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兴玲 ⊙ 图像的速度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一种平静的正常生活(九首)

◎唐兴玲



◎一种平静的正常生活(九首)

放弃音乐。不让樱桃想到血,
不让书本想到肺。

慢慢地清扫。不让地板思考,
不坐下来,脆弱的位置不在
构想的任何事物之中,
更不会在扫帚的耳朵里。

词语造成的人,就在这儿,
梦想一种平静的正常生活。
就在此前,椅子上的黑外套,
还怀抱着最镇静的思想
和叮叮当当响个不停的旋律。

没有种过草的手,可以刺破
孤独;却无法指挥蟋蟀的和声。
可怜天见,一个词语造成的人,
连地都扫不纯粹,更不要侈谈
一种平静的正常生活。


◎我看见秋天的小纸人

那个离开田园的人,那个在城市
像骆驼一样工作的人,他把他的影子
叫做小纸人。他看见树叶闲谈的危机;
树是脆弱的,叶子纷纷掉落。

不再纯白,小纸人身上有种接近毁灭的
枯黄,在夕阳里满载虚幻的金色。
小纸人像一个光的弃婴。
蜂蜜沸腾甜蜜,寒冷、疑惑、黑暗的
神经,丝线般结实。
光在小纸人身上画上燧石和沥青,
小纸人还是像他父亲一样,
压制不住自己,一丝风,像刀子
切开面包一样切开他。

像是走在一根钢丝绳上。租住的房间
空荡荡;不可预测的关闭声音。
小纸人全身裸体,闪耀或哭泣,
无所依靠。他已逃离大地,轻若羽毛。
一天中最冷的时候,天快亮了。


◎月亮离我这么近

从未感觉,
月亮可以离我这么近。
西三环的午夜,
辽阔而安静,
抬头的思念,
比13年前的长沙之月更近。

离我这么近。
看到你的伤口,
我感受我的痛。
风吹过黄色的垃圾桶。
只有寻觅的人不抬头。

离我这么近。
痛在体内,我仰着脸,
痛得像午夜的月,美丽的,
午夜的月,如弯钩,悬着。
魂魄,脊椎,肋骨和内脏,
都悬着,带着弯钩。

月亮离我这么近。
我离你这么近。
而你没有察觉。
看着寻觅垃圾的人,
仔细揣摩着黄色的垃圾桶,
然后满足地走向另一只垃圾桶。
夜风里,我不自主地打了一个冷颤,
而月亮离我这么近。


◎就很好

如果还有时间发呆,
像一株植物一样安静地打量急匆匆的人群,
就很好。

如果午夜饥饿的时候,
伸手可以拿到一个红杨桃或者橙橙子,
就很好。

如果你说我的文字和思想之轻,
像今夜的微岚,似有若无,还很舒服,
就很好。

如果刹那百年的爱和生命,
能够拥抱大把的痛苦和隽永的忧伤,不是虚拟,
就很好。

如果多年以后,我读这几个句子给你听,
你觉得我不尖锐,不勇敢,但不叹息,安静地笑一笑,
就很好。

◎总有一面不被照耀
——给YY的生日

名字不定期的出来。
夜未央,雨未歇,霜初至的时候,
出来得更多一点。

有时包裹着冰,有时像幽蓝的魂灵,
更多的时候是翅膀和温暖。
听说恶梦,却不曾呜咽;
说过结束,却站在开始的位置。

从远处看在翩跹起舞。
长袖飞朱,离雪崩一步之遥。
不经包扎的破损,
不动声色地坦露。

有时痛得眷恋,望一眼,
就陷入无法摆脱黎明。
名字之外薰香缭绕,匍匐蛇行,
名字之内一片狼籍,纷乱博大。
更多的在旋转,在飞跑。

更多的要忽略。只留下眼睛和酒,
眼睛里的那朵花和酒里的数颗枸杞。
今天不是有意要斜倚着看你,
闪耀在某场特定的大雨。

10月28日,无可挑剔,
宛如云朵浮在郊外,你的目光掉下来
一滴雨,不设防地
把数字拆散成橡皮泥的生活,柔软记忆。


◎敲击

把一只眼睛放在肩上,
像只黑色的鸽子扑着黑色的羽翼。

爆发的星星,生起绝望的恐怖,
像夜晚的咖啡馆,可怕的红与绿。

把一只耳朵放在盘子里,
听不到鱼的孤独,鱼骨的呐喊。

一条拱廊,空旷揭示它的孤独。
没有谁的声音击碎时光的锁链。

就像脱掉血肉的衣裳,
拨响肋骨的琴弦。



◎偶遇

“只有咳嗽、贫穷和爱情
是装不出来的。”
在拥挤的车厢,
我的目光偶遇一双高跟女鞋,
在双黄线上跳舞。

一扇窗户打开了,
又一扇窗户打开了。
我们有一个共同备受折磨的
时辰:尖尖的高跟鞋,
有时飞旋,有时缓慢,
像被侵犯的心脏,跳动失去韵律。

一盏灯亮了,
又一盏灯了。
灰色的道路因车祸而被
打了一个蝴蝶结:生命轨迹
改变得悄无声息。

那么多明亮的街灯,
不在我的身边。
兹兹的响,明明灭灭,
只有我头上的这盏灯,
它不痛快,它在黑白之间
不停地突围,并且不经我的允许
就随意播放我的心情。


◎纽约中央公园第一场雪

雪花彻夜飞舞,
黑夜睡成了白夜。

白昼是璀灿的盛典。
艳阳暖冬霎时银装素裹。

而你不能舍弃枫香之虏。
奔跑惊风散。牵手天地合。

枫树统一了表情。黄着头发,红着
脸,黑着傲岸的身子,站立茫然间。


◎玻璃背后的窥视者

用二分之一理想窥视,
形状是明媚宽敞。
寒冷和温暖,安静与喧哗,
之间没有界限,转变突兀。

他的后背笨拙,紧张。
谁杀害了他身后的世界,
床,书籍,两只鹦鹉,垂悬的
烟斗,隐藏在阴影里,
挑战慵懒的气息。

窥视有种穿透性的暴力。他努力
让自己放弃抽象或者晦涩的
身世。玻璃之外思想的气球,
长脚蚊的词语,那丧失的东西,
另外的面孔,都是半醒而完美的。
不像他,玻璃之内,一半的
生活都没有。他悲哀地看到了自己的
镜片,裂隙伸展他清醒的缺失。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

 

©2000-2019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