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江 ⊙ 我从不正眼看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杂事诗》第11章

◎徐江



《杂事诗》11


徐 江


《感恩节补记》


直到元旦来临
才记起一个月前
还看过谁的一首
《感恩节献诗》

可感恩节是哪天
“五月花”号的匪徒们
为什么要把救他们的印地安人
换成上帝

现在
我也来献一首罢
我感恩
真诚地感谢

在人生每一阶段
冒出的
如过江之鲫的小人
他们使我在平凡一生中

切身体会到
追求高尚之重要
并由此生出了一点
神圣的傲慢





《黑镜头》


那青年就那样挡在坦克前
坦克往左
他往左
坦克往右
他往右
三分钟过去
坦克退却

这著名的一幕
长久定格于我国历史
害人哪
——全世界的电视人
和知识分子
终于从这个国家找到了
可以包装成“良知”的
慌乱瞬间





《隆冬下午的“嘻哈”》


是12月
是傍晚
是浓雾初起
骑车去办某事

是路口
是我嘴里的哈气
是哈气散去灯光耀眼
一辆轿车迎面开来
尔后从路口转弯而去

轿车很稳
带一点小款的怡然
估计因为有雾
司机看不到后视镜

它身后一米
巨型货车缓缓逼近





《反慈善之诗》


南亚沿海的海啸
是灾难
两河流域的战火
就不是灾难了

举世震惊的海难
登门来要善款
乡下失学的亲戚
怕要受点委屈啦

慈善流行
也是伪善流行
不怀疑这世界的善良
但小心善良瞄准的靶心

大国抢着掏钱
为争势力影响
明星踊跃募捐
是虑公众形象

坏蛋爽快出血
意在抹去缺德与罪恶
我等献出口粮
只为习惯了被侮辱与损害





《又见三流嘉宾》


这些人老了
再看不见他们得奖
出新唱片

现在他们偶尔
才在镜头前卖表情
发被褥味的观点

所谓
“脸熟者的‘晚年’”
三流艺人可怜

但他们不是最可怜的
写这一行时
我想着我的祖国乃至世上

所有以“诗歌”和“文学”名义自残着的
三流生命





《我的形而上》


朋友问我这些天
看没看海啸的报道
整日忙“格物致知”
我哪有空呵

但我知道印度洋
巨浪排空的浩劫里
那个载着婴儿的床垫为什么能漂一个礼拜
而不被吞没

我知道这些
身为几年前在那片土地上惨遭屠杀的华族同胞
我知道这些
也就够了





《浅薄作祟》


又写了两首诗
还不错
又浅薄地回到了
熟悉的沾沾自喜
我把这个也说出来
告诉所有浅薄者说
“看,这也是——
真理”

一个人得自专业之心的
浅薄
还有他为
没被神灵抛弃
所感着的这种
浮浅的幸福
这两块东西
就来自你们叶公好龙所标榜的
“真理”

怕什么呢
这人性的浅薄
烫坏了你们脆弱的哪一块






《反动》


新的一年
新的冬日
我多年以来
对成为人类最精英一族的向往
彻底动摇了

它仅仅缘起于爱因斯坦的脑子
在死后  它被割成了240块切片
供全世界的医学精英
在过去的这五十年
研究不渝

他们说起初  
没什么两样
但经过几代勘察
确实非常不一样
人类千百年的平庸

看来情有可原





《九拍,兼祭福克纳》


走遍四海
你也只能继续生出那些
白加黑的心头赘肉

广结善缘
他也不过又凝聚了几位
过气混子

惭愧呀  这些年
我不过是一直写着自己的心
那片邮票大小的天下





《你可以把它当成一个偶然》


忘了是哪天
我把彩显的墙纸不经意地
设成了金山快译的图案

蔚蓝的穹宇
一束光
弯弯划过

那是我们的母亲地球啊
——神光
将其环绕
山峦不明显
有点像地图
海洋很清澈
恍然如初恋看到的泪眼
倾斜中映衬着
寰宇的明黯
亮亮的深蓝
或许正是
某半球的破晓时分

而在“地球”上空
一个方块儿
卫星样
久久停留
像大神派驻万里云空的
一双眼睛
它定定注视这人间山河
——那其实不过是
金山家自做的一个标志
可每看着它
我心头都会激起颤抖
除了字母和假名
这方块儿的一面
还雕着一个宏亮的
至美的
大大的
“汉”





《本分》


难民从街上跑过
他站在车上
没伸手去救其中
任何一个
他拍他们的惨相

战友被机枪扫倒
他趴在
眼前的深草里
没流一滴泪
他拍硝烟和他们的痉挛

元首在讲台上撒谎
他站在台侧
眼都没敢眨一下
他等着拍那些部下
和独裁者的拥抱

不算人道主义者
不算理想主义者
不算民主捍卫者
他甚至根本就没
一点人文精神

他冷酷地拍摄了
时代所有的激情
或者说
他激情地拍摄了
时代所有的冷漠






《海啸日记》


他们总让我们听
灾难

他们总让我们听
灾难中
那些痛苦的信息

他们
——我是说
这个世界

而我此刻看到却是
几个光屁股的
孩子

他们笑着
敲着小棍
走过摄像机镜头





《史记2005》


另一个废帝
也死了
突然就冒出了这么多
孝子贤孙

无论哪一卷中国历史
都是这样的
——无数的野奴才
疯长着啊





《寄〈葵〉》


查地址
抄信封
贴面值不一的
邮票
这老旧的手艺
十四年
吾已温习七度

干着干着
手就酸了
(这是正常的)
捆着捆着
胳膊累了
(这也是正常的)
在荒废文字
重复这烦琐动作的时日里
我依然是快慰的

我的朋友们
不管你们里
将出多少白眼儿狼
不管你们脑子里
藏了多少自我称帝的虚妄
这一刻我感谢你们
你们终于没再用你们的谬论
浪费我的听力和时光
你们终于用你们诗中幸存的纯洁
成全了我对这项事业
这个世界
仅有的爱



《突然之中》


突然之中
空空荡荡
计划里想做的事
忘了
心里没想的事
照旧
记不起来

那么在这冷冬的晴朗里
我能做些什么呢
下意识地
我打开了
我的诗





《咏史》


那是
怎样的一个人

佛相魔心
把偌大一个国度
整得礼乐纷崩
满目疮痍
还有脸呲着黄牙
嘲弄唐宗宋祖
那犯馊的酸词儿
细细想来
分明像极网上
群丑的语言

这是
怎样的一群人

老汉捧着晶白的米饭
怀念曾让他乞讨的先帝
富豪和白领嘴歪眼邪
扒遍老皇的传记
想凭自学的“帝王心术”
在一个资本的世界
继续争抢
壮观的暴利

如此我见
如是我闻
我该不该对这样一片国土
这样一个时代
黯然神伤
每每这样想过
却又想起
国父的这一句

“看世界潮流
浩浩荡荡……”





《和歌》


客人走了
电视剧也演到
最后两集
讲到一个著名帝王
最后的落寞与孤寂

这么看着
抽着烟
品着杯中渐渐扩散的蜂蜜
忽然就觉到这屋里怎么
那么静啊

此静令我施施然  
陶陶然
回到众神之中





《“虎”与“谢尔曼”》


“虎”牌坦克
是德军的
盟军的叫
“谢尔曼”

“虎”牌
车坚炮利
“谢尔曼”
速度快
炮口转动也快
每击毁一辆“虎牌”
“谢尔曼” 要牺牲
三到四辆

5万辆“谢尔曼”
打败了
数千辆“虎牌”

也许是补偿
多年亏欠的
童年情结
这一晚
我一直在看
“发现频道”
那些暮年的前盟军
以及前德军坦克手
面对镜头的表现
一致到令人吃惊

开“虎牌”的
继续盛赞“虎牌”
开“谢尔曼”的
也宁愿
选择对手的战车
他们说
“开着‘谢尔曼’
我觉得自己就像炮灰”

所有令人震惊的举动
都有着
最人性的解释
别紧张
这回我没提诗歌





《寻找梦幻岛》


腊月最后几天
再次感冒
再次发烧发汗
窗外再次覆满
美丽的积雪

病中的人
也许脆弱吧
我在续看前几天
看了一点的
《寻找梦幻岛》
这闷片
姜尼•德普不酷
温斯莱特不浪
最大的高潮不过是
演员在舞台上飞了起来

可他们飞起来的那刻
我就有点想哭了

一个讨厌坐飞机的人
为人能飞起来而感动
这或许有点“反讽”
可它确是无数轮回里
牵连我和先民
由来以久的
一个愿望啊


飞起来的时刻
雪天
可爱
感冒
亦可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