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略 ⊙ 南村小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地方志

◎商略



河流

河流在弯曲处醒来,它看到
秋风渐来,茅草更无力,一天枯黄过一天
那雨水中的早晨,南方的典型气息
(哦,不。也许是更靠近中午一些)

水泵站的围墙内,窗玻璃发亮
空无一人,设备闲置着,而时光守口如瓶
铁壳的马达,开满了崎岖的锈斑
听任水位上升,一天天逼近
事物的真相,或许还有两岸的恐慌和逃逸

我流动,迟缓,一言不发
究竟从沿途看到些什么?
那静止、那寂寞、那懒散中的破落
似乎一夜之间,事物都遭遇了寻常的清醒

石子弄

白日,在众生的睡梦之上
探出它的头
事物还暗
云朵飞走
弄堂细长,小天空

五点钟,向石板路
倾倒一些晨尿、还魂觉和居士的密语
门虚掩,寂静晦暗
渐渐泡开早晨的铁观音
先于秋天冷却

南边的山体,拖着巨大的阴影
无声地奔跑
留下落叶和绵绵的松针
山脚下的弄堂,有惊人的弯曲
藏起时光里的一部份秘密

旧房子

我从不同的侧面,去观察
永恒中的建筑,和静止中的、貌以永恒的气息
稍冷,裹着苞子植物的呼吸
时间的框架,或许能提供一段固态的时光
如同每一个角落,都提供那些低矮和潮湿的蕨类
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明暗之中
寂静增加了灰尘的厚度
那些曾经存在过的,声音的高低和波长
在砖墙之上,留下众多繁复的痕迹
或许在包围,或许在巩固
这基础渐弱的光阴

五洞桥

如同所有的残存物,它的功能
正在衰退,似老年人的性事
一天少过一天
“独自地,独自地”
我在另一座桥上沉吟
看着河水,默默穿过桥洞
呼吸一般白
带着自然的尊严逝去

总是沉默高于大音
左岸高于右岸
我低于你——石质的、损坏的
和被遗忘的
而在你之上,是两束电线
野蛮地横渡,绝缘胶皮密封着
世间所有存在的隐喻

秋景

黑而亮的柏油路
宽阔干净,更粘稠地渗入和凝固
细小和坚硬的岩缝之中
风吹着落叶走
去辩认自己的漫长夜色
看吧!不安的世间
树木正落下宽大的叶子
广玉兰被纷纷安插
在矮灌木之间
用来监视
整个河岸的风吹草动

射击场路

草间,有少量的麻雀
和大量的弹壳
似乎彼此关联
山体那样庞大,笨重而缓慢

因金属弹头,曾击穿草尖和秋风
射中它赤裸的脚踵
像倒在尘土中的阿喀琉斯
像悲伤的人形靶

而秋天的暴力
把世间皆置于射程之内
无论我们或走或停
始终被固定,在上帝的黑十字架上

体育场路

当我们停下来,坐在香樟树的阴影里
看着秋天,在广场上空
舒展它纤小的云朵

当我们钉住这一小片树影
秋天就会不动,树阴也不动
风安静下来,从最高的叶子开始

一辆撒水车经过滨江路

移动唯一的建筑
在它建筑的上层,布满了结实的蜂巢
似乎用来监视道路两边植物
它有时停下来
并不关闭
形式主义的马达
在大量的灌木园地
布道,唱庸俗的歌
让河流厌倦
甚至影响它流动的速度

图书馆路

开了膛的秋天,有百米长
露出了这个城市的胃肠
右边的知识并列静默
左边的管道在泥土中消失,包括进入寂静和黑暗的光

而正午是静悄悄的
矮冬青、夹竹桃和广玉兰
我所看见的植物,总在不动声色地增长
触及蓝天之上的云朵

世间如此慵懒、迟缓
任何锋利的镰刀都割不破
午后漫长的光芒
我有时想起,我的朋友——空山

如今遁入了空空的山间
在一阁楼中
裁剪世间晦暗的生活
无声,无争。恍若入定,若他
在他的身子里消失

孔寓

世南西路上的香樟树
阴影厚重
云尘那样沉积
匍伏的尘世生活,传播着声音和气息

我是偶尔看到孔姓人家
301室的居所
生活裹杂在生活之中
秋风吹过,孔寓的白铁片牌,咣当咣当地响

新西门

新生活,如今都被用旧了
秋天经过时
溅起白茫茫的灰尘
老人们依墙坐着
身边簇拥一些花花绿绿的痰盂

三岔路口的小花坛
只有植物是新的
无声地舒展起枝叶
待秋天经过后
它们也会很快就会消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