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生 ⊙ 摸亮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傻子也在歌唱生活

◎石生



半夜里在野地里嚎叫
天亮时被领到老光棍的家里
他只记得自己的名字叫阿丁
其余一切都忘得一干二净

很快
他成为我们玩伴中的
一个新生力量
总是边跑边跳边唱
手臂一甩一甩
像是一匹逃离母马的小马驹

有时候
他把铁锅给砸破了
有时候
他把饭碗给敲碎了
有时候
他把衣服剪成一堆
有时候
他在面粉缸里灌满井水
他追杀了邻居家的公鸡
还拿走了人家草堆里的鸡蛋

老光棍拎起皮带
在他背上一顿抽打

我至今记得他彼时发出的声音
与他兴高采烈时候
发出的一模一样
我们听不出具体的文字音节
也听不出任何感情坡度

阿丁先生
完全进入了自己的世界
他把头低到腰部一下
同时还紧闭着双眼

让我们以为是
他根本不懂得活着有什么乐趣
仿佛他只会嚎叫
只会发出一些原始的声调

在那个夏天
我觉得我们的村庄就像是一座
荒废很久的乱世花园

2005,10,0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10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