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衣侠 ⊙ 紫楝树下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吾家的猫咪

◎紫衣侠



吾家的猫咪

吾家的猫咪,半岁多了。关于它的一切种种,实在有说不尽的有趣可爱。
回想起半年以前,那是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我在我们这幢楼的西边沿河草地旁散步。这时,远远走来一个小女子,借河对面马路上的路灯光,我看到这女子大概只有十五六岁模样,她的两手拢着,似乎捧着一个什么东西。凑近一瞧,原来是一只极小的猫!当时我想,这小女孩好情趣,竟然捧着如此小的猫儿来散步。
女孩走进花圃尽头的一小门,过了不多久,就出来了。我再她的两手,垂着。猫呢?
“猫呢?”我问她。
“猫,我爸爸不准我养,我。。。”
“你把它扔啦?”我吃惊地问。
“我爸爸不准我养,我想养的。。。”她可怜巴巴地说。
低着头,她默默的伤心地走了。我却放不下心那只极小的小猫。才三月份,天气还很有些冷,它大概才刚刚离开它娘不久,它不会冻死吗?不冻死也会饿死。
走近花圃小门,一声声凄惨的小猫叫声果然传了过来。原来,小猫已经出了小门,躲往门外的墙根里了。
“猫,猫!”我弯着腰唤它。
又是一阵稚嫩的惨叫过后,它似乎听得有人跟它说话,开始“猫呜猫呜”地跟我搭腔。
在墙根的冬青树丛后面,我将它捧了出来。
这只猫真小,真瘦,捧地手上轻飘飘的。大概一直没能够吃饱吧,自从它离开娘肚子以后。
我将小猫抱回了家,准备先在家里放一夜,到明天再说,看看会不会有人要抱养。我一把它放在地砖上,它立刻就给我做了个拱腰、竖尾、倒退的漂亮动作。我立刻就喜欢上了它。
牛奶,鱼汤,干饭,稀饭,这只猫在我们家呆了下来,渐渐成了我们的宠物。
那时我们家还养了一只喜鹊。说是我要养的,其实是母亲喂得多。母亲烧猫食,总是要烧两份,一份喂喜鹊,一份喂猫;喜鹊给得少,猫给得多。好在它们两个人的味口还差不多,喜鹊更是什么都吃,饭吃,米吃,生的菜吃,咸的,淡的,很好喂的。有时猫咪吃不了,就又给喜鹊吃。
吾家猫咪长得很漂亮。最漂亮的是它的两撇流海,一左一右地分梳着,正好在眼睛的上方,象个小姑娘的脸。每天晚上,它都要跟我来到我拣到它的单元楼西墙的花圃草地边上散步。它奔跑,跳跃,爬树,躲在石凳子后面又突然冲出来抱住我的腿,全然忘了它当初被丢弃时的那夜惊魂。
猫咪从不在家小便和大便。我们家以前养过许多猫,都有过这样那样的不良记录,而这只猫咪是最干净的。每天带它散步的时候,它先找一块土层松软的地方,用爪子刨啊刨,刨出一个小坑,然后就开始将屁股朝着那个小坑,正襟危坐的小便或大便了。解手完毕,它又嗅啊嗅,刨啊刨,将土地弄平整,盖好,一副没事人的模样,重新玩耍开了。
一天,隔壁婆婆对我说,每天傍晚的时候,它都要坐在楼道口,望着你回家的方向,好象在等你回家。
可是我每天上班都很晚才回家,往往要超过八点,它难得等到我。是的,猫咪又没戴手表;做人的往往也会让动物失望。
我听了隔壁婆婆的话,心里有一种痛痛的感觉。
吾家猫咪极聪明。正看着电视,我说,猫猫,走,出去散步;它便抢在我的前边来到防盗门口,等我打开大门;
散步完了,或者风大想早点回家,我说,猫猫,走,回家。它果真从花圃里奔出来,径直往家里走,我则跟在它的后面。我怀疑它肯定听懂了我的话,不然不可能每次都那么灵验那么巧。
猫咪还瞎打误撞地“上”过一次网。一天晚上,我在家用笔记本电脑找稿件,我今年负责报纸的国内新闻版,顺便将QQ开着。猫咪则坐在我两腿上。一个旧友正好发信息过来,我正要打字回复,猫咪这时昂起了头,抬起它高贵的脚,爬上了我的笔记本电脑,并潇洒地踩了几下。我一看,不好!打了许多乱七八糟的字上去了,念上去简直狗屁不通!我哭笑不得,按了回车键,就将猫儿打的话发了过去。
对方不解地马上问道:“怎么回事呀?是不是学上世界语了?”
我马上道歉:“对不起,这是我家猫儿打的!”
“哦,猫儿打的呀,我还以为你改行写先锋诗歌了呢!”
猫咪趴在我身上睡大觉,也是它喜欢干的事。有时,它会再往上移几步,一直要将它的小面孔快要靠到了我下巴。两个脑袋挨在一起,在别人看来一定很有情趣。我伸手抚摸它的皮毛,一种柔软舒服的感觉传遍全身。
为了给它防跳蚤,我特意去宠物市场给它买了几个项圈。起初它不肯戴,后来趁它睡觉迷糊时给它戴上了,竟然又神气了不少,而跳蚤也几近绝迹。从此猫咪跟我们更亲近。
天气越来越冷了,猫咪的住房成了一大难题。放在家里睡觉吧,谁能保证它整夜不拉屎撒尿呢?而家里又没有猫洞;放在院子里吧,记得去年有零下七八度的,许多花都冻死了,它一定要冻得够呛。这样,一直是我的一个心病。
一日在迎春步行街古玩市场闲逛,忽看到一商店的廊沿底下放着一个小而精致的洋房,整个面积不足一个平方。尖尖的屋顶,棉花被做的外套。我正欣赏这是个什么玩意儿,圆拱门里边一条白狮毛狗伸着懒腰将头伸了出来瞧我——原来这是狗狗的住房!好漂亮、好洋气,又保暖。我立刻大受启发,忙问这狗狗的屋子是在哪儿买的。女店主说从外地带回来的。
回到家后,我立刻翻出以前的一个钢丝大鸟笼,它面积大约也在半个多平米,“屋顶”也是尖尖的,我只要用棉花布给屋子做个棉布外套就行了。
未费多少周折,一个漂亮的棉被屋套就做好了。把它往鸟笼上一套,留一个小门进出,吾家小猫也有了一个漂亮漫暖的小洋房。放在院子里的阳台下面,这个冬天就不会冻死了。
前几日到新区去办事,路过一个小小的杂货店。店里有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奶奶在守店。令我惊奇的是,店里生意不怎么好,冷冷清清,店门口却热闹非凡!有两只大猫、一只小猫同时在店门口跳跃戏闹,好不活泼生动!我被吸引住了,买了一瓶冰红茶,问老太太:老人家,你一个人养三只猫啊?
老太太说:一只都不是我的,全是那边大饭店的。
那猫儿怎么在你这儿玩呢?不回饭店去?
老太太说:我也不知道。我这儿难得有点吃的,大饭店里好吃的真是太多了,但它们就喜欢到我这里来玩。
说着,老太太亲昵地抱起那只黄灰夹花的最小的猫咪。两只大猫咪一左一右抬头看着老太手里的小猫咪;老太太怜爱地抚摸着小猫咪的背,眼睛看着两只大猫咪,夕阳下,那幅情景真是很动人。
我明白了,大饭店虽然不缺大鱼大肉,但所有的人都忙于生意,谁有暇真心关爱小猫呢?
老太太这儿虽然穷,但却拥有真正的爱。
原来,猫咪也是需要爱的。
人需要人爱,也需要爱人;
我无意中将一只猫咪拣了回来,也许是出于一种本能;
但猫咪平时对我的亲昵与守望,也是出自一种动物很纯真的爱啊!

2005,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