彦龙 ⊙ 彦龙在成都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梦的旅程(组诗)

◎彦龙



梦的旅程(组诗)




一个梦


一个梦,在远方,如同荒原上
一棵树,一只孤鸟
在春天的原野,风
把所有过冬的事物推下悬崖

这是一次候车室发生的风暴
一些绝望的言辞越过嘈杂的声音
一些灯火漫步在午夜的街道

黑。黑暗中女人的面孔突然消逝
马路对面,另一个女人的身姿
在你猛然悟道的清晨
星辰的闪烁在消失之后继续

从成都,到北京。一列加班的
142次列车。在铁与铁的碰撞中
穿越轻与重的阻隔
从成都,到北京。一些人到达终点
一些人,在中途下车……

这个夜晚
我直线的思维是一列孤行的火车
过站不停。






留给你的一首诗


怎样面对自己,把失去的激情
从无声无息的光亮中寻找?
秋天的梵阿铃,明月的夜晚
盛大的清凉和盛大的空旷

怎么知道秋天已经到达?
一列诗歌的列车昼夜行驶——
在轮子与铁轨之间,轻与重之间
我生命的历史铺满过往的风景

仿佛凡高的向日葵,仿佛
里尔克深沉吟诵的哀歌……
生命的花朵在精神的树枝上开放

我久久凝视着。陷入沉思——
这些人类无法避开的灵魂
犹如诗歌的列车过站不停……






散     步


夏加尔,一个黄昏我把你吟唱
谱下曲子,在一个清晨
知道吗,在清晨,夏加尔
我是怎样用歌声把你唤回?
持久的力量在坚持、坚持一种力量
夏加尔,每一个黄昏都是颂你的歌

我是怎样地怎样地    在黄昏
倾听你的脚步——那高悬天空的音乐
仿佛春天,光临每一处寒舍
夏加尔,每一首春天的歌都有你的旋乐

被遗忘的,是那残忍的过去
那过去的,让人悔恨不已的迷惘

夏加尔,再分给我一个黄昏
让我把遗忘的曲调一直谱写到天明……

※  夏加尔:法国著名画家,有《散步》等系列名画。




玻     璃


玻璃是无声的语言无声地流淌
透明世界中最纯粹的鸟
如我追寻终极的灵魂
倾诉一个世界,又敞开一个世界

我睁大眼睛,慢慢分开眼前的
空气,以及像空气一样
在常温下保持固态的液体
——它以怎样的速度向前飞奔

最纯粹的事物,最锋锐
也最易碎。
玻璃,在我内心靠近左胸的部位
——我粗卑的身子挡住了污染的
环境。而内心的尘土
却在想象的风暴中飞扬……

玻璃,在喧嚣的年代
你以固态坚持沉默的流淌
我以沉默坚持内心的倾诉……





你对我说的那只鸟


不停地    飞翔    飞翔    飞翔          
全部的信念和力量    全部的翅膀
——题记


那只鸟    在飞翔
展开的翅膀仿佛诗歌的精灵
从混杂    尘埃的城市面容中分离
那只鸟    仿佛昏热夏季中清凉的河风
以其飞翔的速度
划出夏日必须拥有的另一种氛围

那只鸟    羽毛雪白    黑夜中红得发亮

那只鸟    在飞翔
不停的速度仿佛连绵的树荫连绵的空气
天空中一朵孤独的闲云
以其玻璃的亮度    不可思议的悬浮
展示其内在的轻灵和超念的想象
并向欣赏它的万物    发出雨一样
密集而清爽的应和之声……


那只鸟    浑身透明    黑夜中红得发亮

那只鸟    在飞翔
从容地    由高而低    由低而高
从容地    由你至我    由我至你
沉着的翅膀    一上    一下
干净    利落    ……
仿佛预感滑翔于天地之间
午夜的昙花敏捷地展瓣舒放——

那只鸟   羽毛雪白    浑身透明






身披感激的心怀金币般的异彩……
——(法)保尔·瓦雷里

你孤独的神情多么令人心忧
你的眼睛——大海与碧天间一双
轻灵的大鸟。舒缓地展翅飞翔……

幻觉与真实仿佛音乐,散发迷人的
诱惑。这是多么细微的时刻
鸟儿受惊、翅膀倏然展开——

一瞬间,整个一生开始飞翔……

不断流逝的,是记忆中的容颜
飘逸的长发与孤独的身影
浪漫的爱情,睡梦中无数的预演……

怎么可以抵挡住你回眸一笑——
除了毁灭,有什么美可以建设?
你是我人生中光辉灿烂的顶点

迷途的黎明前一颗闪亮的星辰……





命     运


我怎么知道,命运有两张面孔
它抛给我们一张,却弄丢了
另一张。我怎么知道
相逢,仅仅是一次偶然……

一次又一次将巨石推临顶点
一次又一次让巨石滚落脚下
这西西弗斯神话,难道就是
命运对我们生命的报答?

我多么羡慕那些树木和花朵
它们生长,视黑夜如同光明
我们拥有双眼却被自己蒙住……

——就像鸟儿和子弹
它们的结合,仅仅是为了
完成各自的飞翔……





通往春天的路


飘零的落叶,你在准备春天
像漫天的大雪,扫净冬天的尘埃
这夜晚中的夜——纯洁了的黑
像一面旗帜,静静地舒展……

散布在空中的风在空中穿行
散布在棋枰上的棋子
在智者的智慧中穿行
我看见大秋之后,天空高远、深沉

伟大的意志、伟大的灵魂
为一个信念,坚守另一个信念
我在想:棋子与棋子之间的取舍

飘零的落叶,春天已经降临
这不是信念,而是更高更远——
惟有牺牲,才能抵达……






中     秋


沐浴清凉的月光,仿佛回到
遥远的古代。回到唐时的
宫廷、汉时的边关……
同样的一轮明月啊,悠悠轮转

村庄    树木    旷野    高远的天
在这深不可测的悬浮中
多么幽静    朦胧    又多么亮

月光,静静地    静静地    辉耀
没有邀约的怀念,从内心
隐隐升起    弥漫    扩散

啊!这月色    静夜,这思念的
时刻。远方的你是否
推开了窗?是否,像我一样
在这茫茫光照中,深深仰望……






一次旅行的记忆


强烈的、祈祷似的思念,在内心
生长。邂逅,或者偶然的相逢?
我坐在空空的车厢——
倾诉的激情,被沉默充满……

整整三年,时间,已穿越整整
三年。虽然,同样的时刻,同一列
同一次同一方向的列车。但奇遇
是否因为我的祈祷而再次出现?

三年……你的模样,你清晰而又
动听的声音。因为不再重复
被我怀旧的情绪一次次推临峰顶

人,不能在同一条河流中涉水两次
这是谁说的?此刻,我全部的渴望
像满天的夕阳坠入深不可测的夜空……






远     游


离家的人    远游的人
被风浸透的灵魂将在何处栖息?

秋已深了冬已深了春已深了……
春夏秋冬的思念,也深了
河中的流水漫无目的
白云在空中    树叶在枝头
房屋在伸手可及的地方……

此刻    大地在黑夜面前
黑夜在世界面前
你内心的黎明在黑夜中闪现——
此刻    那些因痛苦而幸福的经历
那些因险途而驱使生命崇高的跋涉
在你内心
耸立起一座高高的珠穆郎玛峰……

远游的人    离家的人
一些微小的尘粒    草尖上的风
一些羽毛    天空中的飞鸟
都足以令人在感动中深深沉浸……
你是根的一部分    以飘泊作土地
未知的触觉    缓缓延伸

离家的人    远游的人
你是无根之根——
精神的荒原上    一把遮雨的伞
漫天的雨季已经来临……

……归途?已是难以辩认了
异乡已是故乡——
远游的人    浪迹天涯的游子
被风浸透的灵魂,将在何处安息?






新 民 之 夏  


夏天,像一块巨大的玻璃    
悬浮在半空,一击便碎……
——题记




你走进石头,躲在石头内
在沙子与水的缝隙间倾轧……
天空是鸟的世界。你说:鸟儿——
鸟儿——鸟儿——鸟儿……
鸟儿被他们握在手中
你手里没有鸟儿,更不敢轻易判断——
“这是什么?’、“这是哪一年……”

遥远的声音从水的深处传出
你无法猜透,也无法回答
这是丢失答案的命题,像炎热
进入夏天,火焰腾起——
空气中充满金箔和轰鸣……
“这是另一个世纪吗?
            ——这是已经到达
            抑或尚未到达的
            另一个世纪的前兆?”
你喃喃自语:说一些不相干的话题——
把生命从孤独中暂时拯救……

或许,你已经提前到达——
或许,你曾经,熟悉这一切……
你来了。没有自问:也没有自答
这是不需要自问,也不需要自答的地方
这里的时间,是条干涸的河
这里的日子,是河床上的船
你在他们之中,像他们一样
用纸做的币支付一切……
困惑来自于自身,困惑来自于
你以想象的清醒,把醉酒的经历
诉说给他们倾听……

谁曾回答过你?谁曾解答过
你的提问——
“石头在水中,或者
                  水,在石头中……”
你倾听到沉默倾听到的声音了吗?
它远离存在的范围,它来自于
我们身上的另一个世界——

但是,这些被沉默抛弃的色彩斑澜的
画面,却一直在面前闪现
这是无法避免而又无法企及的基本问题
这又不是一个问题,也不是解答
这是一个问题与另一个问题引起的纠纷……
你沉重的叹息像颗流星
滑过孤寂、空旷的天宇——
而月亮,她的面容,却因为天明而消逝……
你只是一段历史,满怀过剩的激情
你只是一块石头,承受沙子与水的洗礼……



村庄被包围了,成了敌占区
只有夏天,这种感觉才特别强烈
水,从一个村庄,进入另一个村庄……
土地没有了,家园消失了
只有道路和泥泞——
“凡是人都必须小心翼翼……
      ——凡是人都必须小心翼翼……”
虽然如此,你依然满脚是泥
从一个地方,到达另一个地方
你总是在进入中逃避
在逃避中进入——
总是没有成相的机会
你放弃了童年那张没有影子的黑白底片

——可以开始了吗?
那遥远的声音从水底传出
你打开耳机,试着与她们对话——

“叶子一片一片从眼前飘落……”

“汽车像快镜头上的蒙太奇从眼前闪过”

“夏天的雨来了又去,去了又来了……”

“那年遗忘在空中的鸟
依然悬挂在闷热的半空吗?”

——你是否听懂了我的话?
那些水泡,那些浮在水面或者消失在
茫茫太空中的水泡——
你听不懂,就是拒绝接受
——那构成我们理解的意识密码
从此丧失破译的可能……

……然而,即使在一片空白之中
我依然必须为你留下一个位置
我必须让它占据一个空间
哪怕这个位置一直空着,我也要让它
一直在空着中等待——
这是不可预知的命运。这是
无法回避的现实——
如果说它是一根草,那它就是最后的
一根救命草……

现在,我坐在前年铺就的街道上
喝着本来为你而置的咖啡
在大街和广场的空旷中
猜疑与空白暗自组合……
阳光像瀑布,而天空,蓝得没有颜色——
人们像躲雨一样,在遮阳伞
和荫影中来回躲闪
你看,你看见了吗?——
地上的阴影比物体本身还真实

我原以为这一切只是我的错觉
我原以为这一切只是献给世纪末的礼物
直到我听见雷鸣从晴空滚过
——那是雷声吗?
                那真的是雷声吗?
但谁又能证明,那不是为驱散乌云
而发射的炮弹?
我听见有人在呼喊,我听见一声尖叫
我跑出来,看见他们穿过空空的街道……
你听得见吗?你看得见吗?
内心世界,战争与和平相邻而居……

……这些,既不取决于言语
也不取决于语言
在语言无法制止和解决的世界上
让我为你留下一个暗语吧——
——空气在颤抖……
                 仿佛天空在燃烧——



“他还住在那个地方吗?
     ——石头的内心,水做的屋子里?”

内心的浪漫从天空掠过
像只鸟,没有翅膀——
我听得见他们说话的声音
虽然远,虽然飘渺,虽然不着边际
但它无疑是清晰的,在夏天
一切都公开在阳光之下
即便是“罪”,即便是“阴谋”
也有它们应有的位置……

我从城市的植物园中出来
一路下坡,来到我们分手的地方
——“记住今天,记住这段往事”
我们把自己设计为二十年后
        坐在阳台上乘凉的怀旧者
现在却战战兢兢,预设可怕的结果
当然什么也没有发生。夜间下了一场雨
淅淅沥沥,我梦见黑夜中一只红色大鸟
有着一双巨大而又透明的翅膀
如今几年过去了,那只鸟依然清晰可见
虽然,她的面容已模模糊糊……

只要你在,只要你等待
不管是身处哪个角落,不管是在新民镇
抑或黄田村。与你相关的那些气息
血液一样布满你全身
你清楚自己的处境,你清楚笼中的鸟
放了,也不知向哪个方向飞翔……
回到内心,回到水做的屋子里
你惟一的希望是可以放飞鸽子
把弦绷紧。弹断一根,续接一根
弹断一根,再续一根……
直到栀子花香,直到菊花盛开
直到高显的天空再次呈现空旷……

啊——
是平原的景色扼制了你思想的深度?
抑或是海洋的风吹不到你灵感栖息的处所?
不!不!是童年哭声,没有穿越
时间与生命的阻隔——
是童年的梦,没有飞越今天的高度
语言、音乐、幻像尚未组成碎片的文明
你内心的风暴,尚未喧哮,便已平息……

……
那么多年过去了,那么多岁月流逝
天色渐渐暗淡,无法预知的命运
却越来越清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