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兴玲 ⊙ 图像的速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寒夜生出缝隙(八首)

◎唐兴玲



寒夜生出缝隙(八首)

◎寒夜生出缝隙

夜黑了。对面的光让窗户生出缝隙,
光让寒冷感觉破裂。

那缝隙,伸出一臂的长度,
隐约看到我的桌子上:果核、铅笔。

我的眼测量着那缝隙和穿梭空气中的
尘埃。冷用赤裸的手伸过来把我握紧。

眼睛在冰水里游泳。我无法遇到更多的
心跳,悲剧和被诅咒的世界的精华。

或许只有蟑螂还敢穿V字领的毛衫。
但我没看到什么,只看到窗户露出耳垂。

温暖一旦被隐没,长发便没有能力
抵抗风。抵挡嘲讽的河流,遗忘的脸。


◎这个世界看见我

是的,我升腾过。
在风中、在云间。
我只是尘埃,升腾或者闪落,
如世界上所有升腾或者闪落的事物一样。

我的每一次跋涉,
和在天堂的冷艳的厨房
做一道美味的汤并无二致。
天堂不过是美梦指甲上的闪光装饰。
我与月亮和黑飞蛾一样,闪着光。

那些水晶的植物很美,
可是它们的脸上,
没有雨和露水的沉睡于。

此刻站立之地,
我可以仰望或者俯瞰,
我看到我自己的脸,
也看到深夜的脸,
珍珠的脸,蜘蛛的脸,
还看到灵犬的咳嗽声
让紫荆花颤栗一地,
一百张脸彼此仰望或者俯瞰。

这个夜晚没有悲伤,
这个世界尤如一根细丝
荡来荡去。这个世界看见我,
像一粒尘埃,对什么都
善于宽恕。像一张脸,像一张
布满烟花的欣喜若狂的窗户!


◎这是一个不能停留太久的世界

我的心是那些有月亮的夜晚的窗子。
轻轻地打开,带着青春的谨慎和
鲁莽。美丽而恐怖,时间和灵魂,
直接输入整个世界的绝望。
我的体内有更多更小的夜晚。
命运如刀我却不能自如地舞动。
窗子因风吹雨打的梦想而焦灼,
为了那醉人的夜晚我们都满身伤痕。


◎你把什么煲成汤

你把寂寞煲成汤。
你把狙击煲成汤。
你把诱惑煲成汤。
你把意外煲成汤。
你把遗忘煲成汤。
你把繁华煲成汤。
你把玩偶煲成汤。
你把生命煲成汤。

汤是一个神秘的密码。
幸好你没有发现,
那个喝汤的人,
在另一扇窗户内流汗。


◎洒过黑色香水的女人

遇见一只猫,
跑开的是心跳;
遇见一棵树,
跑开的是喧嚣;
遇见一只白瓷杯,
跑开的是多年的负累;
遇见一句老唱腔,
跑开的是挑剔;
遇见一盏灯,
跑开的是扇形的暗;
遇见一个人跑开的是一扇门。

忘记的一扇门,
永远不推开,
背后的尘土越集越多。
像一瓶斜倚的酒,
覆盖着一层尘封的土
空的,全空的,
瓶口的包装原封未动。
只是,所有的酝酿、发酵、
沉淀、沉醉都蒸发掉了。
一个洒过黑色香水的女人,
走过去,却那样光彩照人。


◎等爱走了以后

“瓜熟蒂落”,是那么
自然的事情么?掉落的水果,
为自己打开一个出口。

撞破自己,一股寒气
告诉他衣服破了。
无法抵挡,像灵魂的惊恐。

冬天的牡丹花,
在双层玻璃内柔滑坚挺。
“一言难尽。”走在江边的男人,
皮肤光滑,像一个酵母菌,
一个有营养的形象。

美中不足的是,他眼中的河流
越来越小,越来越模糊。
他拾起一个小石子,
他的手臂划了一条弧线,
但是水面连寒噤也没有一个,
只有一阵浓密逼人的寂静,
从看不见的地方,如箭
射在他的心里,落下来变成泪。


◎偶尔的电话

“网页做了一下修改。
你是不是一定要求白底黑字?”
不,不。我要求的白底黑字,
其实只是针对我自己的人生,要求
白得彻底,黑得饱满。

此刻,风寒很重。我在书房时走动,
踱着寒意的深浅。窗外却阳光
灿烂。你下午的声音很急。如席卷
大地的疾风。幸好我不是草,尤其
不是劲草。你的声音,像天地间的
一幅狂草。我有幸乘着你的声音飞翔,
如一朵写过字的雪花,草草写过
一些字的白纸。我已久不飞翔,
已静观自己太久,安静太久。

1分57秒。我又看见你的眼睛,
你的声音还给生活本来的智慧。


◎躺在江边草地上

躺在江边草地上,眼睛里
只有天空。加上一个水晶
窗户,一些水晶玻璃,几只
白色的毛茸茸的宠物狗,
我就是躺在家里的绿色毛毯上。

更多的时候我站不稳当,躺下
让我更有安全感。躺在地上,
紧紧包裹我的却是天空。我是
一个懒人,天空是一个懒人沙发。
天空就像是我的故乡,装着我的
狂喜和绝望。我就像是那些絮状物,
一点点,一丝丝,或一堆堆,
我深深陷入天空……要不,我的
眼睛为什么有那么多浮云?要不,
下雨时候我为什么不能封闭在房间里?
要不,为什么我一看到天空就感觉还有
未来?我的眼睛,有如此辽阔的野心。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