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维 ⊙ 潘维专栏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苏小小墓前》

◎潘维



         ——给宋楠




年过四十,我放下责任,
向美做一个交代,
算是为灵魂押上一个韵脚,

也算是罪与罚。
一如月光
逆流在鲜活的湖山之间,
嘀嗒在无限的秒针里,

用它中年的苍白沉思
一抔小小的泥土。
那里面,层层收紧的黑暗在酿酒。

而逐渐浑圆、饱满的冬日,
停泊在麻雀冻僵的五脏内,
尚有磨难,也尚有一丝温暖。

雪片,冷笑着,掠过虚无,
落到西湖,我的婚床上。


现在苏堤一带已被寒冷梳理
桂花的门幽闭着,
忧郁的钉子也生着锈。

只有一个恋尸癖在你的墓前
越来越清晰,行为举止
清狂、艳俗。衣着,像婚礼。

他置身于精雕细琢的嗅觉,
如一个被悲剧抓住的鬼魂,

与风雪对峙着。
或许,他有足够的福份、才华,
能够穿透厚达千年的墓碑,
用民间风俗,大红大绿的娶你,
把风流玉质娶进春夏秋动。
知道水一样新鲜的脸庞,
被柳风带走,
像世故带走憔悴的童女。


陪葬的钟声在西冷桥畔
撒下点点虚荣野火,
它曾一度诱惑我把帝王认作乡亲。

爱情将大赦天下,
也会赦免,一位整天
在风月中习剑,平得到孤独
太多纵容的丝绸才子。

当,断桥上的残雪
消融雷峰塔危险的眺望;

当,一座准备宴会的城市
把锚抛在轻烟里;

我并不在意裹紧人性的欲望,
踏着积雪,穿过被赞美、被诅咒的喜悦;
恍若初次找到一块稀有晶体,
在尘世的寂静深处,
在陪审团的眼睛里。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