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玉磊 ⊙ 高玉磊的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要做一个贫穷的人

◎高玉磊



  


       <我要做一个贫穷的人>  
    
    
  
                
    
    
  


     我要做一个贫穷的人  
   要贫穷的没有裤衩  
   像鱼一样 裸体  
   并拒绝上岸  
   我要贫穷而无知  
   要学老鼠 在每一个陷阱里死上一回  
   不呻吟 不乞求 不叫喊  
   要姿势难看  
   像死在荒原上的一只鹿  
   血肉和骨头七零八落  
    
   我的梦也是贫穷的  
   没有颜色 声音 厚度  
   我写下的文字也是贫穷的  
   代表不了更多的意思  
   黎明 只表示天刚刚亮了  
   黑夜 必定伸手不见五指  
   我要贫穷的没有思想和未来  
   尼采说 幸福就是适度的贫困  
   而我什么也说不出来  
    
   我要贫穷的彻底 纯粹  
   像索马里干枯的少女  
   没有乳房 语言 更多的鲜血  
   没有白色裙子和潮湿的目光  
   我要比所有的沙漠还要贫穷  
   贫穷的没有仙人掌 雨水 月光  
   只是一小堆沙子  
   风一来 便四处流浪  




        <等>



这样的情形不多
心情不好的时候 我
就去车站
看看等车的人 长短不一的
目光
看风儿把杨槐树叶轻轻压低
晚上十点钟以后
站台就空了
我就站上去
朝两边 望望


                       2002年 1月6日

        

《我和王小菊走在彭城路步行街上》








    细雨飘飘。我和两个台湾人在徐州一家洗浴中心,靓女款款而来。台湾人左拥右抱,唯我怀中空空。忽然,一女子从我眼前飘然而过,欲上楼梯时,对我回头一笑,女子被一个粗壮的男子牵上了二楼,我的心里一下暗淡了。晚上,送走台湾人,在步行街的灯影里,我独自走着。









行宫是乾隆的
戏马台是项羽的
状元府是李蟠的
断墙上的口号是毛主席的
半山腰上的石头是苏东坡的
下午 和王小菊走在彭城路步行街上
我一一介绍这里的景色
做为太平洋洗浴城的头牌妓女
昨晚 轰轰烈烈干了一夜的王小菊
毫无倦意
而后 我一字一句的说
王小菊是谁的
她回眸一笑
露出了雪白的牙齿








                               2004年





   [猪 ]  
  
    
  
  
  
  
  猪  
  为什么该报以掌声的  
  给的却是砖头  
  
  猪  
  桃花潭水深一尺了  
  李白走后  
  我要做一个深不可测的人  
  
  猪  
  在吃你的肉喝你的血之前  
  我是赞美你呢  
  还是歌颂你的父母  
  
  猪  
  火炬已经从美国传到了北京  
  那些饥寒交迫人的火炬  
  是由谁来传递的呢  
  
  猪  
  我带你去南京路逛一逛  
  你猜  
  是看你的人多呢  
  还是看我的人多  
  
  猪  
  朗读三十遍毛主席语录  
  果真能成为  
  那里面的文字吗  
  
  猪  
  明天是否会更美好  
  
  




             《我在一张名单上添加了自己的名字》 

汪月、周生、王雨恒、董庆成、董学新、姜小东、许佳圆、王冠玉、王远鹏、王颖、高璐璐、张效城、侯亚男、解宇、任梦、孙启彬、李伟坤、张义晶、张士帅、王珊珊、马微、孙忠佳、李佳臣、董继成、李一凡、杜宪哲、汪继远、杨承雨、杨芳雨、李帅民、徐慧慧、刘伟、常琨、张义博 贾志博、刘璐璐、佟欣、周进、曾凡良、魏蒙蒙、胡凤南、曹丽丽、关西雅、薛莹莹 高玉磊 张红雷、崔红伟 杨昆、李爽、杜美娜、曾庆娟 刘恒达、王丽、刘洋洋、陈艳、王宗其、刘洋 李爽、孟凡绪、周广瑞、孙玉强、郑旭、王雨、孔令雪、董向前、王远成、闫海玉、甄忠强、孟乔、王红玉、曾庆明、刘永新 宁新、陈金秋、徐幽楠、刘美玉、张晓丹、孙忠齐、程金秋 王艳红、王喜艳、杨昆、邢昌俊、王广华、孟欣、朱琳琳、董新新、孙彬彬、孙守冬、孔令雨、陈思娜、孙佳兴、高宪伟、崔宏伟、王新、曹丽、徐梦阳、周迅  

                                   ----纪念2005年6月沙兰小学遇难的孩子们

                                
                                                                                          写于2005年 









--<我的导师是一条狗>



导师不多言
不笑
三日必洗一次澡
导师热爱蝴蝶 草地
冬天的阳光
导师不签名 不散发相片 不耍小把戏
不到处演讲
导师不穿鞋子
远离猫
导师有时会私藏骨头
导师从不说 人是万物的尺度


<鸽子不飞>




鸽子不飞
凡是长翅膀的都不飞
石头 桌子 白菜 墨汁
木框里的灯
也不飞
坐在鱼缸的外面
阳光照下来
我老了
胡子拐弯
拐弯 戴狗皮帽子 迈小步
舌头尚能舔水
对面那个倚着门框的大屁股女人漂亮年轻
依旧



     < 鱼 >


                

我不停地给鱼缸添水
到了我二十七岁那年
一只熊站直身子说
你他妈的烦不烦
我改在半夜添水
还是被发现了
熊拳打过来
我身上有了一个大窟窿
只要低头 就看见肠子飘动
此后 我偷偷咬破手指
挤出身体里的水
另一只熊 已经老得不像样子了
它爬过来对我耳语
鱼缸一直在漏水


..      ..

    


     <飞翔>





飞翔 飞翔 飞翔
这是三个词
虽然都很像 但有着不同的翅膀
飞翔
是坠落的开始
飞翔
从来都是向下的
第三个飞翔很难表述 像来自于一种
神秘的声音
现在 不妨试着读一下
飞翔




.....................




          天空



                      
茫茫草原上从来都没有鹰
你看到的
只是一些人的影子
倒映在天空上




《水》
        



火车晚点7分钟
瓶子碎了
黑布染白 苹果滚动
火藏于薪中
一片叶子和另一片叶子的不对称
蝴蝶标本展
石落阴沟
淮海西路无人走动
一条狗跑起来
水还是没有流淌













<潮水散去>



潮水散去 云朵散去 枝叶散去
山谷里的烟尘散去
鸟儿散去
雪花 钟声 星星散去
鱼在浪花上散去
一个石头和另一些石头散去
旷野和荆棘散去
碑 璧 釜 帛 磬 鼎散去
苏小小的笑容散去
烟花三月的
扬州散去
江州司马青衫湿散去
扛着米粒的蚂蚁散去 野兔
和牛羊散去
行军九日思长安故园散去
道路和黑夜散去



[城墙下]


城墙下
你和他的名字还在青砖上
不远处 树林里有一片空地
鸟儿进进出出
背靠着城墙
几朵白云飘了过去
你像往常一样闭上眼睛
整个世界
都被关在了黑暗的外面
每次都会醒来
你低着头
像一颗流星那样离开


`<裸体>



    谁来告诉我
    何时才能走出缀满星光的黑夜

        



水流过 风
越来越远
石头的上面有更多的石头 还有 更多的泥土
在不断地聚集
漆黑的将永远漆黑下去
忽然
一些草在前面走失了
火光一闪 火光只是一个
不穿衣服的词







<九月九日寻王小菊不遇>  

  

  

  不登高 过小巷 有风  
  屋红酒香 三三两两妓女指方向  
  路在他乡  

  
           <王小菊和海德格尔>

  

  

  王小菊一点也没有妓女的样子
    矜持 羞涩 走路不扭屁股
    一百年前 兵荒马乱 战火烧红薯 她就
    笑不露齿
    在唐朝 她眉低目敛
    怀抱琵琶 乳房若隐
    若现
    海德格尔自斟自饮:灵魂就是未出场的
    东西 但迟早要登台
    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
    王小菊不争论鸡蛋和鸡蛋壳的暧昧关系
    先有铁皮箱还是先有绿色的
    老鼠屎
    海德格尔拍着肚子说 人要诗意地
    栖居于大地
    王小菊回眸一笑: 回廊四合
    掩寂寞 碧鸳鸯对红蔷薇

 


  
        <活 着>





两只黄鼠狼
一只住城南,一只住城北
城东住着一只母鸡
多年以后,我才发觉
我是一只公鸡
住在城西
为两只黄鼠狼活着





《你的1974》  
  
  
  
  
  终于 你低下了头  
  低到了一缕阳光够不到的地方  
  那儿 狗尾巴草疯长  
  像蕴藏在内心的天机 有了  
  通道和铁轨  
  夏天 一个诗人来了  
  他的草帽 陷落在草丛里  
  一朵云和另一朵云相撞  
  才会有天空  
  有什么是不能沉默的  
  
  终于 你低到了  
  我的想象之中 光芒的  
  另一个侧面  
  向日葵 低飞的车厢 虫子排队  
  灵魂的影子 渐渐被一场大雨收回  
  在没有情绪的情绪里  
  没有节奏的节奏是否也是一种节奏  
  1974年是坚硬的 有着沉重的壳  
  那一年 我两岁  
  面对漆黑的窗口 我笑了笑  
  
    






            

             《这一年冬天》  
  
  
  
  
  为什么 要骑着馒头行走  
  经过盛开的村庄 石头 鸟鸣  
  为什么 火焰在灰烬上摇晃  
  山林浮现 烟飘过去  
  为什么 鸽子一次次地向下飞翔  
  在床上安眠的是小床  
  为什么 梯子上面插满了旗帜  
  每一条道路都是一座深深的坑  
  为什么 一些猫在围墙下合影  
  天桥下他解救了白纸上的灰尘  
  为什么 殡仪馆的门已经不朝南了  
  雪落满了乞讨者的碗  
  



《沙子》    

      

                                  

      

       你说你是一粒沙子  
       任由风吹    
       所谓缀满星光的黑夜 只是  
       一层潮水的覆盖    
       你不相信一朵花  
       能打开这么多的光阴    
       也不相信一列火车能开出黎明    
       那只是长一点的句子    
       一个乏味的比喻:  
       一双加长的筷子  向大海的  
       深处延伸    
       等一只萤火虫飞过之后    
       我指了指天空  
       那里有四千亿颗恒星    
       加上你才能算是整个银河系    
       又忽然想起 难道  
       我和这么多的狗尾巴草    
       都在银河系的外面    
       我真得不知道 怎样去安慰  
       一个失意的人    
       记得最后我好象说    
       有一天我老了 也是一粒沙子    




《一夜之间发生了什么》  
  
  
  
    
  鸟在树上  
  鱼在水缸里  
  交通警察在马路上  
  送牛奶的人还是骑着一辆破车子  
  循环场的电影  
  还是深夜里的那一句台词  
  一个穿着黑裙子的女人说  
  我要走了  
  
  一夜之间发生了什么  
  我说 能不能把第二枚扣子  
  缝在我的口袋里  
  母亲张大了嘴巴 像是受到了  
  惊吓  
  我的解释让母亲更加不安  
  我说 难道我们一生的事业  
  就是让树在马路的两旁排队  
  


  <我家的猫死了>
  
  
  
  


  我家的猫死了  
  死并不是一件很稀罕的事情  
  但我家的猫死后没有墓地  
  我申请过许多次了  
  速冻饺子供应商以土地奶油味的名义  
  拒绝了许多次  
  为了我亲爱的猫风光无限的体面的离去  
  我在昂贵的电视里 露出了脸  
  我只说一句;我家的猫死了  
  在烟厂老板的儿子当主编的报纸上  
  我说了三百多句:我家的猫死了  
  我还在产权象征性的属于我的肉体上  
  套上新买的白色衬衫  
  在上面一前一后各写了一句话:  
  我家的猫死了  
  我该怎么办  
  






        <时光>

  

    

  我说 时光  
  时光就飞了出去  
  我说 王小菊  
  王小菊就飞了出去  
  我说 河流 石头 水稻 杜鹃花  
  这些也飞了出去  
  总之我说什么 什么  
  就会飞出去  
  一扇沉重的门就要关闭了  
  我希望啊  
  我也会从谁的嘴里飞出去  
  而不是被关在血肉模糊的  
  城堡里  

  

 


           < 坐在车厢里朝北边望 >


    



刀削的脸
黑暗中离去的鸽子 抛出
另一个铁轨
界碑结冰 草丛里一双洁白的腿
蝴蝶飞过 漆黑的山洞
在高处 有火柴盒
橘子不发出声音 男人看旧报纸
一只红色旧箱子 62公斤
微鼓
锁眼上塞满了泥土
在咖啡屋的后面 它停留了一夜
栅栏里有羊 牛 有狗 有微风
一盏灯亮着 远远地 像洞口
米沃什说
各处没有地震 干旱或是洪水
甚至遥远的外省也没有战争进行

房子低矮
一只蚂蚱跳跃 玉米弯着腰
狗尾巴草
在乱石堆里 我朗诵
茫茫草原上 从来都没有鹰 从来
都没有鹰
你看到的 看到的
只是一些人的影子一些人的影子
倒映 倒映 倒映在天空上



《蝴蝶》





两只蝴蝶 在花园里翩翩起舞
好象它们的存在
就是给我们跳舞看

当黑夜来临的时候
一只蝴蝶向南飞
一只蝴蝶向北飞





<拐卖诗人>


                  



拐卖房子 铅笔 口哨
小偷 月亮 星期二
拐卖我的指甲 屁股 飘上去的眼泪
鸟笼子
拐卖老鼠 轮胎 茅坑 匈牙利舞曲第五号
牙刷 窗帘 鸡眼
楼梯 凤凰 李白乘舟将欲行
拐卖邮编221003
拐卖雪 火柴 火焰 火星  
火葬场
拐卖汉字输入法:贫苦人类颗粒肥料
节日发射迪斯科解放咖啡
酱豆腐打开副教授

拐卖看这首诗的人


      



     《 深夜出门》  
  
  
                
  
  
  
  深夜出门 去的是公园  
  二十年前那林子里有坟头 每次经过  
  抬头只看一眼 便脚步匆匆  
  坐在冰凉的台阶上 我心里很干净  
  有一片叶子从黑暗中掉了下来  
  也许是坚持不住了 也许  
  是为了让我看见  
  







        

     <倾斜>  
  
  
  
  
  我试图画一条线  
  在你们能看到的地方  
  多数时候 我的两只脚  
  踩在线的两边  
  当脚都在一边的时候  
  另一边就是倾斜的  
  我对世界的认识  
  仅仅停留在一条线和  
  它的倾斜上  


    




  

  

         <星期六>  
  
  
  
  星期六 下午 时有阵雨  
  一部老电影  
  列宁在1918 我躺在墙角的竹榻上  
  醒来后  
  列宁还在1918 他手势有力  
  声音铿锵  
  像是把一些梦里的人叫醒  
  他的嗓音渐渐沙哑了  
  站台上 一群神色黯淡的人  
  目送他上了一列火车  


  
   <山岗>  
  
  
  
  
  我站在山岗上向远处望  
  发现  
  除了空气和风  
  什么也没有  
  
  这就是我多年前  
  翻箱倒箧辗转反侧梦寐以求青草簇拥花儿开放的高高山岗  
  
  
  
  
  


<关于稀饭>


        



生活就是稀饭 当然了
也可能是青菜 青萝卜 胡萝卜
一个诗人说 生活就是网
但网不住鱼
生活也不一定就有浪花
有时是沉寂的 像一根火柴棍
燃烧后所剩余的部分
下午 遇到了一只猫
我们小心谨慎 彼此投掷冰凉的
目光
后来 我忍不住说了早晨的事:
我占领了两家精神病院
我把坐落在郊区的一家献给了庞德
另一家献给了凡高
生活有时是可笑的 就像你的某些
想法
从那么高的楼上往下跳
但最终会落进稀饭里


《抱着一张相片的十二岁女孩在天桥下》  
  
  
  
  
  一座桥在飘  
  桥上一列长长的火车在飘  
  再往上 风筝 云朵 月亮  
  风也在飘  
  而父亲在你小小的乳房上飘  
  还有我 一点点地从你身边  
  飘过去  
  跪是站的姿势  
  就像你在河边扔出去的小石子  
  水花是水的姿势  
  天慢慢地黑下去了  
  你的双膝怎么也压不住这渐渐飘上来的  
  城市  
  


    《我终于在河边发现 》  
  
  
  
  
  一个石头 另一个石头 一群石头  
  可能还有更多的石头  
  

    



  
      [小街]  
  
  
  
  
  酒醉 风起  
  雪白的灯光从世界的另一边  
  照射过来  
  穷人都回家了  
  我被一场大雨所包庇  
  
  
  
  [菲菲的地下层]  
  
  
  
  
  你必将看到  
  地下一层  
  菲菲的透明丝袜 没有了旋纽的  
  收音机 浪花牌海水罐头  
  地下二层  
  停靠着一辆列车 没有站名  
  一节节车厢没有尽头  
  地下三层  
  大门紧闭 封条上说  
  这是一个流行狗熊的脸和猫爪子的世纪  
  地下四层  
  住着菲菲的三姨 三姨只是一个称呼  
  可以想像成狗 鸟 一条绕来绕去的蛇  
  还可以是一些流水  
  地下五层  
  下着小雨 菲菲的一段岁月被淋湿了  
  上面开着几朵白色的花  
  地下六层  
  生锈的牙齿 骨头 过期的子宫 铁皮箱里  
  储存着一只小老鼠的叫声  
  地下七层  
  报纸堆积 苍蝇们在上面寻找着廉价的  
  墓地  
  地下八层  
  大木梯子和小木梯子 脚印  
  都在小木梯子上  
  地下九层  
  被一个叫高玉磊的人所占据  
  不吃不喝 也不走动  
  地下十层到十七层  
  昏迷了千百万年的树木 它们有许多叫法  
  煤 黑夜 记忆 天使的一小片梦  
  地下十八层  
  是地狱 过去是这样说的  
  现在很安静  
  像是要等待一个人到来  
  
  
  
    [旷野之上 ]  
  
    
  旷野之上 与一个人决斗  
  先要决出爱情 以及爱情的肉体  
  一个女人的归属  
  她的忠贞不渝  
  她的牙齿曾陷落过一个城市  
  
  要决出岩壁上一层层湖水 它的蓝和绿  
  幽闭的灵魂飘然而出  
  要决出墓碑的百年孤独 一棵枣树  
  和不远处 风雨中的茅屋  
  
  要决出十七世纪的马车一辆 冰封的  
  城堡  
  要决出城堡里的幽灵 在剑鞘上醒来  
  两只蝙蝠 沿着一条河沿着成群结队的  
  歌声一直向北  
  
  要决出一个夏天 夏天的杨树林  
  凉风从山谷里来  
  凉风从一只羊身上滚下来  
  要决出两只蟋蟀 穿过枯黄树叶和  
  阴影  
  把叫声运送到大片大片的西瓜地里  
  
  最后要决出一个诗人  
  他必须流亡 他  
  衣衫褴褛  
  他背负着襁褓里沉睡的祖国  
  从地狱的站台到  
  天堂的屋顶  
  
  
  
  
  
  
  [如果你想要]  
  
    
  
  如果你想要 你就拿走吧  
  我的行李 书籍 我的钢笔  
  我流浪于街头的那一盏  
  仍然完好无损的路灯  
  还有 我的血液 骨头 我在相片里的  
  笑容  
  歪歪斜斜的影子  
  
  如果你想要 你就拿走吧  
  我不甚宽广的爱 恨 羞耻  
  一个下午的忧郁  
  还有 我远方的路  
  路的高低不平  
  高的是山冈 低的是湖泊  
  
  如果 你还想要 你就拿走吧  
  我的睡眠 记忆 来世依旧卑微的  
  灵魂  
  还有 就是这一张白纸  
  写满了我本不想说的话 一些孤独的词语  
  临时的集会  
  也许我死后 它会从你的手中流传  
  但这已经和我无关  
  
  
  
  
  [淮海路上有376棵梧桐树 ]  
  
  
  
  淮海路上有376棵梧桐树  
  有86棵是半死不活的  
  
  楼梯里有13张蜘蛛网  
  7楼的那一张 有一个多星期  
  蜘蛛都没来上班了  
  
  舞女王小菊接了198个客人  
  只有两个是行为异常的  
  
  雨下了三个晚上 填满了300个洞穴  
  其中有一个洞穴是我二叔的  
  我二叔是一只瘸腿的狐狸  
  
  精神病院里有406个病人  
  有203个男病人 有203个女病人  
  
  38列火车从田野上开过  
  34列拉的是人 3列拉的是煤  
  有一列拉的是坦克  
  
  
  
    <钟声超过七下就是一种喧嚣>  
  
  
                                    
  神 魔鬼 国王 僧人 砍柴的人 骑马的人  
  打铁的人 王氏 李氏 孙吴氏  
  他们还在那儿  
  有座的就坐着  
  三千年后 海水泛滥  
  之前  
  钟声超过七下就是一种喧嚣  


  
      


      〈关于吴小琴〉  
  
  
  
  
  
  吴小琴说 你再招惹我  
  就把太阳摘下来  
  塞到你裤裆里  
  吴小琴是笑着说的  
  后来 我学着吴小琴笑着说了一遍  
  又哭着说了一遍  
  又面无表情的说了一遍  
  又红着脸低着头跺着脚说了一遍  
  又语气沉重地和语气轻柔地各说了一遍  
  无论怎样说 吴小琴都不能在这个世界上  
  摘太阳了  
  我时常去看被吴小琴救了的那个孩子  
  他走路不稳 耳朵不灵  
  见到我就只有那一句磕磕绊绊的话  
  爹 爹 你 你 你 来 来 了  




       <今日说法>

                    
主持人的嘴 嘴里的牙
牙里的蛀虫
虫嘴里也有牙 不停地上下击打
别以为这是颤抖
这是笑





《屋檐上的鸽子》  
  
  
  
  肯定有什么动静 猫  
  一改往常的慵懒 贴着墙根  
  采取半蹲式的姿势前进  
  这时 一群鸽子落在了屋檐上  
  我就被暴露了出来  
  它们接头交耳 像是对我评头论足  
  一个诗人说  
  鸟儿是因为人类的某些缺陷而存在的  
  黄昏来临  
  我走进了一所房子 四壁空空  
  在月光进来之前  
  我已经熄灭了很久  

  
   《一只壁虎 》  
  
  
  
  一只壁虎的出现  
  没能让我惊讶  
  我依旧喝茶 读书 照镜子 并想着远方  
  一个一想到什么就害羞的女孩  
  此刻 两只蚊子离我不远  
  不知道 它们是怎样抑制住  
  内心的狂喜  
  等待 有时是难以捉摸的  
  就像我离开房子  
  把时间交给壁虎  


   《红旗飘飘 》  
  
  
  
  
  
  红旗飘飘  
  瘦瘦的李老师  
  在小学校的操场上说  
  我们要鄙视金钱  
  全班同学中  
  就我听了李老师说的话  
  如今 我已经三十多岁了  
  还没娶上媳妇  
  不过 李老师也没娶上媳妇  
  
  红旗飘飘  
  我也飘飘  
  我还是想对你们说  
  我们要鄙视金钱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  
  
  
  
  她拉着另一个女孩的手  
  而一张脸留在了空中  
  嘴唇微微张开  
  眼眶 如两个深深的黑夜  
  我的目光迎了上去  
  只能填满黑漆漆的一个  
  


                      
  
                
              《放弃》  
  
  
  
  我开始放弃的是  
  一个女人的舌头 崎岖的小路  
  鲜花 松树林里的墓  
  一只蝴蝶从草地上飞出去  
  黄昏下的阳光 它在贝壳上的折射  
  也是多余的  
  我放弃了理由 窗帘 床 放大镜  
  向日葵 圆规看守下的  
  两条狼狗  
  我放弃了沐浴 用脸盆替代游泳  
  放弃了车厢 有蛋壳代替速度  
  我放弃了“从前”这个词  
  我放弃了黑 黑暗 黑暗中的眼睛  
  黑暗中眼睛上的脸  
  最后 我放弃了平静的湖水  
  一首诗的结尾  
  
  
            
       <甘蔗>
  
    
  
  
  
  买了一根甘蔗  
  我和我三岁的女儿一起扛着它  
  其实 要说扛  
  是她用小小的肩膀扛着甘蔗头  
  而我用手提着甘蔗尾  
  我们就这样扛着甘蔗走过菜市场以及  
  菜市场门口一个卖奶油蛋糕的老奶奶  
  我们扛着甘蔗走过梧桐树以及  
  梧桐树遮掩下的教堂和围墙  
  我们扛着甘蔗走过小桥以及  
  小桥下哗哗的河水  
  我们扛着甘蔗走过婚纱摄影店和  
  拐弯处一个名叫希望的小书店  
  我们扛着甘蔗走过三只飞翔的鸽子和  
  它们投下的三声响亮的鸣叫  
  我们扛着甘蔗走过铺着大理石的广场  
  以及喷水池里湿漉漉的美人鱼  
  此刻 我们一路春风的扛着  
  骄傲的扛着  
  此刻 她晃着两条小辫子  
  还不时得回头朝我乐呵呵  
  此刻 她好象忘了她的母亲  
  已经远离我和她的  
  一个爱咬嘴唇的女人  
  
  
  
  [玻璃的叫声 ]  
    
  
  
  玻璃上落了一些风  
  落了一些雨  
  落了一些不明身份的指纹  
  一块布 假设它是干净的  
  玻璃后面的阳光就会渗出来  
  可以照见影子  
  谁丢失的灵魂  
  
  渐渐地 玻璃上出现一扇扇  
  窗户 打开的和关闭的样子  
  以及屋檐下 淋湿的文字  
  下落的叶子 自行车的铃声和  
  一个骑自行车的人  
  
  麻雀从一棵树挪到了另一棵树  
  透明的玻璃门就开始呈现  
  沙发上猫的午睡 此后  
  一个送牛奶的人逼迫玻璃交出了  
  沉默  
  玻璃的叫声 开始向远处传递  
  
  
   [我说豹 ]  
  
  
  
  我说 豹  
  带上你的孩子 跟我走吧  
  和我一起穿越这干旱的荒原  
  
  我说 豹  
  放慢你的速度  
  过于的快 会惊扰死神的午睡  
  既然上天不能给我们以翅膀  
  但我们可以像两只鸟一样在河边  
  散步 并谈论鱼和天气  
  
  我说 豹  
  你可以给自己起个名字  
  同样 也可以给孩子起个名字  
  不要着急 在没有想好名字之前  
  你可以先喊它们 亲爱的  
  就像我喊你 豹  
  
  我说 豹  
  我不想和你谈论鳄鱼 以及  
  与之相连的怨恨  
  尽管你也知道 千百年来  
  它们一直不动声色的潜伏在那里  
  睁大眼睛 流着莫名其妙的泪水  
  豹 你注意到  
  死一样寂静的河水了吗  
  那里的浑浊和油腻直接抵达一种晕眩  
  
  我说 豹  
  太阳下山的时候  
  荒原就会是一本书的黑白插图  
  日子也是这样的  
  彩色渐渐会被阳光收回  
  又随时会被一双粗暴的手撕去  
  
  我说 豹  
  带上你的孩子 跟我走吧  
  
  
    
  
  
  [梭罗和我]  
  
    
  
  
  
  
  梭罗在瓦尔登湖洗澡  
  我在浴缸里游泳  
  
  梭罗的小木屋旁住在鼹鼠  
  我的隔壁住着两只苍蝇  
  
  梭罗在入冬前建造好了烟囱  
  我在入冬前补好了鞋子  
  
  梭罗早晨推开窗户说 咦  
  我早晨推开窗户什么也不说  
  
  梭罗放弃了女人  
  我是被女人放弃  
  
  梭罗晚上读伊利亚特读圣经读莎士比亚  
  我晚上读红楼梦读李白读毛主席语录  
  
  梭罗说没有兔子和夜莺还能叫田野吗  
  我说没有女人和啤酒还能叫生活吗  
  
  梭罗的裸体是瓦尔登湖的裸体  
  我的裸体是把屁股暴露在外面  
  
  梭罗用钓鳕鱼的钓丝测量了瓦尔登湖的高度  
  我用身体测量了新世纪大厦的速度  
  
  梭罗说 到你的内心探险去吧  
  我说 到我的内心探险去吧  
  
  
    
   [宋老师 ]  
  
  
  
  在我名字上面的红色数字  
  我用黑色的笔把36描了下来  
  重新拿回试卷的宋老师当着  
  全班同学的面说  
  高玉磊 你是个什么东西  
  
  十三岁的那一年 我就已经清楚  
  我不是一个好东西  
  多少年了 也无人认领  
  看在宋老师曾经用自己的钱  
  给我买了两次饭票的份上  
  我默不作声  
  但我用另一种方式报复了宋老师  
  我名字上面的红色数字越来越小了  
  先是26 后来是6  
  最后归于了零  
  
  如今 我偶尔会想想宋老师  
  只是她永远也无法知道  
  她的一个学生 现在  
  是多么的有出息  
  宁愿整天饿着肚子  
  也不愿像狗一样地  
  跟在一个什么东西的后面  
  
  
  [墓地 ]  
  
    
  
  
  先有的一条小路  
  而后有的墓地  
  就像先有一个婴儿的啼哭  
  后有了夜幕上大大小小的星星  
  
  墓地不是我们想象的那样沉寂  
  时常会看到一个满脸雀斑的女人  
  扶着一座碑 哭一阵子  
  还有一个瘦瘦的男人 他说他是警察  
  他还要回去  
  老人和孩子总忍不住笑  
  这样的事情 通常会出现在上午十点之前  
  
  下午三点以后 诗人  
  就会到来  
  这就是我们想象中的沉寂的墓地  
  他总喜欢多说话  
  
  晚上 几个虫子爬来爬去  
  上坡爬 下坡也爬  
  有时 会搂着狗尾巴草叫一阵子  
  
  深夜 只有风  
  
  
  
  
  
  
  
  
  
  [如果你不允许,我也要忧伤]  
  
  
  
     一  
  
  
  
  我怀疑 我已经是一小撮灰  
  再也没有了燃烧的力量  
  我怀疑 我的身体已经空空荡荡  
  灵魂远走了它乡  
  
  
  
  二  
  
  
  
  
  我搬来一把小椅子 还像从前  
  坐着 小手背在后面  
  夜风很凉  
  像一道道白色的墙  
  隔壁教室 死去多年  
  年轻的女教师  
  把绸缎一样的身体摆好  
  她告诉我 哪一个部位  
  可以发出“咪”的音  
  
  
  
  三  
  
  
  
  
  一场夜雨 向日葵折断了  
  一定有无法承受的  
  黑格尔说 你走吧  
  你走不出自己的皮肤  
  天还未亮  
  一个拾破烂的老人出来了  
  他的眼睛里  
  有我童年的影子 黑色的光  
  
  
  
  四  
  
  
  
  
  告密者们啊 我的告密者  
  曼德尔施塔姆 在俄罗斯  
  被捕 流放 红白两方的队伍关押  
  一九三八年 你死在冰冷的集中营  
  窥视你的人  
  双目已生锈脱落  
  唯一活着的告密者 就是我呀  
  千里之外 我拿着你的诗稿  
  对心怀叵测的人说 这就是证据  
  曼德尔施塔姆啊  
  如果你不允许 我也要忧伤  
  
  
    
  <乳房>


她关闭了身体 不再柔软
像一朵花 收紧了茫茫夜色
不知道在什么时辰
一只鸟叫了两声
女人朝黑漆漆的门望了望
为什么是这样子的呢
不是说 如果有愿望
水就会流出方向吗
夜深了 女人吹灭烛火后
再也不愿藏起乳房



<为什么我还活着>


如果你吻我 此刻
我就会死去
如果此刻 想让我死
你就吻我吧
此刻 如果你有了吻我的想法
那么死是多么的另人向往
如果 你吻后什么也没有发生
可以肯定 死去的不止我一个人

<坠落>

    


屋檐下
骨瘦如柴的少年把目光
一点点递给我
世界是什么
世界是盘中的食物
吃下去 世界就在你的肚子里
一个破书包 装着我的童年
下落不明的 还有一双黑白分明的
眼睛
楼梯在黑夜的高处蜿蜒
我吹亮口哨
让至上而下的黄鼠狼从容的避开我
我不知道 它在上面究竟都
忙碌些什么
就像跟随这座下降的城市
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什么时候
着陆
我能理解 人们给城市按上了
一个词:飞翔
为了承受某种绝望
他们抛出了我 让我自由坠落







《一些菜》







黄瓜茄子萝卜洋葱辣椒土豆冬瓜
篮子外面的番茄
是多汁的
下午 自鸣钟响了两下
有人喊 土豆 土豆
土豆
洋葱晃悠了一下
土豆没有动


 

《夜里三点半》


夜里三点半
突然就醒了
有点莫名其妙
我去了街上
星星不知去哪了
路灯还在
淮海路上空空荡荡
一辆运沙子的马车跟着一辆运沙子的马车
进城来
我站在路边
突然就明白了
也就是为了让我明白
上帝在夜里三点半钟
给我安排了两车沙子



《树叶》


有一天
当你醒来
所有的树上挂满了塑料袋
白色的黄色的红色的 这样说吧
它们还会给你更多的颜色看看
遇到风 
会发出沙沙的响声
碰到雨
它们就像一群争相啄食的鸟
你可以称它们为树叶
虽然这在感情上你还难以接受
但它们迟早会让你明白
以后的树叶都是这个样子的


      《树林》


               在杨树林里 
               很难分清楚落下来的是鸟 
               还是树叶 
               这需要一点时间 
               那又能飞回树枝上的是鸟 
               在风中 
               代替着一片叶子 
               树叶落很多了 
               我才发现一棵杨树上的鸟巢 
               那么高的位置 
               让人寒冷 
               鸟儿把家安在这么高的地方 
               不仅仅是为了眺望


《雾》

雾掩去了稻田 远山和远山上的树
雾掩去了村庄 村庄的宁静
鸡声和马蹄
雾掩去了小河的清澈 几条鲤鱼和
水面
雾掩去了天空的蓝色与辽阔 一只鹰
两只鹰 三只鹰
雾掩去帘栊
细雨中归来的燕子
雾掩去了南瓜花 牵牛花 马兰花
雾掩去了雾 一个女孩
雾想掩去所有的一切
包括我和一条曲折不平的小路
这些对于你们来说
显然都是多余的


《小狗》


第一次见到小狗是在山坡下
我拒绝承认它的死
它看上去像是在另一个世界沉睡
第二次见到它还是在那个山坡下
它确实死了
它四周的青草也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第三次见到它是一个月后
它还躺在那儿
像是在等着与我相见
我突然想起从前在一张报纸的中缝上
看到的一条寻狗启事
卷毛 纯白色 红色肚兜
耳后有黑斑
此后 
我去那个山坡散步
就再也没有见到那条纯白色的狗
     

《世界》


世界是什么
世界是一块表
地球是什么
地球什么也不是
地球只是秒针向前或者向后的
那一下


2003.11



《他们》


他们是一群衣食无忧的人
他们习惯把自己搁在柔软的沙发里
即使翘起脚来也是恰倒好处
他们中有人只要脱下鞋
就会把脚翘到女人的肩膀上
他们还习惯于竹篮打水
这只是区区小技而已
他们中有人已经用竹篮打油了
光线黯淡时
他们中有人拿着打火机
照一照自己的脸
他们很少谈论女人
甚至是有意避开
而我刚好温饱
又到了杨梅熟了的季节
我坐在他们中间
就显得有些猥琐和不怀好意
我偶尔会读一读诗歌
于是他们便在烟雾缭绕中
找一找各自的艺术人生
其实他们也不需要诗歌
只是想换一种方式
娱乐



《玻璃门》



玻璃门上落了一些风
一些雨
落了一些指纹
一块布 假设它是干净的
玻璃后面的阳光就会渗出来
可以照见影子
谁丢失的灵魂
渐渐地 玻璃门上出现一扇扇
窗户 打开的和关闭的样子
以及屋檐下淋湿的文字
下落的叶子 自行车的铃声和
一个骑自行车的人
麻雀从一棵树挪到了另一棵树
透明的玻璃门就开始呈现
沙发上猫的午睡 此后
一个送牛奶的人逼迫玻璃交出了
沉默 玻璃的叫声
向远处传递



2003.12



《窗外》



窗外有许多烟囱
最笔直的烟囱是火葬场的
火葬场离医院很近
像是两家早就商量好的
那烟囱一会儿冒黑烟 一会儿冒白烟
当黑烟转换成白烟时
有三五秒钟的间隔
像是下面的人要喘一口气
医生把窗帘放下
我再次声明我没有病
医生说话要经过厚厚的口罩
像电量不足的话匣子:
看烟囱就是一种病


2005.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