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略 ⊙ 南村小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鹿亭中村流水游记

◎商略



鹿亭中村流水游记(附诗《鹿亭中村记》)

一、中村

应是早上八点半左右些,到的鹿亭中村,再去接了丁香来做向导,这样便成行了。过中村,径直向南(应该是南吧,山间转了很多圈,有些不辩),就是白云桥。桥边悬一牌,上印着蓝底白字“鄞州界”。下了车,我们往桥上走,淡草一个人站在桥脚看石碑,扫了一眼碑文,似乎是余姚文管所立的。

桥用青石砌成,整齐得要命,尤其是那个圆,几乎是用圆规划出来似的。我们都说,太圆了,也太高了。言下之意,古人造这桥,有点美观和形象工程的用意。上得桥,桥上无白云,只能看些远处山顶黑乎乎的积雨云。想不出凭什么要名之白云桥,是桥生白云还是白云生桥?是时,天欲雨,路上屋顶上都是湿漉漉的,溪坑水哗哗地响,尽管水不大。下了桥,向彼岸去。在另一边的桥栏,有墨汁涂着“某某爱某某”字样,一边想着这应是游玩之情侣写的,不知道他们还爱不爱着。当然也有墨汁未被雨水冲涮去,而人早已劳燕分飞的可能。

过了桥,便蹿到了溪中蛮石上,石头被流水磨砺很多年,很光滑。并看到几句歪诗,大概是一个名叫贵富的人开了一爿小店,而他的朋友为他小店里的娃哈哈果奶做广告。读之大笑,引得众人来看。水很小,但急,在石缝里窜来窜去,激出声响。

桥上的人唤我,拎着相机,让我摆几个POSE。对着镜头,我自以为是笑了一下的,可他们说还太严肃。如此这般,装模作样一番,又上了岸。

挺简单的一座桥,就这样游完了。记得桥上还刻着几行对联,因觉得有些拗口,就没记下。我们走时,溪水还在流,桥还是高高的,我回头望了一眼。

二、古戏台

离开白云桥,就不知道往哪里去了。丁香说看看古戏台吧。

古戏台在桥之北首,二百米左右的地方,临溪三间,面前也矗着一块碑,告知文物字样。丁香说,因为是文物,这里就没做戏了,只可看看。

从左边的小弄堂进,有些猪屎味。由偏门进院子,才发觉这是个两进的房子。前一进是戏台,后一进供着各路菩萨及村民之祖先。内无烛火,皆用电灯替代。我们各自对中间那个最大的菩萨表示了一下敬意,就去看戏台子。

淡淡的光阴洒在天井的石板上,很静,只有我们几个人在说话。因为淡草在,说的是南腔北调,之乎者也。说了一番,然后就从右边的楼梯上去,到了戏台子上。油漆是新的,而蒙着一层薄薄的灰。唱戏的人早已不在,那些声音早已散发出去。或者存在村民的记忆里,或者是挂在戏台门口的几棵大树上,或者散发、消失在群山之中。

醉斑竹有戏缘,挥了挥空空的水袖,咚咚镪镪,踱方步走四角,煞有其事。

古戏台也小,转一圈就没了。出来时,走前门,门槛很高,女同志稍费些力。一离开古戏台,我就想不起戏台名来,似乎有个“仙”字。

三、狗头颈

想不出这一堆乱石,和光滑柔顺的狗头颈有什么关系。

水极小,涓涓细流,穿过乱石的隙缝,一下子跌落到几十深的水潭。水潭小,水黑得怕人,应是深极了。拍摄的小丁抗着摄像机,下到了潭边拍水,还有小瀑布。比起小水潭,蹲着的小丁就更小了。

站在狗头颈上,风很猛,身上有些晚秋的冷来。这些乱石,倒更像是牙尖朝上排列的一堆犬牙,白生生的。师兄说溯流而上,是个小水电。原本这里水大,也急,溪上有桥。但现在水几乎看不见了,桥也就拆了。我们就站在桥的位置上,抽了一颗烟,按原路返回。

四、廊桥

其实照游历次序,应是廊桥先于狗头颈。

廊桥就一桥,座落在李家塔。单位有一同事就是李家塔人。陪行的乡文化站同志说塔早不见了,可能以前有。想起同事说的一句顺口溜“火烧李家塔,赤卵拜菩萨”。内容有点带色,说出来,大家嘻嘻哈哈了一番。

这桥是直笼统一根,不过是造成房子模样。可以避雨,或者在桥上的长条凳上聊天。桥下用六根瘦石撑着,我似乎有些佩服起这几块石头,多瘦,像我,但比我有耐心多了。

他们问洗菜的大娘讨了三个萝卜,站在桥边吃。淡草运气不好,吃到一个空心的。醉斑竹白啃了萝卜,还说辣。还有一个我忘了是谁吃的。待醉斑竹吃完萝卜,我和师兄站在一堆枯竹前让她照了张相,表示已到此一游。

桥两边,做成窗户模样。推窗看溪水,别有风味。河面上有一只褐色的鸟,低低地掠过,停在左岸的一只枯枝上。叽里咕鲁叫了几声,就不响了。或许我们的噪声太大了。

五、逍云

逍云应是个大镇,从山上望下来,新楼房和旧平屋夹杂在一起,很是庞杂,一条大溪从中贯穿而过。

来逍云不是看山水。缘起是师兄在五年前为这里拍过题为《乡村小姐妹》的专题,五年过去了,小女孩都已经长成大女孩了。这对姐妹也因师兄的专题播出,而受益,相对平稳地进行着学业。师兄这番是想再来看看她们一家的境况如何。

沿一条大溪走,转了几个弯,在一座新楼房的旁边,找到了当年拍摄专题的那户人家。姐妹们都不在,大的一个在杭州念大学,小的一个上午去了县城。只有爷爷在,尚健,但看见师兄已经不识了。言语中得知他有心脏、血压之疾,但仍能勉强生活。两孙女读书都好,也慰藉了一下师兄之心。他们说话,我东张西望。想起汉语中有寒舍一词,有自称百十平米精装修的房子也是寒舍。但这个才是真正的寒舍。已至深秋,山间更冷,但床上还是草席。家中除了电视电扇,几乎无其他电器。屋里虽然陈旧,倒是干净,像是爷爷身上淡灰的中山装。喝了杯茶,我们就走了。临行前,师兄悄悄塞了大钞若干。

六、鹿亭大酒店

倒不是大酒店。说它大酒店,是我吹捧一下它的饭菜之鲜美。

丁香真是个好同志,在二楼准备了一桌好饭菜。味美者,尤其以烤蕃薯和烤芋艿为最。边吃边呦喝,一会儿男同志都个个面红耳赤。但女同志普遍胃口较好,尤其醉斑竹,是最后一个放下筷子,虽直呼再如此进食,腰中赘肉就无处放了,但就是戒不了饕餮之口。

玩好了,吃完了,就得走了。但一路上想,似乎有点对不起丁香同志。没来由地来,让她做了向导,又一阵风似的都走了。留她一个在顿时空荡荡的大山里,丁香一样郁结着。

回来车快,途经梁弄,歇在一茶坊里。本来醉斑竹还提议打几圈麻将娱乐一下,无奈响应者廖廖,可能大都为回来作业而一脸苦大愁深。于是喝了几盅茶,白谈了一番,待时辰晚了下来,又起程了。这回走的是陆埠高地岭,山高路陡转弯大,尤甚于鹿亭途中。

同游者为淡、醉两斑竹,师兄,不周,晨耕,同桌,幽竹,摄像之小丁。另有丁香,鹿亭乡文化站同志相随。时年公历二零零五年十月二十九日。


附:鹿亭中村记

1、白云桥


当我迷失在山间
想不起白云的形状
便能看到那座桥
巨大的半圆
像一枚笨重的月亮
半埋在巨石和流水之中

雾汽走动,匍伏
村庄尚是一只沉睡久远的兽
收起了呼吸
我们看流水默默
草木茂盛,四下无人
桥上的青苔,一点点干燥

2、古戏台

在陈旧的寂静之中
寻找声音的遗迹
多少年过去了
她们只留下泥土里的灰尘
石柱上的光阴

台下的流水醒着
植物都沉睡,普遍地遗忘
放慢速度生长
把众多的耳朵
倾覆在大地之上
“整个时候,死亡都在工作”

3、一滴雨水

一滴雨水,从最初的分娩
到最后的落地
一生的时光
并不均衡的速度
而一开始,总是那么慢
那么轻,和细微
当雨水重叠着雨水
雨水进入了雨水

当我们越来越显得
笨拙和沉重
像一颗无法安顿的心
当我们更快地消失
是我们比你们
更快地触及到了尘世的事物

4、廊桥

木房子下的六片瘦石头
被中止生长
它沉重的腹部,贴着一片缓缓的流水
似有人遗梦,有人着凉

我看到秋江上的一只水鸟
飞累了
停在枯枝
四处无人,却不停说话

5、狗头颈溪坑

十月廿九,秋天在白色之上
狗头颈上许多零乱的肌肉
像是跌落的片片云朵
并非是游历之地
断流之溪,拆去了简易桥
一小片黑暗之水,还在暗下去
露出它将近枯涸的悲伤

6、鹿亭

鹿跑过,只留下了一只消失的亭
当我们在多年后
转弯抹角
去寻找
沿着漫长而又弯曲的溪流

石头在高处
砌成了不绝的云朵
群山用弧度包抄
逝去的生活
于是我们发现,伤感的人们无处不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