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衣侠 ⊙ 紫楝树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暗室”偷光记

◎紫衣侠



  “暗室”偷光记


    自从和“空中的书房”失之交臂后,我仍是经常留意登有房产广告的各大报纸,有时也到本地的网站上去浏览,几乎是掘地三尺。目的只有一个:买到一个小小的、便宜的,能给我独立空间、安安静静写诗、画画的小书房。
    有一次,我又发现了一个小房间。这个小房间在新区的某个小区,五楼,号称有32个平方,但实际上也就是一个大房间,一个卫生间,使用面积顶多20个平方吧。建筑面积大,是因为公摊面积多的缘固。
    去看了一回,房间里感到很闷的。房屋中介公司的人跟我明说了:这房子没窗户,没光线,是缺点。我感谢房产公司的坦诚。但正由于这个缺点,房子才便宜呀,办到好八万多块钱。要是窗明几净,诸事如意,像这样的著名小区,这样的周边环境,这样的物业管理,这么大面积的,至少要10多万!而且,还有一点我喜欢的条件是:转卖房子给我的人,他可以让我分期付款!
    两厢情愿,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生意做成了。
    在装修时,我注意到这房子也不是没窗户,而是气窗开在门的一边,起的作用便不大了。我把家里的旧空调拆下来,装进去,或许暂时能走到换气的作用。但也有人说空调没法换空气,只能制冷气或热气。管它,有聊胜于无吧。等一切装置停当,我躺在我的小画室里,用力地呼吸了一下:不好,我还是感到闷!
    并且,我一熄了灯,这房间里就漆黑漆黑的,外面走廊上的灯,即便照进来,也只能照到窗户或者虚掩着的门的一小块地方,房间内还是很黑!
    老实说,黑暗对写诗有好处,我的许多诗就是在黑暗中写出来的,我还发明了一种“灵感薄”,将硬纸板掏空成一条一条的,底下放纸,专供夜间摸黑写作。我一开灯就找不到句子和感觉。
    但是黑,却十分不利于画画——怎么看色彩和线条呢?
    怪不得前回物业管理的人来,称我的小书房为“暗室”!我心里暗自伤心。这也令我想起我在苏大摄影组时黑灯瞎火洗照片用的暗房!那真是伸手不见五指,极难得有红灯开一会儿照一下明。
    大活人不能被尿给憋死。于是我千方百计想方设法开始治理我这个“暗室”。
    先是找物管的人要求开窗,我宁可出钞票。但他们死活不答应。这条路走不通。
    我便在墙的身上打起了主意。
    我找人用冲击钻在墙上钻了几个并排的小孔,洞口的对面隐藏在我自己的空调线路后面,否则被发现了要罚款,还有可能被重新堵上;
    我在屋内连接房间跟卫生间的隔墙上装了一个排风扇,一进屋我就打开排风扇。这样外面的空气可以大量吸进来;
    我在气窗的上方装了一个可以调节角度的镜子,将走廊上的灯光反射进来。这样不仅亮一些,还可节约用电。这个小区用的全是工业电,平时要多付一倍的电费。
    古人曰:“凿壁偷光”、“映雪读书”,小时候一直用来激励我们学习斗志的成语,到今天总算派上一个实际用场了;尽管那镜子照下来也只有扇子大一块,而且光线也大打折扣。但,亮一点就会好一点。
    我的“暗室”渐渐地亮起来了;空气渐渐地流动起来了。
    我对我的“暗室”书房也渐渐满意起来。
    每到双休日,我就来到我的小书房,先洗把澡,换上柔软干净的衣服,然后冲一杯咖啡,再铺开宣纸,边上放一些参考资料,我就开始信笔涂鸦了。这是我近期生活中最快活的时刻。一般在这时候或者在这之前,我的心境都很好,情感也很平静,
    我幻想着,我要在我的小书房里,创造出不一般的精神产品。倘能如愿,这就是我朝思暮想终于美梦成真的小书房对我的最大贡献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