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龙 ⊙ 彦龙在成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琴声中的碎瓷(十四行诗组)

◎彦龙




琴 声 中 的 碎 瓷

(十四行诗组)


1

那天星辰出现在夜晚的天空
我手执一枝玫瑰花,我想——
要是我手执一枝红玫瑰
孤独的玫瑰,节日的夜晚
在狂欢的情绪中时光虚度
一枝红玫瑰,在这严冬
多像丹麦童话中的小姑娘
划亮的一根火柴——
多么虔诚,又多么忧伤
我手执一枝玫瑰花。我想——
要是我手执一根燃烧的火柴
我的眼睛将呈现什么颜色?
我空茫茫的脑海
会闪过一句怎样的祈祷?

2

我想告诉你,在冬天
一些日子反复到来而又绝不重复
我想告诉你,这些冬季的时光
它们到来,而又消逝……
一些时光由来已久了
一些时光,在冬季之前
在春花、秋月……或者有所觉察
之前。就已存在——
我不知这些是否重要
但重要的是——我们能否有足够的
勇气,把属于自己的日子过完……
谁能明白呢?我是说
没有人能经常地、反复地
把它们视为生命的语言

3

这是一年最后的一天,零度
一切的结束,或者,一切的开始
我经历的日子,类似细雨的今天
雨脚杂乱的排列仿佛很有秩序……
今冬的风,今冬的雨
剧烈的穿越今冬的寒冷
一轮虚构的月亮和一些
想象的故事,这些——
是我到达终点站,看见的情景
而另一个场面——
始终停留在中途……
我双手合什,不知道发生了
什么。我不太安稳的意识
摇摇晃晃从天而降……

4

一粒种子被风随意处置——
冬后原野,春季草原
一粒带风的种子回返人间
它需要经历的过程比我还远
我在我的位置,一粒种子
在种子的位置——
我们在对视中生长
在相互的鼻息之下进入秋天
怎么能够拒绝,一些不属于
自己的闪电、雷雨,它们
总是与阳光结伴而行……
我已不知什么叫命运——
在这世界上,我们如一粒
种子。在风中,寻找位置……

5

多么希望能够确定一件事情
然后围绕它,消耗一生
多么希望从此远离现实的梦幻
忘掉手中的这只笔……
曾经为此花费不少心思
曾经为此,浪费多少光阴
我怎么依然——执迷不悟
看见一只鸟,便想起它的一双翅膀
其实一切曾经非常简单
其实我经历的事情
也不是空白一片……
希望被希望消耗——
我寻不着伤口
却感到痛!

6

啊,这邂逅,这惊喜——
仿佛是前世的缘
在异地、他乡,与你相遇
这一切仿佛上帝的旨意
已经经历过类式的爱情,已经
从最低层,到达过最高点——
但漫长的可以等待一生的爱
一见钟情又怎可与之媲美?
我无法细数你的优点,我看不清
你的容颜。但你的出现
再一次令我陷入多年前的不安……
最难耐的是夜晚
或者,比夜晚更难耐的白天
你真实的身影比幻想更令人惊叹……

7

我在寻找一个点,一个支撑
我总是在无望的梦中,在相思之苦
浸蚀内心的爱恋之时
寻找一个称为契机的时刻——
昨夜的风暴洗去梦的尘埃
我的激情并未因此转变
内心的孤寂之途留下我攀登的足迹
漫漫长夜,一盏孤灯烛照天明
错失,我是知道的——
这样的经验我有,这样的等待
是怕淋湿自己而故意设置的雨区
等待我的难道永远是等待?
这道路、这机会、这未来——
我要砸碎橱窗的玻璃……

8

事物的真谛会在冬天的沉默中闪现
这是洪水暴涨的午夜
一条可能的小船,发出的启示
这是惟一不需要证实的一个梦
我看见风在风中穿行
狭长的空白地带
悄然而至的一条狼回过头来
我奇怪自己总在感觉中寻求
我不知是否已经找到适合的方式
我摆弄奇怪的感觉——
那些由喧哗和骚动构成的沉默
多少年了,我总是如此无知地忙碌
我停不下来。仿佛自己把自己
绷在一行又一行由文字组成的弦上

9

我把我的这首诗,诗中的音乐
音乐中的词,词中的句——
我把这些标点,这些空白
留下来作为我的祷辞——
我听见轻轻的脚步,来自遥远的
天国的脚步声,我听见
来自内心的,沉默的言辞
在诉说——
双眼的迷雾渐渐澄清——
我看见一朵孤云,以及孤云
所浪迹的天空——
注定会留下些空白,正如注定
会写下这首诗。我趁我低头的瞬息
倾听来自内心的声音……

10

倘若没有诗歌
我们是否可以安度一生?
命运总是及时地
安置一条可以攀援的道路
在贫困、孤寂的时日
在忙忙碌碌的人生行将熄灭
或者,在我们一生的等待之中
无数的空白或漫漫长夜……
我不知倘若没有诗歌的光芒
我们能否预知前方的旅程
能否有足够的勇气,面对黑暗
诗歌,就像血液隐匿在身内
像空气中的氧
不为我们所见,而又如此必需!

11

黄昏时分逼近石头的河水
以水的孤独,揣度石头的孤独
遥远的,在起伏中低垂额头的
山脉,渐渐地隐入一片空白……
石头在水中,或者,水
在石头中。我倾听到的是声音
巨大的声音
被整个沉默充满……
我两眼茫茫,无处落脚——
像孤峰上的一株小树
无鸟栖息……
我两手空空,独临黑夜——
我听见水的声音,与石头的
声音,发出各自的轰鸣……

12

那辆车在奔驰,那辆
在奔驰中静止地移动距离的物体
从幼年的我,到此刻的我
速度只是水滑向冰的过程
从这条街,到那条街——
我总是看见那辆奔驰的车
看见静止的思想,像风暴
在我体内穿行——
我惊讶自己已经长大
我看见过去——
看见那横在我与我之间的距离
那辆车奔驰、奔驰
在体内,或体外
快速、迅捷,而又完全静止……

13

这个夜晚又已降临,这些夜晚
我一无所获。徘徊在夜的边缘
伫立良久,这是些什么夜晚?
没有阴谋,同时也不给予任何启示
我徘徊得太久……
在通往博大的征途——
我看不见寻找的星
那满天闪烁的星,又能算作什么?
沉默,或者不再沉默
博大,或者不再博大——
我在语词与词语之间平衡得失……
我的这些年,就如同这些夜晚
形同虚设。如满天的星
它们闪烁,又毫不引人注目

14

“……认真了,便是迷路了……”
为什么还是如此执迷不悟?
在看不见前方的旅程上
独自旅行——
这是一种等待吗?
抑或,是等待中的希望?
希望中的希望?它以怎样的颜色
布置了这一空再空的色彩?
这是一条路?一条归家的路?
我必须面临选择而同时
又必须以丧失其余的道路为代价?
这是一份怎样的痴迷——
敏感的旗在高空
见不着风,却充满风暴!

15

这是夏天的第一场大雨,来自春天
却拥有春天无法到达的激情
这是午后,经历了长期的烈日
干燥,和沉闷的氛围之后
这雨伴着狂风、闪电和雷鸣——
从高空刺穿厚厚的云层
预谋早已到达极限——
所有的等待都已安全撤离……
这是夏天的第一场雨,迅猛而狂激
这雨远远超越酝酿的过程
它以最直接的方式指向洪灾
这是夏天的第一场雨
我没有看清第一滴是怎么落下来的
便整个地涉身其中……

16

我垂首向自己低问……
我再次垂首,向低问着的自己
低问。感觉一片空白
天地之间一片茫然……
我已荡然无存,整个的身
整个的心,一片宁静
我的思绪,像陡然
而起的沙暴,迷漫了双眼
神啊!上帝!难道谁没有信仰
谁就等同于一根草?
难道谁拥有信仰谁就终身有了依靠?
神啊!上帝!福音在什么地方?
你的手,在什么地方?
我苦苦寻求的事物正背道而驰!

17

黄昏将尽,涌向剧院的人们
与我逆行——
黑色的帷幕即将拉开
我的戏剧在我内心
——这情景多么相似
多年前一个黄昏,我从异地归来
围墙外的铁轨上
一列远行的火车静静地蹲伏
它要远行,犹如我内心
——那冲突激烈的戏剧
在看不见的深处,狂奔——
这夜晚多么安祥,这风
多么宁静
这咆哮的大海,多么动听……

18

不会再有另一次生命降临
有限的生之途,一次就是终结
要善于从春过度到冬,要善于
在细微的转变中,把握时机
稍纵即逝的韶光啊!
我的努力多么微不足道——
我苦苦的求索,只是为了把持
一盏风中的火苗……
冬天的阳光,弥足珍贵
我看见足迹在雪中融化
冬天,在深入中远离……
这是一幅什么图画?
我总怀疑——
另一种时光,正悄悄来临……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