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马 ⊙ 露宿草原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没有核心的雾

◎古马






昨夜,马车拉走了一朵白菊花
车辙藏在你心里
雾藏好了大地的皱纹

我用歌谣藏起我笨拙的嘴唇



大雾留下场梦

磷火留下盏灯
为月亮指点迷津



浓雾中
两棵树
悄悄交换了彼此的位置

三秒钟,一只鸟儿没有理清的思路
已经被它们轻易改变



一只倏忽消失的老鹰
是一个汉子脸上的黑色刀疤?

我充满疑惑
雾    充满了那条峡谷



羚羊?
还是夺路的弯刀

被飞快划破的大雾后面
一株颤栗的花草
站在冷风中,用血泪
替我刚刚摆脱猎杀的惊魂
辩护——

时间,我并没有伤害过谁



露水是雾的银子
芦花是歇脚的店

芦花芦花
大风是你的命
大风催咱俩趁早上路
去贩羊毛



雾升起来了
带着鱼类冰凉的头发
带着以海为床的男人、女人
以及海水动荡不宁的床单
升向高邈的夜空

抱紧我
抱紧和我一道下沉的世界吧
——我像个遭到遗弃的孤儿,恳求着我的肉体



我嶙峋的瘦骨:想刺穿一切的树木
我不安分的心:要夺眶而逃的鸟儿

可我无法突破自己的局限
我的皮肤是忽松忽紧的雾
在我的皮肤下
积淀着
黑暗的腐殖质和一个时代多余的脂肪
——我几乎陷于绝望了

感谢有人从天外给我清新有力的一击
感谢我身上血红的太阳
——我正从这伤口释放自己
        释放光芒

2000.3.12~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3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