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子 ⊙ 铅笔童话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与小鬼谈诗

◎童子





“你知道吗,有时会写到反胃。”它舒舒服服
又向小火炉靠近了些。手脚细长的孩子
真像从风干的墙壁上揭下来的铅笔画,它时常模仿
寒风的O型唇,嘬舌尖啸:“嘘,嘘!”午夜的
狼群拖着雪橇奔跑,上面坐着月亮。“月亮受伤了,
她在给它们投食时被咬掉了一块。”并迅速吞入
肚腹。“现在,头狼肚子有些不适,走路东倒西歪,
一块月亮在他体内显出哭泣的轮廓。”小鬼解释道。
它偏爱半圆形的物体,残缺的花瓣,以及奇数。
它外出散步时嘴里念念有辞:“从红色转为靛蓝而后
灰褐色。”星光被拿去大炼钢铁。小鬼骨瘦如柴,沿途
点燃鬼火燎原。白露快活地升腾,攀缘于疾驰而过的
马鬃上。“孩子,你醒醒,我是你的爸爸呀。”小鬼
不愿意醒来。苍耳子从小道遗落山谷,它的怀里空了。
父亲没有听到孩子的回答。他的手用力握住了刀刃
但没有血。习惯已经使他麻木。后来,一只喜鹊
警觉地扑打着翅膀飞出了他肺部的窠。稻草人站立太久
一个不稳坐在了地上。“我好像被拿走了什么,孩子,
几乎就是我的一切。”父亲自言自语,小鬼俯卧在
小火炉边。雪花越来越大啦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