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江 ⊙ 我从不正眼看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杂事诗》第10章

◎徐江



杂事诗10


《熟人》


每隔一段骑车
总会在路上
遇见个把
酷似熟人的路人
这一周
我碰上了
十年前的表弟
上一周
一个明明在千里之外的老友
竟从眼皮底下
飞骑而过

这使我不得不更留意
眼前飞驰的一切了
那一列列的我
正扑面而来





《种族歧视》


我对不知感恩的人
怀有种族歧视

我对全心全意
忧国忧民的人
怀有种族歧视

我对到处讲黄段子的人
怀有种族歧视
我对一点黄段子都不听的人
怀有更大歧视

歧视
不爱国的人
歧视人
随时爱国

我把天才
都逼进了蛐蛐罐
我被自己
逼得把酒临风





《海鲜》


车从“渔夫码头”
经过时我才发现
这小有名气的海鲜馆
如今已被遮蔽在
林立的钢筋森林后面了

通往奥运的快速路
我没能看见
伙计脸上的阴晴




《灰土满路》


一路上有半路
看着飞扬的尘土
城市挣扎着兴建
我挣扎着适应
发展永远这样
等一切都让人顺眼那天
你会忘却曾经的不适
可它们一直在那儿
用唯物主义精神
为唯物主义城市
喝着倒彩





《交通台女人》


至少十分钟
她殷勤地接电话
殷勤地告诉人售卖豪华车
或二手车的公司电话
偶尔还玩把子幽默
普通话尾音里
稍稍滑出的一点
咸菜味儿的本地腔
告诉我此刻的她
正浑身上下
为能和那些高尚品牌一道
参与这个伟大的时代
抑制不住地Hi呀





《结论》


你怎么那么爱在文章里
下那么肯定的结论呢
结论不能
构成一篇文章
——酒桌上
我的朋友在劝谏

你怎么能一直不把那些权威
放在你的眼里
偏偏要跟人家的看法
不一样呢
——马路上
我的非朋友愤愤不平

我的朋友
我不偏爱结论
我的非朋友
我也不偏爱与众不同
我这样说过以后
你们好受了吗





《所见》


那只白猫突然伏下身子,像豹子样匍匐前行。我正奇怪,路边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看,这猫想捉那只小鸡”

但不远处的小鸡也很聪明呀——头一扁就看到了猫,然后飞跑进了母亲和伙伴的领地。

现在我最感兴趣的是那只假豹子。它在树根下两眼发亮,紧抓地面,正为继续成为一只豹子或回到一只猫,而犹豫不绝。



《阿拉法特》


网站上的题目是
“撒手人寰”
我这时却想
“或许是一个解脱”

死在异乡的老人
已经不那么恐怖了
这些天我好几次
想起孙中山

孤儿寡母也好
权力瓜分也好
政客一生
惟此话深合我心——

“我来到这里
左手拿着橄榄枝
右手举着枪
你们最好小心
别让我手里的橄榄枝
掉到地上”





《在学童们中间》


车快拐进终点站
这两个孩子才想起正事儿
“我叫张纤维,你呢”

“我叫刘师尧”

我侧头看了看
没啥区别嘛
都跟我一样

戴眼镜





《精灵故事》


既然已进深夜
那我就
更不用急了
一碗白米饭
热汤送下
给茶重新添水
再让治失眠的汤剂
慢慢冷却

又是夜半
终于能停下那些琐事
动手写诗
好像又回到了三水时代
外面楼窗灯火渐次关闭
我渐次打开
想象的房间

让我先按一按
累麻的头皮
然后再缓缓地
看着洁白的“文档”
把一支“白沙”从头吸起
电视在放
《霍金的故事》
被灯光刺醒的虫、雀
在窗外交头细语

“那个叫徐江的怪人
又在挣扎着
向仙女献祭了”





《国际歌2》


满脸风尘的中年女星
令人吃惊地用法语
唱起了《国际歌》

更令人吃惊是
原文的《国际歌》
竟是柔软的

是阴性的





《大师到北京》



十一月的上午
冻得像一月
展厅却又热得
有点像低等舞厅

灯光黯淡
人头攒动
保安在那些相机前
呵斥
早上的一片晕车宁
搞得我一直
昏昏欲睡

就这么到北京了
国家美术馆
呵  这是马奈
这是真莫奈
巴齐耶  德加
西斯莱的画面
你换个角度
它马上跟着改变

高卢人
请原谅我的
漫不经心
这么暗的光
根本看不清画名
身边的争吵与嘈杂
也就让我忽略了塞尚

何况此刻
脑袋在与睡眠打架
想着怎样
把你们和这个杂碎世界
浇铸进诗





《白居易》


橱窗或路边敞着的门
总能看到那些腿

或蜷

或半裸

不知道此一行的
年龄上限
有时这么骑车
经过如此景致
我会不由自主去设想
她们上学时的景况

肯定会有几个
有着胆怯而晕旋的
热恋高中吧
人均一份儿
贪玩的初中
还有那大喊大叫
在田野里疯跑的童年

现在一根巨大的手指
突然戳进画面
在那些六岁的笑脸前停住
“你,还有你
长大都是鸡!”





《学生》


“上半场结束
马来西亚还和科威特打了个1:1
中场休息他的电话就来了
谁想到下半场科威特就进了5个”

能听到有身后女孩
在对说话男孩轻笑

“我恨死陈西了
每次他给我打电话
肯定输球
可他每个礼拜都打
结果天津队
连着四平四负”





《土豆》


为了让新配的HIFI音响
发音更加充分
我把客厅打满了架子

为了让光碟在我家
住得更加舒坦
我把它们分国处置

为了让一切井然
我终于连续第三天
把自己搞得很累

而这些竟都是为了
让那些不朽的曲子和影像
发它们本来的璀璨

现在  亲爱的“天朗”
亲爱的“亚麻”
亲爱的“达•芬奇”

你们终于让我在舒伯特的旋律里
听到了酒吧里的
那只土豆
:)





《动力情歌》


他声音俊朗
英音带一点甜
如果他的发音
算英音的话

其实已经很老了
至少从碟封上看
是这样
这个声音好听得
能让娘儿们一齐心碎的老东西
礼帽下白发飘飘
远远地走来
提着他的琴
封底则是背影

我敬重
封面上这个人
不仅仅因为他
演唱了这张天碟
查理•兰波夫
他一个人
用他的爱尔兰嗓子
颠覆了英语一个世纪的
美式味道





《那一片神奇的土地》


我想我
不得不
歌颂一下古巴了

不是因为童年的
古巴糖
不是因为格瓦拉的
革命
不是因为球王的
妙龄情人
当然也不是因为
雪茄和音乐

我所啧啧称奇的古巴
位于哈瓦那海滨大道
利内亚街北端的街心公园
那座立于1931年的
“古巴华侨纪念碑”
背面有西班牙文如此书写

“无一古巴华人是逃兵
无一古巴华人是叛徒!”





《本日抒情》


踢开连日劳顿
终于能把这一整天
完全献给诗歌
编《葵》
上网读贴
修改文论
写新的诗篇
……
一切循环往复
连萧斯塔科维奇的四重奏
也无法将它们改变
那么继续
在重负下往前走吧
领受自创的
汉语神恩
把窗外的冷冬敲碎
一块块投入
俺胸中火焰




《境》


《葵》编好
客厅装修
也已竣工
碟机在唱今晚
第九张CD


真的
还想
再活
五百年





《阿迅一族》


开出租的鲁迅
卖报纸的鲁迅
写诗的鲁迅
在电视台当主持人的鲁迅
研究了鲁迅半辈子的鲁迅
失业的鲁迅
每周集体去郊外
爬一次山的鲁迅
半夜上网的鲁迅
梦想着青春诗会或鲁迅文学奖的鲁迅
卖笑的鲁迅
1m92的鲁迅
女鲁迅
长6趾的鲁迅
留莫希干头的鲁迅
不停摁响门铃
派送超市清单的鲁迅
骂鲁迅的鲁迅
美丑胖瘦
不一而足的鲁迅

还有
吾家门前一棵鲁迅
门后还是一棵鲁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