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子 ⊙ 铅笔童话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苹果是木头的!

◎童子





+果园

苹果是木头的,她想。她把两只苹果拿在手中打量。她要从树上再摘下两只一模一样的苹果来,这样它们就不会在梦里出现了。她爬上了梯子,苹果的香味一直飘过来,馥郁,迷醉,深入她的客厅之中。有好一阵子她从来不吃苹果,她希望果园收获之前,有喜鹊飞来,把最好的苹果都啄烂,直至果肉生锈,从枝头跌落一地厚厚的苹果泥……她需要一个空旷的果园,很久以前就需要。

-鱼

鱼在想象的水中游。有时候是鱼,有时候是件武器。好斗的鱼还未成年,它的牙齿细小白嫩,它在客厅中随意游动,猫眼睁睁地瞪着它。鱼饿了就啃苹果,果盘中有苹果。鱼认为自己从来也不会喜欢上葡萄。尽管它不知道葡萄的滋味。鱼也不喜欢猫。他总是那么眼睁睁地瞪着它,却从不试图扑过来。

+猫

在她忘记给他食物时,猫会饿得越来越小,越来越小,最后小到小拇指那么小。她就以为他丢了。偶一呼唤,从沙发下跑过来两只——另一只是更早以前走失了的,看起来更小。他们急不可待地围住食盘,毛茸茸的脑袋钻入盘子,钻入番茄酱之中,整个钻了进去。他们真可爱。她环视客厅,似乎好久忘了整理了,一地的鸡毛蒜皮。酒柜里有半瓶红酒,她倒了一杯。

-苹果

苹果是木头的。吃了苹果的鱼游进了她的体内。她站起来,突然对窗外疯狂的苹果花过敏。鱼认为是自己控制着时间,以及节奏。鱼听到苹果在体内一直叫嚷:要有规律一点!鱼在她的肋骨间游着,穿过一片白桦林,看见寂寞的毛毛虫正在蜕变蝴蝶,这真是个令人恐惧的实验室:到处都是药水,梦呓和尖叫,骷髅,白昼的行尸,丑陋的偷窥者躲在锐利的走廊后。

+雨衣

她无心收拾凌乱的客厅,径自走进卧室。局部的雨一月一次经过天花板。猫好奇地嗅者今天不一样的气息,并用沾湿的爪子洗脸。她找到件旧雨衣,反穿在身上。出于本能,她躺下来立即入睡。窗外不时传来苹果树的脚步声,走走又停停。雨始终在天花板上散步。鱼在睡梦中依然奋力游着,依次游过一本书,一只盘子,猫的身体。猫茫然地盯着它。她醒来,惊讶地发现自己变成一个男人。

-终点

现在,气候干燥而温暖。山峰消失后,苹果园急遽复制着自己,已经望不到边际。他想,需要及时纠正关于苹果的认识了。他犹豫着拿起两只苹果,苹果吃吃笑着:“我们是木头的!”他放下苹果,微微叹了口气,想起多年以前和某个人半路相遇,手捏一枚果核,却没种下去。他看着眼前的苹果园,苹果正纷纷落地而腐烂。华美的苹果园,此刻一片荒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