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巴 ⊙ 象形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阵风]:李就三访谈

◎渣巴




录音整理:渣巴

李就三是我卫校的同学。王小多结婚的时候,小多说就三从杭州回来了,也没上班,整天就折腾鼓风机什么的,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就想着走之前见上一面。我跟李就三的谈话,断断续续地,中间说到好多过去的事,我都删了。

渣巴(以下简称渣):小多说你最近在研究鼓风机,我的印象,你对机械一直挺迟钝的,我不知道你在浙江这几年的变化?

李就三(以下简称李):也没什么,混着呗,什么也没干,整天上班,哎,反正我现在,在家呆着吧,也不想回杭州了,先呆一年再说,杭州……,

杭州不是说,怎么说呢,就那样,不过有时想想杭州也挺好的,说酸的,我开始真真正正领悟到 “ 风景 ” ,就是在杭州,也不一定,要是当时我在另外一个城市,说不定也一样,讲不清楚,反正是在杭州,我感受到了 “ 山水 ” 。那一年我们在少年宫学画,早上抢位子,每天就骑自行车从苏堤抄近路,小多那天来,我还说天天就跟在明信片里样的,杭州没什么风,你知道,就剩西湖还平空空的,有几两的风,湖水就皱巴巴地起水皮,象是风把水都吹到一边去了,一边多一边少,就象整个水面翘起来斜到一边去了,你在苏堤上你也跟着是斜的,然后晚上我们再从苏堤回玉皇山,……

后来我做《湖的形式》其实就是从这来的,湖的形式有一张,借房东他们家的鱼划子拍的,给它装上水,他们家都多少年没用这船,老旧老旧的,木色已经吃灰一点看不出来,一边拍一边还船往外漏水,那一张最好,

我现在的工作方式其实差不多,拍树,动作大一些,缺钱,现在我一张照片都没放,上次小多来,我正好从我爸他们厂子搞了一批旧的鼓风机,正在头疼这些东西怎么收拾,他就来了,现在每个人都知道我在收旧风扇、鼓风机,都听小多说的,这些破东西把我头都搞大了,我已经烧掉十几个风扇了,搞不好,妈的,早知道就上个高中学点物理化学什么的,没办法,照着书上那么说的那么弄的,等到一插电,过一会儿它还是要烧掉,现在这个风墙,我叫它“风墙”,是我爸他们厂的电工帮我弄的,我爸的面子,要不然这八十个风扇你让我给它装到一面墙上去,肯定要把我逼疯了。我爸都请他吃了好几顿饭了,你猜那个电工,谁,你知道,就是以前追我们班上 “ 一枝梅 ” ,电力学校那个 “ 一刀切 ” ,他认不出来我了,这狗日的,活还不错,你看我现在这个风墙很好用,可以遥控,你看,这一排不是九个吗,总共上下九排,就九九八十一个,它每一个单独的都可以遥控,左右 270度,上下270度旋转,然后九个一排,横排和纵排还可以整体的调节方向,就现在这个样子,不移动这个钢架,我什么风都可以吹出来,微风、阵风、旋风都可以,没问题,就是暴风那种感觉做不出来,功率到不了那个程度,鼓风机贴边,基本上吹地面这些,灰啊、小草什么的。

渣:你这几张在农村拍的,是真风还是假风?

李:真风,噢不是,就是我的这个风。去黄栗树那趟给我印象挺深的,黄栗树是个农村,跟杭州也不一样,也不是说哪个好,就是他们俩不一样,我在杭州不是呆久了么,呆长了就厌,我跟小多说每天就象在明信片里似的,……你真是在一场风景里,你的抒情能力就会越来越弱,而不是更强,你忘了,或者因为别的什么事,你突然想起, “ 噢,这是在杭州,这是西湖, ” 你有一秒钟抒情,这一秒钟过了,然后又一样,你只有把前后都省略掉,才能完成一次你的抒情。好,你有一秒钟悲伤,你有一秒钟哀愁,你有一秒钟喜悦,但就抒情本身来说,这每一次都是重复,仅仅是形状不同。你有一秒钟是伤感的,你就说, “ 唉,我觉得,很伤感 ” ,但是你必须仅仅停留在此,抒情要求一个较为纯粹的素材,在你伤感的时候,你仅仅考虑伤感或与伤感类似的情绪,在你喜悦的时候你只是考虑喜悦,很多时候你其实喜欢深处其中, “ 享受 ” 你的喜悦或忧伤,其实这是一种乐趣。也有另外一种可能,可能更多的时候你是被动的,你不能动弹,你不能预知那个瞬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将要会发生什么,就象一场阵风,它完成了对你的偷袭,你被击中,鲜血流淌,一切看起来很自然,我们有喜悦,我们有困惑,这就是生活。一旦事情因为是被动,我们就更无辜,就更可以获得同情和原谅,抒情就更象是一种命运,生理反应越大,就越具有艺术感染力。

渣:听你这个感觉,你好象是在研究抒情,不是鼓风机?

李:鼓风机只是一个技术上的需要,我也不喜欢,主要是弄不懂,现在这个《阵风》,从某种程度上说,是回避技术的,但是我又需要通过技术,做点尝试,我就是想考察一下 “ 抒情 ” 是不是可以成为一个作品的内容,而不是它的最后性质, “ 这是一件重要的抒情性作品,什么什么, ” 很厌烦,

渣:抒情作为一种表达方式它是否可以是一个作品的内容?这一点我支持你,对这方面我也比较感兴趣,但是你如何去操作是个问题,有点象用画布去讨论画布,用影像的方式探讨影像问题,一方面这其中藏有捷径,另外它就是危险的,我想告诉你的是马格里特他失败了,马格里特是个例子,我们暂时可以不谈他,说你,就我看到的你这些个照片来讲,我还不能把它和你刚才所讲的愿望联系起来,我也不是说不好,我很喜欢,但是恰恰相反,我就是在抒情这个层面上接受它的,老实说,排除开照片、画布这种材料上显见的分别,我还看不出《阵风》比柯罗画的那个《莫特枫丹的回忆》,还有那幅叫,风把树都刮起来的那张,我看不出来你比柯罗提供了更多的东西,往死里说,就是风刮树的照片,恰恰是抒情。

李:首先一点,我觉得你不应该在照片上批评我,老实说照片只是我的一个记录手段,只是其中一个环节,你还不能说它就是《阵风》,这里面有我的原因,我做的还不够好,但我仍然觉得不公平,

渣:那我不通过照片,通过什么

李:你听我讲完,照片只是我的记录手段而已,你知道,他不是我的作品。《阵风》对于我而言,不是一次重复,不是一个情感的复制,它,它是我的思想,你知道,这一切都由我控制,我不是说这些风是我弄出来的,我不是在这个意义上说,我控制着这一切,我是说因为我争取到主动,我可以冷静地观察一次情感的慢慢发生,我可以预知将要发生的一切,它的肌肉、它的呼吸,或者尖叫,或者嚎叫,甚至我可以设计下这一切,然后我看到一次 “ 抒情 ” 的完成。在这中间蕴藏着各种可能性,无数的岔道和巷口,他们最后会到达各种各样的形状和色彩,但是每一次你都不会感动,你是个零,一切都从你开始,你不会受到伤害,也不会喜悦。你是个零,你知道吧

渣:我知道(齐笑),但是我在照片上还是看不出来

李:操,我都说你别看照片了

渣:那我不看照片看什么?

李:我不是说你别看照片

渣:那就是叫我看照片!

李:操,别闹!技术上,我的确不敢肯定,但我总觉得还可以改正,重要的是你怎么想,这是最最重要的,就是你的命题是什么,命题本身会提供给你方法和技术,

渣:你是说一个选择会带来它的自然结果?

李:不是一个选择,一个命题,你事先设定的命题,

渣:好,那么你的命题我就可以理解为 “ 抒情是否可以是内容的? ” 这没问题吧,那么,现在我的问题就是 “ 这个命题本身给你提供了什么具体的方法或技术? ”

李:没那么认真,我的意思是一个命题它会决定一种方法,就是说其实它已经给了你某种暗示,

渣:我们可以谈得具体一些? G-3-1-7 ?

李: 317,我跟小多去拍的,当时就想,那阵子是我对技术最迷茫的时候,之前我一直在拍我们楼底下的那几棵树,差不多从 G200 到,好象 G 三几还都是在小区拍的,你知道,这样拍,效果也还不错,但就跟你说的,它和我设定的命题没有什么关系,它也在某种程度上获得一些静物的性质,在抒情的范畴内,它得到了减少,但根本上还缺少一次革命,就是说,我为最后将要形成的,我还没准备下一个更宽阔的织体,我还没准备好,我还没有为一切抒情方式和它使用的种种修辞准备下位置,一个被讨论的位置,我必须进入一个更庞大的叙述或者议论之中,然后在其中我可以讨论抒情,使一种,或更多的表达方式成为你的内容,我设定的命题要求我进入一种伟大的历史叙述。这些我全明白,道理我全懂,但是在作品的最后形状,你做到能够保持原始命题的湿润和新鲜,这对我太难了,在去黄栗树之前这是我最大的迷茫,我也不是说黄栗树解决了我的问题,但是的确我在那段时间作了很多尝试,我摸到了一些个门。

渣:门,

李:我想尝试着做一些叙述的可能,你看这个,这是在那边一个林场拍的,当时正好我们找到一个森林边上,有几棵单独的树,往里面就是越来越一片一片地发黑了,然后我就想我仅仅对一棵树进行控制,我给其中一棵树吹风,我把一个场景里的一个单独组成独立出来,空气是统一的,光线是统一的,气质也是统一的,透视也是一定的,整个场景是完整的,原来它有多少优点它还有多少,它原来有多少缺点它还有多少,它的平衡是一定的,但是这棵被我挑选的树经历了阵风,这个远景、这个近景保有了它原有的命运,但是中景部分经历了一次抒情,这次抒情被我控制,就象一次转调。这种动作的分裂,可能会带领我们进入思考这种不合理。我要挑选一个抒情表面,同时给它提供一个位置,并建立复杂的异质的联系。

渣:我觉得还是有点意思,就是有种奇异现象,不舒服,象 PHOTOSHOP ,不过也不严重,很少

李:你觉得有点假是吧,

渣:也不是假,我暂时还有点说不太清楚,

李:我可能,理解你的意思,有这个原因会让你容易误解,我解释一下,就是不管最后画面怎样,《阵风》它是个完整的动作,这个动作是一贯的,至于这个动作它带来的视觉的不合理或等等其他异象,都不会在本质上改变通过这个动作所获得的语气。如果按你说的,这里面有奇异现象,但这是一个动作,或事件吧发生的结果,发生!发生的结果。它是针对前提的,从条件开始,它绝对不是拼贴,拼贴是针对画面的,在各种结果中建立关系,换句话说,它一旦离开象征,它的意义就难以实现,或者只是通过比喻获得一些模糊的或抒情,或讽刺的意味。我也不是批评拼贴,我只是不希望在这方面你对《阵风》产生误解,你知道。

(待续)

2001.

© 渣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