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晓宏 ⊙ 徐晓宏诗选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12月的六首诗

◎徐晓宏




《 在禽流感的世界感冒了 》

我曾经掰掉邻居家快要长熟的玉米
我曾经在初吻时忍不住放出闷屁
野外寒风中,我扛过漫漫长夜
浪荡江湖,一副铁打的身板儿遭人赞美

如今啊,我止不住感冒且人到中年
公交车站无聊遐想
屈服于“身体破败,咎由自取”这个定律
对可能的危险和混账逻辑满怀疑虑

看看吧,这喉咙里喷薄而出的
咳嗽、暴戾和不被承认的哀祷——一堆垃圾
谁能想象当年那胸怀大志的一介愤青
怎么就中年堕落还赶上个鸟那个儿啷的禽流感

▲ 2005/12/03


《 圣诞节 》

2005年圣诞节
脱了裤子也没屁放的一天,未来的
旧社会里
闷声不响的小生活的主人(他有时自诩为猪)
缩在老板台后面的椅子里看黄站

淫荡江湖,君子不齿的欢乐
敌得过人民网最近的新闻——
南京市5年查出领导干部违规使用资金20亿元
房贷罚息利率明年上调
日本民众对中韩亲近感急速下降
煤监局公布首批被关闭的1044处矿井名单
深圳女兽医秘密制造混血怪兽

涂眼膏的字眼令鼠标疲倦
小生活主人的麻木心肠中
原始的躁动足以催其自慰
(自慰的力量,扫荡落魄或受辱的年华
像一辆奇怪的战车开进土里)

正是中午,这个房间的窗外
红、白、绿的饰品布满了街侧店面
两个圣诞老人在发放广告传单
一个中年民工蹲在邮局的门口哭泣
门口另一侧,惨淡的阳光中
有人在谈论一位母亲因贫穷而溺死女婴的新闻

▲ 2005/12/25


《 新  闻 》

新闻太多了
涂脂抹粉的新闻
损伤了我们的脾胃
绷带上渗血的新闻
伤了我们的心

新闻太多了
新闻和歹徒勾肩搭背抢劫我们
一个挥刀乱砍
一个将恐惧搅拌

看——
踩着高跷的新闻来了
(真想一板砖给他拍下来)
怀揣钞票的新闻来了
(带着嫖客的精液的气味)
撕扯着敌人头发的新闻来了
(不久被砍下头颅的将会是他)
按摩技术一流的新闻来了
(真是个婊子!)
口齿不清的新闻来了
(弱智养的白痴!)

新闻来了
太多的新闻
挤不下我们群媾的病床

▲ 2005/12/25


《 自从我有了儿子…… 》

有一天,公交车上两个少年用手语交谈
手势所及,有自己,有对方,有窗外……
他们侧对而站,在人群中间,书包搭在胸前
交谈那么投入
离发动机的嘈杂和站客的抱怨那么遥远

那一天,当一个哑巴少年倾听着另一个
当我从他们的手语中感受到安宁
我的心收紧,窥视变得游移
窗外景物飘忽——
我有一个健康可爱的儿子
从此我的鼻子容易发酸

▲ 2005/12/26


《 诗  人 》

世界的脊背
曾在你我心中停留
世界的金钱
在我们破损的兜里

可以在政策中死
可以在情义中活

孤儿就是孤儿
现在的犹豫者

▲ 2005/12/30


《 两条路一定要分开 》

两条路一定要分开
两条路在一起30年
肚皮压着胸膛
阴茎插在股沟
两条路相亲相爱
第三者的恋情
资料片中背景模糊的一角

两条路必会分开
世界观的镜子
摧毁过你我的心灵
起死回生的傻逼们
从犹豫的波浪中欠起了身

▲ 2005/12/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