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略 ⊙ 南村小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玉堂春

◎商略



玉堂春

冬天,是在枝头的第三只鸟儿
又硬又黑,似乎铁铸的
河山,承受了过多的枯叶和荒草,更冷了
似乎一腔瘀血,在咽喉积痂,吐不出

你蒙尘的身子,先于地气冷却
而墙上温度计的水银,飘摇坠落
向明朝的深渊。起解了,起解了
出了洪洞县,就能看到一地亮晃晃的白霜

湘兰子

做一枚干净的草本植物
怀一腔自写幽香的情怀
就是在明朝,这些做法
倒底也已经落伍了
我爱了三十多年,因此可以去死了
王公子正过了七十寿诞
而我沐浴更衣,坐在扎堆的兰花里
等着黑白的无常
能闻见这些,世间少有的香气

柳如是

梁间三尺绫,湖上一丈风
柳枝安插在四面八方
下午,拍岸的水声
一波波叠起,加厚了轩窗内的安静
在儒士身份之前
她美人的气,就已经
营养着两岸的桃花
但在深秋,这一切就大不同了
安桨朽了而归舟随后就到
在这一刻的梁下,静静垂着
她渐渐坚硬的孤独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