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略 ⊙ 南村小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半夜书

◎商略



半夜书

黑夜是一杯浓稠的黑牛奶倾翻
向西平铺,薄雾状的冬天
和一小片建筑的薄光

有时,它甚至还昂起头
影响着星宿的排列,和云朵飞行的方向
或者纠缠于胜归山腰间的经幢
和灯光,似乎石雕佛陀,分明的悲悯
减缓它蠕动和延伸的速度
有时它低语,明月下,松林间
唤醒众多的亡魂,薄而脆的悲苦展开
因冰冷,因粉碎,留下蛮石上晶体的白霜

削梨记

今夜吃梨,它冰凉,它白,胜过吴盐
阻隔着小窗,和窗外的几重楼台
念想着,那可通达,弯曲的石板路,会很滑很锋利
会割破一些疾行的魂灵
像那把窗台上晾着的,削皮的小刀
或是梦中的一声轻叫

过午

大风搅动,光和阴影
我记得刺骨的荷花缸沿,盛开血腥的花朵和密集的钢针
而下午更见稀薄
影子更轻,贴近起伏的水泥街沿和花岗岩的盲人道
再不惧服任何障碍。薄影子垂直向上、跌落、掠过垃圾筒、汽车后备箱、觅食的小狗
但不影响它们
也不造成任何伤害,甚至潜在的
也不会记得
如同荷花缸的冬天,不曾记得那些穿过圆形小天空的燕子

临刑

很长时间了,我似乎
一直有所等待
因为那未来的事物
露出了它可期望的一小部份
像一枚子弹
露出了它的起始速度
或者是抡圆的屠刀
延伸了的弧度
甚至是半句,被夜晚
模糊了的诗歌,行走在
布满炎症的咽喉
这都存在着,都要到来

但在更多的时候
我不清楚那些降临者
会造成何种后果
它的锋利、快速或疼痛
因可预见而削弱
却是等待本身
让我在无边的时间中
无限地、不断地
加大着绝望的质量

冬天开始了

从毛发开始,从皮肤开始
甚至是从血液的流动速度开始
临界处,病人增长
感冒症状一度加重了说话者的悲伤
而冬天的刀剑,隐藏在风里
斩断了银杏,普遍残破的手掌
如同眼见死亡来临
轻易、坚决
锋利地掠向火冷灯稀的旷野深处

境地

似夜晚降低了冬天
经过时的高度
而我的形而上增加了
诸多存在的艰难
在十二月,铁轨都铺上薄霜
让汽笛在路途上不停地
打滑、颤抖、哀鸣
把窗外的灯光冻成薄雾
或按时滴向我破败不堪的残杯冷炙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