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龙 ⊙ 彦龙在成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献诗或情歌(组诗)

◎彦龙



献诗或情歌




燕     子


你就在这时啼叫
短促的一瞬    散开
我充满这声音
这初春的气息……

你的声音从高处落下
轻轻散开
落在静静的午后
你飞起来    循环
又飞回
去年的老窝

你鸣叫    鸣叫
轻微而深远
在清凉的堂屋上空
高高的木梁上
整个屋子充满你的声音……






红     花


一朵花
一朵红花
被一簇簇绿叶掩映
在与它颜色相近的
新鲜叶片上面……

一朵红花  
就在河边    篱笆外
流水的上边
一片青绿之中……







秋     蝶


深秋的色彩埋葬无限渴望
收获之后的清凉回忆之前的繁荣
黄昏时刻,夜深的灯光下
忽然明晰后是翅膀失去昔日的激情
只有绚烂的色彩陪伴你的向往
被灯光放大成几倍的阴影

这些着秋装的人们,在灯光遗忘的
白日,欣赏你的标本
一如我歌唱你,追寻过你
而现在,除了同情
有什么可以弥补我对你的歌颂

谁能制止那些取乐的孩童
他们像你欢戏春天一样欢戏你的时刻?
多么珍贵。你不是失去了
你是经历了,而他们正在经历
瞧他们可爱的面容
听他们撕裂你时纯真的笑声
他们如此爱你以至不惜毁去你的生命

我的歌会因冬天的莅临而变冷
或许还记得,但愿还记得这一幕
那时我无力挽救自己就如此刻
无力挽救你……
但是啊,你还有你成熟得相当精致的
翅膀,成熟得相当漂亮的诱惑
而我呢?有没有一只鸟儿
来为我的灵魂唱挽歌?






聚     散
——写给Y·Q




趁着陌生,我们相聚——
这座城市的中心,灯与灯
孤单地伫立、又彼此照应

趁着陌生,我们相聚——
林立的墙、栅栏、园中的花
一切都来不及显示

捉不住的鸟,除了飞翔、歌唱
便是寻找栖息的地方……



那个夜晚,你的歌属于自己
我倾听的心在无意中泄露

对你讲诉河水的那位清瘦川客
在辉煌的路灯旁,仰望星辰
你昙花的面影
在他深爱的纯粹中浮动

载舟之水,请从这里带去纸船
把我水手的目光
送到她宁静的伊甸……



爱情在陌生的夜晚闪现——

拥抱的双手,因颤栗而自毁
伤残的意志撩不开黑沉沉的幕布
伸出的目光又怎能触摸没有戏的剧场

高天的星光啊!我承认既定的现实
但又怎能封锁仰望你的目光……



既然你来了,我又怎能不到
众神的目光穿越爱情
把你引到灵魂显现的地方

有什么可以改变无怨无悔?
牺牲才是惟一的归宿……

今生在同一星球、同一国度
写着同样的文字为同样的故事
流泪,只是那相伴而行的
却是我遥远的祝福……



夜已深了、深了,孤灯照我影……
这杯清酒,有着酒外的激情
畅怀的时刻正是思念最烈

往昔的柔情化为山中一场暴雨
天空留不住美丽的故事
一切永恒就是最初想诉未诉的言语
云烟的过客,承担着世代遗留的余恨

我的心啊在南方,歌唱、飞翔
枪手的目光总在最佳的位置
除了歌唱、飞翔和最后一击
你的到来将改变既定的风景
冬天的日子将属于春天……



深入水的内部就已忘记对空气的
呼吸。那不可避免的是又一次误会的
鸟声。站在岸上,那只海欧飞出视野
更广阔的地方
是你向后移动的距离

桃花已经开透,风声和雨声
伴着忧郁的吉它。落日黄昏
那个击水的少年痴痴凝望
一只歌,在乡村的田野彻夜悠扬

风雨过去……。残破的木船
扬起一面紫帆,一位白发苍苍的
老人,手捧一卷诗篇
摇曳的灯光
映照着他坚定、沉郁的诵读……

这是献给你的惟一礼物——
每一个音符,都是深入水中的铁锚!






背     景


在背景上许多年
没有一只鸟儿
息在肩上
春天抽出的绿叶
到了冬天
就落成冷色的风景

有一片叶子
被珍藏在书页
那是过去年代
读书的证明

我知道这只是背景
在上面久了
周围的土地
爬满绿色的苔藓

有只鸟儿从空中飞过……





怀     念


鸟注定以双翅飞翔
我注定一生爱你
这是偶然中的一种必然
仿佛昙花和蜃楼,灿烂于瞬间
从开始到最后的结局
惟有你,能够从纯粹到达永恒

我深知这是对自己的诚实
我深知这次惟一不需要解释
在你到来之前,我倾听已久
那是一种反复回旋的乐曲
是雪落在地上,融化了
仍能感觉到的凛冽——

惟有你能消耗我的一生
说出这样的话,你还在身边
以后、以后的日子多么消瘦
我的歌,在夜色中流浪……

所有怀念的时刻,你最先到达
这是无需相许的默契
是信念和力量
有了你,我已是神……

——我注定一生爱你!






端     午


我们纪念
我们祈祷
我们把青青的菖蒲
挂在绿色的门上
再采集些艾
我们用菖蒲和艾
烧一锅浓香的药水
让我们小小的孩子
坐在木制的盆中
沐浴
我们为他说一句话吧
让他天真纯朴的脸
发出会心的笑容
我们也一起笑吧
在今天,农历的五月初五
让我们抱着孩子
到大街上去
让我们采集些古香的风俗
让我们带回一些传说
让我们在晚上
全家围坐一桌
再次为我们的孩子
沐浴






为你的鸽子而写


你的鸽子
停在窗台上
停在五楼
你经常伫立的阳台
你喂养它
看它飞翔
你惦记它在远方的模样
你为它不曾归来
暗自垂泪

我来的那天
已是黄昏
你说你的鸽子
只剩下
一只
另一只已失踪
你抱住我
像找回那只失踪的鸽子

那时夜已深
那时万家灯火
我们孤单地伫立
凝视夜雨中的城市
我一手伸在雨中
一手搂着你
像怀念那只失踪的鸽子
你更珍惜
睡眠中的
这一只……









我看见一个男人
一个瘦削的年轻男子
在深夜
划亮一根火柴

火柴冒一股烟
就熄灭了
他陷入黑暗之中
他黑暗中的手
又划着了第二根

那是在大街上
空寂的
很轻的脚步很远就能
听见的空寂
这个男子
就在十字路口
没有灯光
支撑他的背影

他划燃第三根火柴
火光一下照亮了他






深     秋


独坐深秋,树上的叶子飘落……
远方的信息仿佛寻不着家的
鸽子。来回思念的过程
就是一日三秋的过程

这些都是内心的见证——
这些,都在梦中或琐碎的生活中
成真。这些用时光浇灌的日子
在看不到花儿开放的季节——

还没来信。还没来信还没来信……
世界太大,太多的人在上面旅行
我寻找的是惟一的知音,寻找的
是不能轻易获得的爱情——

怀念就在落叶纷飞的空中
把自己写满整页整页的信纸






归     宿


你一定还记得那年夏天
鸟、阳光、和倾斜的土路`
低矮的暮色在风中摇晃

你一定还记得容颜与菊花——
我们在高贵的晚秋,饮酒、歌唱……

鸟,在秋意深处飞翔
稻谷熟透。窗外的人物
只剩下落叶和小径

道路从这里延伸
而脚步永远没有方向
失去的五月麦地一片辉煌……






冬天的额头


阳光连同气候,落在单薄的身躯
空旷的田野清纯    疏朗
芦苇泽畔    深秋过后又一个深秋

院内的苹果树渐次入冬
一场大雪,飘得满园的梅花次第竞开
我行进黑夜,深入火焰的心脏

穿越河岸、干燥的柏油马路
搁浅的船无力地伫立前方
没有鸥鸟……这是季节枯水期

我握紧石头。锋利的气候
使夏日、秋日留下一堆过冬的事物
衰老的迹象愈加明显——

村庄一如既往地深沉……
冷啊!紧迫的风雪使大地无机可乘
我站在雪中,低头默视……

饮醉自己,就温暖了冬天?
就温暖了无家可归的思念?
透过烛光,我看见事物在风中向我逼近——

站在雪地,犹如孤月独行夜空……
我需要孤独,像上古的游吟诗人
在苍茫的大地歌吟内心的静宁

我深知寒冬是我的性格,像梅花
是雪的季节,我深知
我离不开家园犹如梅不离雪

蜇居深冬,再一次明察自己——
我写诗、读书、工作,用情感
接近真理,以责任接近社会……





战     争


硝烟从对面升起
黑子和白子    
团结在各自的阵地

风从树梢掠过
蝉鸣和鸟声
来自内心的静宁

北方一颗星辰殒落
正如南方
一个人消逝

我握住棋子
横竖的战场
枪炮静默无声


  




倩或一张照片


你又一次不可避免地成为风景
在海水退尽的沙滩    深秋的意境
或四月的现实中
以一种鲜艳,呈现内在的宁静
你就是风景。在沙滩    水离开石头
远处是海   大海   阳光静静地停泊
梦步行在整个画面
步行在靠岸而居的船帆上

你从很远的地方来。又要去到
很远的地方
路途的孤独与寂寞
正如遍地生长的石块
它们被海   或者风暴
随意而偶然地布置
它们不像你,能够走出自我
渴望、忍耐和寻找——
在偶然或必然的机遇中,你停下来

——这时,一声惊喜
便穿越你简洁的身姿,弯腰的
动作,和重逢的温情……






给     莉


有你,我便保持恒久的愉悦,
正如冬天,有光便保持温暖
那些书中的言辞,
怎能与我的爱情媲美。

究竟什么,在你身上散发光芒
犹如花朵,瞬息之间神秘地开放?
一个又一个夜晚,我想着你
为一首诗写到天亮。

至今我依然幼稚、单纯
寻找证据
这不是1+1如此难解
而是所有的答案,都被你隐藏……

告诉我吧!哪里可以搭桥?
在深山,我不怕独自寻宝





冬     天


冬天如此宁静
在我内心让我独自喜欢
难道是诗歌更多地接近梅花?
或者性格更多地趋近沉思?

明白是相对的,不明白也是
我漫步桦树林中
看见积雪在阳光中融化
我想不到更好的道理加以阻止

我默默看着冬天慢慢消逝
在我之前,在我之后
到来又消逝,我默默地注视
这是无法改变的事情——

但所有的日子
我的确喜欢冬天。






怀     旧


让我倾听。噢。你说吧——
夜晚。星星。午夜与白昼。
当我抑或你,在远方……

说吧——那些过时的言辞
或许通过声音
重现黄金的光泽——

倾听的方式只有一种
只有一种,就足够了

说吧!那些过时的言辞
通过声音,重现黄金的光泽……




御  花  园
——哀李煜    

这时的暮色,是最后一次
花园里除了你,空无一物
这时的你,手在袖中
词在双眼
这时的花园,是最后的战场

清瘦的梧桐以挺直的枝干
为秋天负责
独立的你,以默默的低吟
为整个事件负责……

一江春水就这么穿越你的身躯
向东流去……
面南的红颜倾刻间衰老
你站起来,萧傲的神色
一只鹰在飞翔

曾经隶属于一个王国
而今,隶属于你一人
曾经漫步的黄昏
眼下,必须驰马而过……






那     年
——致M·L·J      


那年    下着很大很大的雨
那年    远方的一个朋友
以为我与她一样
遭受着同样的劫难
她为我心忧
她不知我在晴朗的天空下
过着平安的日子
一封又一封地给我写信

那年    下了很大很大的雨
那年我二十六岁,我远方的
一个朋友灾情严重
我用了整整一个夏季
思索这个问题

那年下着很大很大的雨
铺天盖地,把我眼前的路遮了
我惟能听见雨的声音很大
那年,任何一个出门的人
都能获得雨的洗礼   都能
在雨中,寻找到归宿
那年,我却因远离雨区
白白错失了机会

那年    那年下着很大很大的雨
我远方的一个女友,孤零零地
在雨中,为我祝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