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梓 ⊙ 向西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回顾----1998年诗抄

◎叶梓




献诗

我赤裸着身子贴近三月的草
体内的河流
濯洗着遍布大地的忧伤
比血更红的忧伤
是我黄昏里突然消逝的羊群

落日下羊群走散
高原上叶梓长眠

千年之后,我小小的身躯
是否像一块暗含风雪的瓷片
1998,5,17
原载《星星》2000年第6期

在玛曲草原

今夜,我怀抱草原
在玛曲的月光下紧闭双眼
一任潮湿的静谧
随风四散
像一个王朝消失在历史风口的样子
一切都藏住了伤口

母亲,今夜我怀抱玛曲草原
我将不再回来
我将紧闭双眼
让远处帐房里的灯火辉映我的忧伤
1998,5,19

原载《诗刊·下半月刊》2002年第12期

两重性

离去的人像疯狂的掠夺者
带走我明媚的春天
却又留下一些暗痕
在空旷的内心里通向无风的往事
1998,8,9
原载《金城》1999年第1期

无月

今夜没有月光多好啊
我梳着你的黑发
让我们的黑夜从指缝间及早地流走
1998,8,10
原载《金城》1999年第1期

马背上的春天
                                          
牧歌渐起
马鞭飞扬,整个春天
回到一匹骏马的脊背上
鬃毛是花
马鞍是地
奔跑的蹄子举着青草的时光
溯回到一个远去王朝的苍茫地带
1998,8,19
原载《西凉文学》2001年1—2月号

秋天

我在秋天获取了爱情
月亮是我的新娘

火热的嘴唇吻着高原
河水哗哗的村庄
是她的嫁妆,也是我的幸福
月光漂洗的歌谣在八月的风中
吹过我的梦乡

秋天离去
还有我的新娘
还有我无比美好的爱情
1998,9,16
原载《人民之声报》1999年8月25日原野副刊

深夜,听树叶簌簌掉落

秋天把风关在门外
把枯瘦的树叶
赶回大地

是一对苦难夫妻途中的叹息吗
风雨的路上
忧伤占据整个美好的回忆时
风吹叶落
是否像一位心爱的姑娘
离开我小小的木屋
1998,10,9
原载《都市生活》2000年文学增刊

故乡

故乡是一幅不加雕饰的画:
疲惫的马啃着青草
失散的鸟寻找旧巢
父老乡亲们
栖居成一棵遮风挡雨的
大树
1998,12
原载《中国校园文学》1999年第3期

失题

时光是一朵久开不败的花
你是其中最动人的一瓣
我用蝴蝶的翅膀
飞向你
1998,12月
原载《中国校园文学》1999年第3期

伐木

伐木就是这样一个过程:
斧子如义无反顾的游子诀别了家园
然后又来怀念家园
1998,12
原载《金城》1999年第1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