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华 ⊙ 夏日的坠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遗忘是一个错误的词

◎夏华



         春天的一种表述:剃头匠的暗喻


春天在逼近九澧街,春天在
逼近九澧街的第十一棵梧桐
梧桐下的年过五旬的剃头匠
在操纵一把黑色的……

剃刀。一地的落发和落须被
过往的人踩在脚下,这是一个
玩偶的春天。那么多的遗弃者和
祷告者走在冷色的刀锋边缘……

两个俨然从雪泥里滚爬出来的
乞儿,在剃头匠的身后的墙上
用脏肮脏的手指认着学会的汉字
一些落发和落须被春风吹进

被搁置的行乞的空盘。那么多的
幸福和遗忘的接受者
走在九澧街的阳光里
走在剃头匠和乞儿的夹缝之中

那么多的白发和白须在飘落
这就是这个玩偶的春天的开始?
剃头匠永远无法有着耶稣的
记忆,无法记住剃度的

头颅。鲜花店和蛋糕店的招牌
在提示这是九澧街而不是
耶路撒冷。一切富足者和缺乏者
在剃头匠的手中都变成

……邪恶的玩偶
……并需要怜悯

      

    夏天;骨折的左腿



被选择的逃避的方式----
有如六月失败的白蛇。没有
百合的花瓶多少有点缺憾
就象一个女人脸上的黑痣

继续下降的血压让医生和
护士深陷紧张而恐惧的境地
一只苹果为何剖开成两瓣
而不是三瓣或者更多

这不仅仅只是一只折断的左腿的
经历。那是上帝停留在右脑的
时刻。吉普车与一个黄昏  还有
一个酒醉的疯子和早已丧失的刹车

这是一个真实的夏天?让欲望和
装满柠蒙酸的杯子分开
冰箱里冻僵的鱼头已彻底
将那收起来的刀遗忘,或许
比一种死亡的速度更快?我无从

探寻一个唯美的理想主义者的
真实企图。倾听音乐的耳朵成为
一个无可否认的实事。痊愈的左腿
充满了悲哀和伤痕。那停留在
病床前的鞋,却无法停住这个夏天……


     盲者的秋天



盲者的秋天和碎裂的花瓶都在
凌晨的写作中变得单薄。蝴蝶的
睡眠抑制了整个房间的呼吸和
梦想。没有亮光的阳台就象一个

回忆者过去的局部。当诗写者用
左手写出危险的词语,送牛奶的人
正走在九楼与十楼之间。“当上帝的
允诺被旋转的楼梯送到十三楼……”

没有人告诉我怎样摆脱来自
第三堵墙之外的跳骚的呼喊
一个遗忘者不可能回忆起五年前的
秋天,在成都相遇大胡子诗人的细节

可怕的负罪感来缘于蛰伏童年
深处的那只被解剖的青蛙?或者
精神病院的外祖父的懦弱的仇恨的
眼睛?多年后的秋天我学会用

诗歌来安慰自己脆弱的灵魂……
超现实主义的舞者充满了信仰和崇高
五年前成都的秋天没有下雨,模仿
杜甫咳嗽的出租司机在暗示

这个城市始终会摆脱不了一种诗歌……
“灰星期三的红星路就象一条
旧披肩……诗人分为写诗的人和
诗人……”这是大胡子诗人的话语?

然而在如是一个盲者的秋天  一个
写诗的人将怎样模仿一个诗人朗诵:
“当上帝的允诺被旋转的楼梯送到
十三楼……当我看见窗外的花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9月

 

©2000-2021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