苦蒿
死去的思想散发寒光
压着额头
视力变得突凸

意识后隐现着一部模模糊糊的历史
古老的观念闪动
不含一点现代节奏

灰白的小屋零星突现
固定在旷野不肯放弃的荒芜中
岁月霉烂,堆积在沉默里
夜,拉出它们含冤的形体
没有答辩的余地
我在荒漠般的胚胎里成形

一个世界
寒冷、狭窄、漆黑

孩子早都死在摇篮里
沉闷和压抑
促成酝酿
促成刺激性元素生长
每一处折凹和突凸
都意味着顽强地推进或抵挡
我想到,那些在青稞林覆盖下深藏着煤的岩山

在埋葬着死亡的地方
种子爆裂,根系延展
林带和山脉忠实地守望

岩浆冷却
大地饥饿
亿万双精瘦的手
捧起血淋淋的太阳
移交给子孙

在历史的时令里
我醒来时已是秋天

•3•

土地的那边
耸起一层层焦黑的概念

天空湛蓝
覆盖着永恒的迷幻
阳光不停地镂刻
泛起生命固执的光泽
向往那么古老,那么悠长
和着蜃气在视野里抖动
慢慢走远

石缝长长地、深深地裂张
告诉我
失落的声音和一个个黑梦

我是石头的私生子
镶进苦难的进化史
喊声,汗滴和血迹
构成一片片嶙峋
高高地爬过头顶
爬向天空、爬满记忆的每一个角落

我从记忆中苏醒
所有角落都在燃烧
不和谐的语言躁动、忧嚷
在模具之外
铸下骨架
和神圣的史诗
我是诗里的每一行字

时间的河流灌溉我
心灵
蓝色的月光
抹不掉的恐怖印象
穿梭、呼啸、转换
失去透明感
朦胧地遮掩曲折的路

树木呆滞着,草叶不动
只有风在倾诉
凝固的音响
挤瘪了空间
所有的方位都传出回声与诅咒

我在每一阵寒潮里缩瑟
蜷曲在历史的荒野上
哀伤,浸透孤寂的日子
血液硬化
难看的形象
埋在深深的白雪下

幽深、古远、迷茫……

号叫遗传给石头
遗传给冷清的黎明
大地的思索在等待
我默默地回到焦黑中

•4•

你讲述着
一些事
喑哑而低沉

沉入
荒野

痛苦所裹紧的缄默

你的故事很久远
船沉了,水干了,回忆成为化石……

神经和石纹
在阴影中拓展
河流流去,拉长……

岩石喘息着
交错的小径
通向
没有文字的记载
你在记载中散步
踩着被冷漠冻裂的石块

那些不规则的旋律
锯齿般
啃咬着草地上雷雨前的光斑
灰黑的音韵
压进现实
凸现深深的忧虑和沉思

又一段往事……

断裂的意志把遗恨
刻在额头的峥嵘上
召唤着
阳光、星光、目光……

一条暗流
始终不安然
贯穿着清醒与迷惘
猩红的锁链
温暖、滞重、徐缓
在打结的地方松弛开
透露人类的斑块
高高垒起
又渐渐丢弃在遗忘中
你是遗忘中站着的记忆
仿佛轻轻吐着两个字
叛逆

银河在你的头上寂寥地流着
没有风吹过

•5•

光线使你受孕
孕育了
思想、精神和个性

夜在你身上涂抹
你有了夜的形象
黝黑,不安

我从你的缝隙中走过
感到
光的率直
夜的挽留

我的血液里
幽闭着你的动荡和疑虑
你为一场辩护挣扎
我在一场挣扎中辩护

我找到你
找到
浩瀚的星空下
深沉的默契

我懂得了
除去石头的那些部份
其余的都不是石头



•6•

我站在那里
孤独
仰望天穹

意志与欲望在我的体内冲撞
岩石和土地
痉挛,抽搐,扭动

我躲在理智的背后
暗暗祈祷

风暴过去了

我被罚站在那里
等待审判与被审判

•7•

你是我依恋中深情的一瞥
轻轻飘落
落在高原上
拥抱着飞扬的风帆

太阳
和群山蓝色的梦幻

我沐浴透明的期待
眼神迷迷朦朦
仿佛你揉洗我的天性
在微浪中款款述说

你浅浅的水滨溢满温存
温存着沉思和脚印
想起了一些时日
默默闭上眼睛
咕咕的流水
在云层上吹响遥远的风笛
早在没有名目的岁月
透过层叠的帷幕
绿茸茸的光线触扪到我的脸上

你堆起堤埂
把满月时润湿的清新
堆进太阳的轨迹
山岩向我游动
在另一种世界形成亲切的聚相

沿着长长的岬嘴
沙滩抹平了绵延的追忆
凉飕飕的风走远了
一步步,消逝在暮霭里

我在雨中降下蓬布
捞起水中的浆
擦着船舷
流走了柳絮的殷切、白昼与黄昏的歌
鱼船倏来的遐想紧贴着我

在今夜与明天的边缘
你挥动着道别的草帽
象一颗流星,一盏飘忽的灯
浮过我心灵迷惘的天空

•8•

灰黑的云层下,土地的斑块渐渐扩大
河流艰难地蠕动,迸裂出脚印的火花
幅员辽阔无边
皱缩成一片枯叶
掉进万千年浑浊的长夜
早晨阴暗
山岭慵倦地打着寒噤
忍耐着、等待着,倾听寂寥中传来的喧哗

我来自夜的尽头,伴着东方的忧郁
粘稠的浓雾裹着我
阳光交错
我的身上带着横越过沙漠、古老森林的混合气息
扑落枝头的积雪,纷纷扬扬
复杂的情感萌发、膨胀
搅动草野的风

我被损害的历史,黄沙般滚滚流动
深沉,壮阔,执拗
在黑洞与漩涡中冲撞
高天和大地冷漠
没有生命的迹象
寒流斑斑,想起祖先脸上的苦笑
河流就这样堆起
刻痕留下

各种力量都在我的身上饱和、涌动、抵触着我
仰慕性的冲动累积一个单调的词
雍塞着几千年的历史
山脉横亘,绵延
椎骨压弯,艰难地倾向脚下迈出的每一步

痛苦拱动
干燥的犁沟慢慢地爬往大地尽头
昏黄,迷茫
草根抱着土块
抱紧生存仅有的一点点希望

全部生涯跌荡、混乱
几乎没有一块平面光滑
经络与皱纹密布
巨大的壑口裂开
吞食下亿万吨悲哀
筑成狂乱、暴戾和骚动
追溯到久远的年代,追溯到发黄的记载
呜咽和凄凉源源流出
匍匐在众神的脚下

曲折与徘徊
找不到目标值得追寻
在岩壁上抛掷巨大的精力
拍打瘦骨嶙峋的胸膛,嚎啕空旷
渲染出东方民族的辉煌

象雪岭一样冰冷
象冰泽一样生硬
冻伤所有的渴望
窑洞空空
篝火摇晃
史前的壁画发乌

雨淋、阴湿、寒冷
土地怅惘,驱赶马群逃奔
断裂的翅膀,栖息的裸岩上

躯体硕大,躺在灰暗的天穹下
沼泽溃烂,腐蚀着晴朗,压抑早来的阳光
瘫痪

彩陶的闪光,令我想起每一个进化的日子
和婴儿在破晓时的哭啼声
摧动我那浑浊的波涛
喧吼在人类的默哀中
遗址古远,逝去的生活仍在发烫
温存着繁衍不息的推想
伤心、痛苦、母性的催眠曲失去光泽与回顾
哺育着饥馑的文明

麦田和草原深沉
离我遥远
羊群和牛群翻过山墚
风沙关闭所有的夜晚
象形文字峥嵘的骨架
支撑着古远的意识
坐在沉寂和深邃中

丝绸在窖穴里僵硬
沙漠流淌
每一段历程都坎坷
每一块画面同样苍凉

雁群从我的头顶上飞走
在天空留下凄楚的人字,留下一道道黑色的惊惶

青铜器出土,古象重新踩动
泥谈尘中昔日的荣耀
笨重
不能牵动扬穗的花朵
找回初春的微笑和晚秋的欢乐

高粱和荞麦,绯红色,从原野铺向原野
冰雪

血液凝固,泡沫象消失的梦
在浊流与漩涡中挣扎
呼喊着,成为一片茫茫

草原发紫
敲响祭典的晚钟
路,纵横交错,惊恐不安
消失、突现,突现、消失
践踏在牦牛和毛驴的蹄下

揽夫的纤绳,牢牢地系住昨天
泥滩上漫长的跋涉,令我惶惑
亢声沉重,被谱成优美的音乐
织进华贵的地毯
马群和白云游动

大河广漠地流走
人群缓慢地移动

峡谷,城垣,风化的古砖
落日灰黄
岩层叠压,象祖父的前额
所有思想挤皱、扭曲、蜷缩、老化
渐渐在高原上堆积成黄土

大地忧郁

分隔、退化、阻扼
地堑张开愕然的大嘴
沙、风、尘土
所有的眼睛和泪水浑浊
滚动在历史的脸上
打成凿痕,屈辱着我的民族
无边的灾难掀动,淹没平川和旷野
伤痛已固化
在太阳的光辉下,闪烁着古铜色的光泽

一代又一代的迷惘
地平线拉长
仿佛看见森林,湖泊茫茫
群兽漫步过荒原
……
古寨息灭烽烟
盾,护着血痕
擦洗灰黯的瞳孔和长矛的尖端
抬起举世无双的骄傲

沉积

岁月漫长,流进万千沟壑
没有回音
沉默淤淀,压着我
在每一天夜晚,搅扰昏沉的睡眠,送过狂燥的风

阴暗的早晨毗连,一个接一个
泥流咆哮
暴雨,不停地掳掠
终于在峭岩上留下奇观
荒岭和沙漠哀伤
死亡的和谐美丽,冷静而寒寂
失去植被,失去掩盖体,失去存在的意义

墓碑

广阔的流域,撰述着一个古老的噩梦
山洪暴动,冲没现代意识最初的河床
废墟林立着,生长着
也算是一笔伟大的记录
填满民族的自豪感
让我哑然

我所有的昨天不再遥远,抽泣溶不尽遗忘
它们象鞭子抽打着我
从胸腔中
传来疑问

大漠,夕阳滚落
骆驼队悄然出走
夜,爬过沙丘
思潮起伏
发出飒飒声
掀动每一张日历

庙宇和崩塌的石壁,告诉我,关于龙的种种传说
即便在阳光的波动里
即便童年在欢笑,该有金子般的回忆
荆棘,鲜明、透红
头盖骨,罩着一个空虚的梦
令活着的人猜想灿烂

我在蒙蒙的沙雾中走着
仿若一支游动的古歌

星月被埋下
陶俑,几千年不变的面孔
岁月霉锈
请给我一张活人的脸
痛苦或欢笑中一个宝贵的瞬间
我将从浑浊和漩涡中升起
向蓝天祝祷

枯草呼喊和哭叫,没入荒寂
我听见大地颤栗的、疲乏的声音
从历史的每一个角落传来

河床宽阔,枯竭
水道密麻

瞳孔放大
象神经,象利爪,抓过灵魂
把所有的贫困与伤痛暴露给惨白的阳光、冷峻的空旷
金子的光泽冰硬
迷蒙中回到死去的黄昏
抬着伤心的岁月,走向停放,走向错叠的伤痕

炊烟熄灭,冷落着广袤千里的原野

山岳远远地峙起
黑云母的花岗岩斑驳,愤怒,才华闪烁
铮亮的语言撒满我的土地与河川
在线装书空大的行距间
河流燃烧,土地裂变
冶炼着民族的意志和欲望

观念与观念碰撞
震动滚滚的波涛
捏得发亮的耜柄,象刨光的概念,固守着每一寸土地
我就从那里生长出全部智慧和精神文明
让人类不朽
让陆地与海洋和解

•9•

你抚摸我
抚摸我对你深沉的依恋
这依恋生长在我生命最初的渴求里
溶散在无言的律动中
你是我久远的梦
是我生前黑暗的旁证
你说
“来吧
我是创造
是母性的,女性的包容”
我仿佛回到梦中
回到漫长的凝视
兴奋与冲动潜伏着
潜伏在岩石被压抑的姿态里
风雪的语言很沉
太阳的沉默很重
殷切的盼望
涌向你
涌向我
涌向跨越年代的拥抱
孤独,无穷无尽
绵延过我的世纪
在落日中醒来
古老意识的断层上
透出未来的信息

•10•

土地从我的脚下消失
城市流放
纠结了楼房、灯光、图像和遗忘

我熟悉那些窗口
那些使生活变得恋留的颤动

夜已经顺着所有的垂面滑落
把浑浊的气息
呵在默默的凝视上

我走着
无数次地走过同一个岔路口
穿插了错乱的空白
从最深的记忆
直到最遥远的云

我渐成了一个固定的部分
疲倦地缀在忧郁中
在阳光灿烂的时刻
突然记起
昨天的梦

•11•


压扁了房屋
压断了路
我淹没在垢满尘土的落叶中

落叶堆积
我想起那些幽静的园林、交谈、漫步和拾起一片枫叶的多情的手

我想拉着姐妹们的手
跑过无数的城市
让她们拥抱我
象拥抱大海的潮汐、广场的喧噪

请放开我,寂然的街道
别让一条条小巷都流入哀怨
别让棕色的泥砖比常青藤还古老

请放开我,喑哑的城市
那尊巨大的黑影
给每一对情侣蜷缩的角落都投下惊悸
给无数心灵填入那么多的空虚

紧挨着我吧,我的姐妹,我的兄弟
在你们被夺去欢乐的日子
请呼唤我的名字
我从雨点簌簌的阔叶林间
从迷失在荒野中的湫隘的小路
从柔和路灯
或是明天阳光最早照到的天线上
带回青春中遁走了的声响
我连着你们逝去的早晨和黄昏
连着你们亲人的绝望和期待
无数的死亡和新生哺育了我

•12•

在无尽的长夜
你象一个恶梦
蜿蜒着
爬过
孩子的心灵
和荒草丛生的历史

你把自己的形象
筑在血的河流上
俯瞰苦难和高高的山峦
白骨堆砌着
又纷纷滚落
落进我的眼窝

我驮着你悠长的影子
在子孙的诅咒声中
竖起的碑铭
沉重的脚印
融进荒漠
融进北方漫长而枯索的冬天

无数被太阳遗弃的日子
从你的躯体上晃过
在黑暗的内心深处渐渐消失

你绞盘着
压在我的脸上
压在古老符咒悄悄行进的地方
风,卷展你流窜的身影
在蚀剥和修补中
轰响着雨声、涛声
和历史浑浊而巨大的呼喊声

我听见你在夜的边缘哭泣
梦的裂缝扩张
崩塌进时间的深谷
化石和信念
被太阳久久焚烧
直到又一次新的思考
在你的残骸上
长出欢愉和微笑

•13•

深冬
太阳苍老而单纯
大地

无边的思绪

天脚已经很辽远,很辽远
无法透视
无法相连

树,光裸、坦白、亲切
田埂
草垛
岩石零星的回忆闪烁

路,蜿蜒又蜿蜒

开放过野花的栅栏
静静记下
孩子的笑声

暮色

•14•

一个落雪的夜晚
我悄悄回到地上
灯光温暖
模糊雪线的漫长

我思念
蓝色的雪
麦粥新香
缀在屋檐下
幽深、亲切
融进月亮

远方,柔和的天光
在心上起伏
划开大地与天穹
连接今天与明天
象早晨,又象黄昏

我把雪花撒向远方
撒成一片安宁
播种在土地的怀念中

我是雪花
是深沉的爱
缓缓落下
一片片轻盈的羽毛
揭走阴影
和埋得很深的啜泣
飘散
飘散
依偎着山丘
依偎诚实的河流

•15•

微微的一声叹息
滚到街那边
消泯在建筑群生硬的基脚下

天空塌陷了
把阴郁铺在一幢幢大楼的脸上
垂着冷漠
垂着花岗石的棱角所不屑记载的生活
回潮的音响
忧伤
推上冰凉的堤坎

密密的人流冲洗着
越过繁华得熏人的气浪
伸出头来
卷落遥遥的岁月
愁怅
爱、动乱、绿油油的冥想都抹上一层恐慌

踏得发亮的地面并没有路

雨水淋湿了街道
透出无数夜晚中的一个夜晚
路灯依然幽微
交代梧桐树的忠诚
延长
一个黄昏里的无数黄昏

在刺眼的光圈中
时间重叠
层层的思念粘结
凝成一个难于觉察的苦笑

海鸟不停地喊叫
仿佛又听见一个深沉的呼唤

•16•


正开放
流向
灯光
高高的菁花树
和雨水闪亮的注脚
揭不开层层的思念
潮湿的爱
向阳光伸开
向流动的树丛
迢遥的山岩
寻求回声

风不要再哭泣
让我们一块
把夜找回来

•17•

遥远的群山
黛蓝色的立体幻想
象静静的火焰
象呼唤
象激昂的旋律
在压抑的天穹和平板的地面之间
我是山
是心灵里不安的追思
是一部崛起的反叛史

我的年代成就了我
民族悠长的岁月造就了我
发干的松皮,发氯的古罄
不是百合花的色调
不是我的微笑
我毕竟是太阳和大地的儿子
我痛苦地看着
那些闭合的沉默
这样空阔
星月在寂默的瞳孔里旋转
一千年又一千年
忍耐和愁苦,还要存在多久
我不知道

钟声又敲响
滚进黯暗的迷惘
我无法回答我的年代
也许我走不过民族的伤心岁月

向无限的天空
我诉说
一次次压下去
又一次次隆起
青岗色的山峦
象芒刺
不协调地伸展
刺痛了沉闷、僵硬
和软绵绵的哀叹
凸突的筋络在我的腿上盘结
变成蓝色的河川

血液烧红了
云涡般骚扰、翻卷
大片大片的色块
涂抹在我的身上
于是
我的身上有森林、花、黑色的头发
天空和海洋万古不息的喧哗

我没有辱没我高贵的血液
跪下的双膝
绝不会使帝王被打动
他们的权杖
从未给旷野带来过花开的希望
油黑黑的沃土
风化
苦难太深
深深的断堑、缺口和裂痕
重重叠叠的诺言
不能给我一点安慰
只有风抚过褴褛的衣服
枯萎的城镇
和绷紧的双唇

土地徐徐苏醒
唤起珍贵的感情
紧紧握住我的手吧
只有握住我的手
象握紧铁器、青铜器或石器的把柄

我把自己投向辽阔的荒原
苍莽的大江
一条灰蒙蒙的曲线
在我的眼里游动

庄严的夕阳理解我
那绛红色的沉思
渐渐扩展到视野的最边缘

•18•

风,把苦难
诉诸给打满补丁的布帆
吃水线深沉

眼神呆滞
布满阴沉的固执
目光和目光相碰
使我心痛

牙齿咬着纤绳
天空旋转
在鹅卵石的缝隙间
河床失去深度
历史变得漫长
满心的巴望
跌回船舱
世世代代的忍耐
填塞甲板上的裂缝

我的眼泪
灼烧着瞳孔
浓缩成一首黑色的诗
站在斗笠下
注视着我那美丽的河山

•19•

你在我的记忆中漂流
我听见来自心脏的跳动
血液与岩浆同时滴下
在黑黝黝的灵魂深处
响起咚咚声

根系在土壤里蔓延
紧进扣住荒凉的北方平原

我的脚印留在荒凉里
风把我的影子吹散
感到土地的温暖
在小小的山丘旁

那些青草
青草所包住的坟冢
娓娓地叙述着死亡的亲近
叙述匆匆走过的人们
我惦念所有的人

道路把我引向深远
在暮色合下之前
记住
晚霞中的树林
和炊烟
我拾起
一片阔叶、一枚细长的松针
给河流
给落日的微笑

一个深秋的黄昏
石径从山弯走到我的面前
走回我的童年
我用双手把脸上的皱纹抹去
让一枝枫叶
覆盖小路上晚来的爱

夜晚潮湿的灯光
或是山谷里孤独的回答
在梦幻里
弥补着生活的空旷

我听见忧伤
听见呻吟与哀叹
你总以一个形象
一种节奏旋转
把撒落的思绪编篡
小船从古旧的河岸边摇走……

血液缓缓倾诉
矿脉悄悄延伸
渴望冶炼和造型
在花萼上
托出年青的幻像

我忘记城市的钟声
呼唤南方的船

我从遥远的航程归来
远过石头的故事

桅杆眺望着
在水与岸交界的地方
陆地终止
海洋找到新的奔驰

我复归燕子的呢喃
幼稚的手
勾勒黑翎毛上亮蓝色的光
小小的巢窝
溢满早熟的痴想
我把这早熟的痴想献给你
在一个春天发芽

季风又沿海岸匆匆行走
向东、向西
向着你
在山脉的内核
在阳光触及不到的日子
在沉睡的意识深处
我和你一起生长、期待

•20•

杏花雨洒落了
从墙头
洒向石板砌成的小巷

竹影
温和的琴声
系着阳光和淡淡的墨香
在白晰的纸上
留下叠印

我走过这样一条小巷
在午后
在月华洗清秋的夜晚
浮雕的花瓣
鱼翁
小毛驴和葫芦
在悠长的意识里生长、走动
把尾音拖得很长

小巷从石板路上走来
隐没在杏花雨中

•21•

我在深沉的梦里醒不过来
夜正默默地铺着它无尽的路

•22•

古槐的阴影拴住了空空的小船
没有浆

风的形象
消失于披着铜锈的哑铃

长满青苔的石级
没有足音

漩涡缓缓地
卷下一片片落叶

雨丝从云中
走向江心

吊楼下大磨盘慢吞吞地旋转着
磨碎的时间
撒进古塔和巨石上的裂痕

小舟搁浅了
鱼鹰懒懒地伸开再也飞不起的翅膀
打鱼的人归去
披着蓑衣

孩子沿岸奔跑
抱紧一捆湿柴和书包
弯身遮住骤至阵雨
抬眼望望没有炊烟的屋顶

•23•

水源渺远
想起洪荒年代

我是被淹没的土地
在碰撞间
传出呼叫
隐隐的雷霆
岬口崩塌了
伤口留在我的脸上

额头,青色的岩峦

深思的目光
搂住我
又听见洪水轰隆
白皑皑的鹅卵石暴晒在太阳下
被驱赶的,终于找到归宿

•24•

竖起高高的尊严
茫远的昨天,由无数的斑块揭示

山林眺望
喧嚷
一般黄色的混乱
人类让自己显得渺小

寺庙的金顶,安祥地注视着死亡

希望,躺在河那边

花岗岩的石坎
没有什么情感
只一味地坚硬

纤夫,拉不直波浪

远山横在云中,刹那刺眼
在迢遥的天穹下

•25•

田庄在土地上生长
道路冥想
方石白得耀眼
连接着青青的情感
是岸与岸

河流灌饱平原
从庄稼人粗大的指缝间
流下诗和土地的语言

我爱光,朝向光
我爱路,走向路
天空,热烈而和谐的笔触

鹳鸟成群飞来
扑落在家的概念上

你是不是云,那安祥的覆盖
湿润润的嘴唇,亲亲我

头上的红晕
热乎乎的

夕阳把金色的渴望留在你的头发上
依偎在我的胸前
小小的田庄
宁静而悠长

•26•

城市傍晚的闷热熔进我的忧郁
夜晚的火光
没有点燃心里那盏清澈的小灯
灰尘蔽去了马路上的散步
列车的轮轴敲响幽寂的空谷
梦里的露珠
在高高的桦林上闪烁
心里藏着一片激动

一个久久的愿望
得以实现
夜,却遮黑了车窗外的那边

•27•

江南的杏花开了

我的思绪与梦幻
窜遍芬芳
溶进了阳光
让古老而崭新的照耀
罩着河岸
和岸边古朴的遐想

江南的杏花开了

抛不开的思念
点染过
鱼船和长长的篙竿
清晰的图画
挂在迢遥的记忆中
故乡高高的明月下

江南的杏花开了吗

•28•

在路的终点
在蓝色停止歌唱的时候
你奔驰过遥远
擦干净地平线
把我遗弃在孤寂中
单调的小屋
和目光、池塘一起冻结
天空的忧郁深深俯瞰
不断扩散

我永远忘不了那深沉的顾盼
忘不了在我之前,在我之后博大的寂寥
它们在我心里沉淀
淀积了稀疏的白雪、土地的黑色
在沉默里铺满旷野
寒风又在呼喊
一阵含蓄的注视让我消失
我已经不是一个孩子

•29•

我在原野上走着
我仿佛记得
在很古的时候
我就在这里走过
同一轮太阳
投送过我的倒影
又收拾了我的脚印
我已经忘记时序
默默地躺在大地中

我是土地的斑痕
无限地延伸
青草长满
把绿色的希望
伸进炎热的寂静

我这里曾经是大海
眼前就是大海
每一丛树尖上都跳闪着波浪
是海久远的歌
泥土近切的思念

我找到了我的躯体和眼神
心跳,树林中闪动的红屋顶
因为它们是红的
鼓动着血液奔流
然而
血不能由血来渲染

三月的春水涨而复退
我回到草滩、泥沼、羊群和牛群的身边
回到我尖顶的草窝棚前
上升的炊烟
象刀刃
划开蓝得透明的风和漂泊的生涯

我没有哭过
因为我已经没有眼泪
因为日子太干涸
我哭过
我的眼神深沉
江河在土地的怀抱里滚流着
我又在大地上走动
送走了闪电、呜咽和殒落的太阳
送走了那些如号角般嘹亮的希望

在大路的转折点上
我平静了
平静得象无风的日子

江水,退回远处的河床
水鸥,扑飞到足前

我赤裸着身子
没有遮蔽
无数世代的白天和黑夜
我都在散失
又在组合
他们无处不在地寻找我
在牧童的牧笛里、鱼人的鱼歌里
在树林的喧哗
和小山痴情地等待着的缄默里

犁刀,划破土地
我用诗篇播种
锄头的光泽映着我的前额
我总思念淳朴的祖先
和后代的淳朴
我从艰难的拓垦中站起来
我的倒下也是沉重的

人们粗裂的大手
堆出许许多多怀念我的坟墓
我在每一个墓窟中
我感到
每一个人的心就是一个墓窟
令我忧伤
忧伤得象墓室一样黑茫
每一个寂静的世界
都在思考
都在发酵
溢满苦涩的疑虑
从他们凿打石头或木料的声音中
从捣碎泥块的节奏中
我听见历史的搏动

我是一颗星
我闪动的频率
就是大地膨胀与收缩的频率
就是海洋的潮汐
就是他们关于月亮阴晴圆缺的追念

大家都以为找到了我
大家都以为再也找不到我
于是
沿曲折的江岸燃起一堆堆篝火
从篝火温暖的灰烬中
我安慰着他们困乏的鼾声

心房、墓室和永恒闪烁的星球
是最古老的时钟
在我失去记忆的岁月
它们勾通一个端点和另一个端点
我独自长歌于天上人间
我曾徘徊在朦胧的夜色中
徘徊在所有迷茫和崩溃的时代
把心思沉入宁静的荷塘
沉入一粒粒饱满的莲子
我穿越历史
无数的殿堂兴建而复倾
无数的帝王来而复去
卑微的野草
无情地覆去高大的皇陵
我越离越远,越走越近
是硝烟、尸体和叹息
肥沃了这片土地
每一代的石基
都压下厚厚的一层白骨
坚实、华贵、没有表情
象死人的脸

我就从这张脸上
找到燃烧的火焰
把它交给被屈辱的年代
交给每天升起的太阳神

我留恋着暮色
留恋着我自己的告别的歌
小船
在历史的两岸间
悠然地摆渡着世纪
一个又一个

夕阳缓缓沉落
江水和天空同时在燃烧
我渴望接触

田园在露水的凉意中
送给我一片温润的虫鸣
一群白鸟似乎来自新月
缓缓落进我天然的分野

江水回到足前
水鸥,飞向远远的天边

•30•

永恒的和谐
森林
流向高山与蓝天
我是金色的阳光,抚遍葱笼的山脊
我是音流,萦绕盘山的路

我的血液和骨骼告诉着我
那些内在的曲线和波动

山麓绵长
象持久的心境
象一封写不完的信
道路睡意朦胧
松林沉醉于不明确的吐露
稻子饱涨了
我使土地怀孕

我从树下的草坪走向无尽的山峦
太阳沿着我的路,去描摹天空
我留恋一切,包括阳光中的松针
迷惘,有时也异常美好

泉水很清
砾石,悬浮在绿色的宇宙中
生命清澈、纯净
夕阳寻找着最后的归宿
斑驳的树影网住山溪
蓝天俯下身来,把云的脸紧紧贴在地面
古刹慢慢向深山隐退
现代建筑群上燃起白炽的光

我不会忘记
这样的黄昏

多石的小路通向云中
雨水


湿润的河谷
酸浆草正开着深红色的小花
山村,在梦的另一个天空下
树林子新鲜
湿漉漉的树叶扫过脸,凉幽幽
世界浮沉

雨幕,隔断了前面的石坎
遮掩身后的路

黄泥
脚夫
深深的密林
对一个目的地的向往
支撑着足印

黛黑色的峰峦
数不清的山
壑口的风吹来
那远而又远的从前
露水清寂
洒满梦境的绝壁

古庙出没
有钟声安慰

仍然是一个目的
艰难地数着石级

明灿灿的野花——最后的路标
云浮着小岛
不知我们离大地多远
似乎在海面

夜,消除了一切界线

大厅的石板回潮了
寒风扑打着雕花的门窗
一阵怀念
断想淅淅沥沥

悬岩

疏朗的树木
雨、雪
孤单的小路

黎明敲响屋顶
松林寒寂
孤独着岁月
象暗淡中走过的路

被火烧过的古庙
一个镀金的符号

你呵着气
想在天穹上找自己的倒影
笑声弹动敏感的空气
在铁塔的避雷针尖映出纯洁的蓝光

淡绿的天,退到迢遥的雪线
星星特别兴奋,孩子般不肯离去
涨潮和退潮了

滚滚的山峦在耳边呼啸
是心绪,是壮阔的巡礼
抖动未来的日子,飘扬着你美丽的长发
江流茫远,银亮亮
串满云团的珠子
温柔地挽起南方和北方

丰沛的云,饱和在悬岩下
热情冲动
高耸的乳房,紧压着我的胸膛
转动的世界,在拥抱和挤压中旋升

•31•

把希望高高捧过头顶
祈祷的回声响彻四野
日光原始
浴洗着高原
风正响
散布金色
山峦披上牛群的光泽
草叶奔放
擂动远古的渴仰
雾霭间
群山和太阳永恒地相望

•32•

森林绵延
在回荡的旋律中
流向茫远
我抚过富于弹性的土地
无边的气息
拥着我
阵阵放声
弹落高亢的音符
和悠扬的阳光
透过黑亮亮的头发
梳理着我动情的眺望
一个洒脱而自豪的姿态
在我的心里
埋下千种风情
我听见土地热烈的呼唤
血液里古老的情思高高张扬
在青青的风里播放
晶莹的露珠
沁出眼角
白云迅速飘下
久久地
久久地俯瞰原野千里的芬芳

•33•

脆亮的云层编织着蔚蓝的歌
高耸在无边的渴望里

冰雪的光芒
映亮了鲜艳的原野

一个熟悉而恬静的身影
永远在触扪不到的地方微笑

•34•

把太阳照耀下的一切还给我吧

一片清亮的浅滩,摇曳出我的形象
露水,流滴我的天性
我是海洋的后裔,陆地把我高高托起
草叶、珊瑚和贝类的化石上,撰写着我的履历
时时飘闪过我的回忆

我不属于沙漠,不属于黑夜
不属于空空洞洞的占有,不属于过去了的等待
也不属于暴风雨劫洗后的任何一个空荡荡的早晨
我不是夸耀过去无机历史的群类
我是运动
是生命在追求时不停的脚步

荒原旷古寂寥
未来的壮阔就在这里诞生

白唇鹿依念的小蹄,磕着我的摇篮的边岸
荒野传遍亲切的声响
紫色的冰川被惊醒
冰塔奇幻

最初的造型世界和无数的美
飘进偶尔发出的空响
淡淡的阳光在求索
岩壁,布满思想的闪光

静默的土地在太阳下动情了
鲜花覆盖岩层
花朵——泥和石的希望——
无数燃烧的太阳
颜色比语言更古老
触动平和的水禽,好色的族类
光照强烈,投下成片的斑烂
天鹅扑腾,翅膀拍着亿万年前的寂静
羚羊被草地上的光滟惊动,蹄声踏出一条条喧哗的路径

颜色和声音一样古老
石头不再单调
寂寥,带来舞蹈休止的韵律
石子和星星同在天河里涉足
大地与天空并不陌生

静默的土地动情了
雪峰融化
冰川在黎明解冻
花的原野宽阔地飘移
嶙峋的石岩结束庄重的缄默,崩裂
草用生命的色素灌注大地
水底也生活着花儿与太阳
日子不再沉睡
希望把雪峰留给冥想,把冰川带给热情的流淌
天空和大地拥抱了
雪的祝福
预示滔滔的脚步和明天的深度
水流,湿透砾石和沙子
湿透一颗颗彼此漠然的心

我不属于沙漠,不属于黑夜
不属于空空洞洞的占有,不属于过去了的等待
也不属于暴风雨劫洗后的任何一个空荡荡的早晨
我不是夸耀过去无机历史的群类
我是运动
是生命不停的脚步在追求

啊,难道美好的一切仅仅留在故事、想象和沉默的石头中
暴风雨,一次次狂乱地卷过原野
抽打那些苦痛的灵魂
雪雨蒙蒙
脚步,失去远方的道路
空虚粘满每一粒沙子
生命的集合体上覆盖着死亡的雪尘
路途,苦难而漫长
带给今日世界一种毫无价值的悲壮
土地被撕裂
荒寒
所有空隙被冷漠填满
太阳,紫色的冷光
一只狼绝望的嗥叫,不是孤单

岩石,荒原上的孤独者,已经被岁月和记载遗忘
落寞地矗立在连落日也不愿粘染的沙丘上
艰难地篆刻着生命的图纹和希望

大地失去了容忍
熔岩、血、山脉
永久冻土带筑起反叛的石垒

冰丘爆炸,雪的防线崩塌
灰蒙蒙的云天布下阴影
暴戾的上苍,黯然失色于自身的颠狂
躺在虚弱想永久占有的王座上

矿藏被深深地埋下
无数的世代被久久地压抑
板土和岩层下的每一粒晶体
闪烁着被扭曲的光
一条骨骼,宣告一个生命
一块化石,展示一片生活

生命寂然
只剩平庸,只剩顺从,只剩哀叹和屈辱
水流缓缓,庄严地送葬
太阳重又露面的日子呀
请多多地照照我的草山、我的湖泊、我绿盈盈的河滩
我是清清河水呀,太阳

呦呦鹿鸣,食野草萍
让小鹿永远吻着我的面颊,轻轻触及我的思念
让青山、蓝天和芬芳静静地铺展
不要更高的珍赐了
我是清清河水呀,太阳

尸骨,白岑岑地暴晒在河滩
寒森森的光泽,永不凝固的血
染红冰冷的夕阳
浸透文明史的许多章节

为了一种愚蠢的祈望
一代又一代人苍白的脸上晃过天子和神的圣光
于是
整部历史就象这些脸一样苍白
苍白得如高高耸起的宫殿的石级
苍白得如层层重叠的寺院的玉顶
……
枯骨在河滩上森森地闪亮
殿堂在艳阳下灿灿地发光
牦牛队的铜铃拖着道路生长
牛身上披满世纪的白霜
不是古老的沉船
山岳隆起又塌下,湖沼干涸又溢满
牛蹄踏得碎石发亮
慢悠悠地走过,几千年
还是那头牛。还是那片水草。还是那悠悠的铃声
矿藏在四下饱和,金沙溢出河岸
山峦,流体般地起伏,果林翻滚
如果一只水果不包含无数颗属于未来的种子
如果一块矿石不意味着一个繁荣的世界
明天,就会象泥沙下埋得发乌的青铜器
再次掩去人类越过黎明时的初光

森林啊,大地上绿色的史诗
浩瀚的林海每夜送来旷古不息的喧哗
黎明时又复归青葱的牧歌
我和森林揉和
杜鹃花冥想得灿烂
阳光留连于百鸟的鸣啭
我有如森林,我是森林
是大地上绿色的流动的长诗

森林啊
最原始的那一个星夜的冷光
还伸展在你树叶的脉络间
明天的落日又给你深秋般成熟的喜悦
森林啊,我的森林
你是大地伸向天空的繁茂的梦
光线用绿蒙蒙的语言从簇叶间播向我心中的宇宙

雪落在森林的边上
绿色梦境镶上智慧的银框

从森林的原木上
我看见建筑物高耸,大桥横跨
船舸沿古老河道顺流而下
我看见人类的手
……

飞檐上响着威严的吊铃声
桥梁并没有连通彼此隔膜的岸
战舰上载满火药和闪闪发亮的头盔
……
文明被弃置在荒野哭泣

驿道出现
麦子,泛着金色的光泽
女人们衣上的七星和日月不表示占有
男子的羽饰和火炬不意味仇杀和征服
一个石鼓、一块石碑或一座石塔镂满战胜者的笑容
铁骑踏碎古老的情歌
劳动的欢愉流进征服者的酒杯
屋基筑成凯旋的石坊
链条和石斗锁住强悍
难道,这是仅有的全部光荣和骄傲

一片女性的骨头化石,是一部美学史
一块煤,凝结着昔日大地的光辉

草地丰满
雪峰孤傲
林带游移不定
天空把蓝色注入所有形体
鹰翼,发出带火星的爆鸣
我招徕强烈的阳光
风的祈祷留给高山
一次次挽留云的恋意

湖泊明净,蕴藉着夜的柔情
宁静的湖泊啊
蓝色的光华使我奔腾的灵魂失而复归于早年的形象
我回到万古前的寂静,又在古海岸边徜漾
沙滩静静地等待
海螺在风中呼唤
银河寂然地旋转
从你的夜的世界里,我听见黄雀在逝去的白昼传来弥留的歌

一个荒凉的呼喊,在大山间跳荡
掠走了田园的全部金黄
森林失意
围着黑色的主题
花岗岩是血红的

光裸的背脊
纵横交错的路和鞭印

无数的寺院,在群山上连绵
把金属硬直的光,刺向原野
古铜色的皮肤,脆裂
滞钝的目光把历史涂满

不必再上溯更古远的往昔
不必再向后代叙述优美的神话
不必再敲打祈祷的晚钟
心灵上,高高垒起创伤

意识到自己,是一种开始
我的生命如一道光
天穹净洁
山川谦逊地退出视野
遥远的呼唤,触动饱满的帆
平野因我的来到而激动不安
往日寂寞的歌,找到了它的岸

城市点点
小小的村镇栖息在枝干上
生活把所有的码头堆满
赤脚踩下一个陷窝
花岗岩的石坎,被沉重的现实踏破

塔楼,转告着被风雨蚀剥的年头
夕阳被钟声移走
云的脚步
在心灵里突破它驰骋的界边
晴朗荡漾
阳光,在屋顶上敲出不同色阶的音响
簇叶拥着各种遭遇的门窗
道路盘旋着
飞掠长长的沙洲
一组旋律流荡在阳光中、波涛上

灯光挨着星斗
银河流走

思念与回忆都在今晚归来
高岗上的灯光显得有点孤单
象过去生活中的某一时刻、昨天丢失的一句话
水浪抚着人生的梯坎
涨潮和落潮
处处都留下许诺的记号
河流汇聚,我向东方行进
泡沫冲撞
流动的是一股梦魂
一条奔腾锁链
起伏,动荡
一个庞大的民族,在跄跄跌跌地往前闯

峡谷森严,冷漠地横在我面前
昨天、今天和明天都暗成一片
夹岸苍岩的阴影,笼罩了我流动的梦幻
几千年都不再惊醒
一种僵硬的意识,象那些盘根错节的古树
死死缠住被雨水洗得发白的石头
高山上的古庙,吞没了希望的星辰
只留下一尊尊方石,不能遮荫

栈道,听过流水压抑的咆哮
石穴里,孤单的旅行者曾躲避过峡谷中突发的雷雨
仿如希望,蹲在心房,仰视那灰灰一线的天空
云烟忙着它们迷迷糊糊的张罗,绕着枯藤和古树
叨叨地诉说
那迷样的深谷世界
迷惘舵位上一代代的船家、长绳下的摔夫
蓝森森的宇宙跌入苍岩
烟雨蒙蒙
令求索的灵魂惶惑
清醒的意识回于沉睡
沉睡的不再清醒

礁石上的传说在浅滩上游窜
猿声
唤起人们对乡土古远的怀念

走过漫长的时间峡谷
走进一个古老民族的心房
梦在那里发霉、发酵
沉睡,打着呼噜
黝蓝的云、幻影、苦闷的森林
暗黄的激流、猜想、一层层悲伤
雾,萦绕着
一个往昔世界的悲哀
把思恋
引入现代

水浪泼溅到迢遥的山头上
万山肃穆于蔚蓝的交响
波涛——无声舞蹈
草地的绿茵
追逐着那就要消失的帆影
软软的落日被挑在山尖上
阳光顺着岩石流淌
白昼把温暖留给幽暗

月亮……今晚的太阳
挤进峭壁
投往熟透的桔林
月光、风和桔香组成夜的奏鸣
一支色调深沉的歌掉进水里
夜泊的船
静静地等待晨曦

我的史诗在峡谷里航行
五彩斑澜的土地流转在我的史诗上
古猿的长啸、纤夫的号子、轮船的笛鸣
在我的诗里同样不朽
我认为
那一排排金字塔形的山
也是至高无上的象征
我认为
沙滩和礁石
在水落时露出它们的往昔
证明着历史的大船
无数次地搁浅和触礁
水流激昂
始终把我的气质和天性扬到高高的山顶

我在史诗的峡谷里航行
五色土飘散在我史诗上
辽阔的水域呵,自由的吸吐
明朗一片,无法无天
海洋敞开宽阔的家,把我接纳
我固然在大地上不停地奔走
但每一步都令我如此地恋留
疲倦的浪得到舒展
顾盼的心怅惘地想起逝去时日的匆伧

水,满溢地荡漾
岸低垂在四野的边缘
月辉笼罩寂静的江流
夜色,在江中获得了它的饱满
思情摇曳在远方的树影上
灯光
叙述模糊的猜想
仿佛听见树影亲切的喧哗
流浪的脚步向往岸上的人家

•35•

森林的回忆映白了晚雪
温暖着夕阳深沉
幽邃的潜流奔涌
人生回溯
溯回斗篷的风姿
白桦树嫩绿的歌唱
年青的幻象明亮
微笑温婉
激动着热血喧哗
高高的星空飞越
越过睡梦、山谷、过去了的梯坎
洒满白露的草地
收藏着一片灯光
一片深情的猜想
人影只在追思中晃动
月光
触动敏感的台阶
眼泪流不出来
默默的凝视分开头发
说不出话
早年的希望失去流向
遥远的地方已经没有信息
没有人在等待

•36•

从风里传来万古宁静的振荡
卷起匍匐的尘埃
扬成满日绚丽

我是风
是高山顶上白雪永恒的折射
走过荒原,荒原的那边是草甸

我徘徊在天穹旷日持久的蔚蓝里
徘徊在人类足迹的深情中
溶散了所有芬芳
一次又一次
唤起渴仰

收留我吧,收留我
象收留废墟
收留古堡似的遗迹
孤寂的山峰,回收夕阳深沉的呼应

•37•

年长月久的渴慕和向往
变成浩瀚的波涛
湖水幽蓝,也是自由的天空

白云在水面逐着热情的幻影
点点鱼帆
收集着散失的岁月里曾有过的忠实思念
沙鸥啄着发亮的碎石
在大自然的书页上
每一颗石子,就是一个有生命的文字

小岛沉醉于凉爽的清风
黄沙漫长的岸
给心灵的迷惘地带镀上金色的想象

波涛把阔大的咏叹撒满宇宙
我听见,我的诗里有从未来岁月传回的余响
当我独步于沙洲与碧水间
那里
生命越过了生存与死亡的界线

•38•

大路
从灰朦朦的起点
走向遥远

雨,在大地上广袤地跑过
吹灭了风
篝火的湿烟
临摹着灰烬留下的叹息

雪点打在水面
在鱼船的边舷上
生命潮湿而沉重
络满青苔

迷雾擦着马尾松的背影
墓地的那条小路多么修长

飞落了
一片深沉的爱
人类遗失千古幻梦
灰灰的天穹
什么也没有

我在星光的空隙间探索
走进宇宙废墟

•39•

山脉聚缩为一层金黄的冷漠
退进观念深处
在迢遥的时辰相逢

江河,一条条白线
伸进茫远
明显地怠慢时间与空间
生命愈发细微
没有皈衣
消化在无边的寂寥中

回忆涌动
一片白茫茫

•40•

一粒种子
在大地上植下它的梦

黑夜与白昼已经包裹、膨胀
折射了飘来的幻影
分送露水和眼泪
在微叹中溶解
大地缓缓沉落
种子徐徐上升
彼此在梦幻中
看见自己巨大的形象

宇宙默默不语


                        1976 ¬—198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