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子 ⊙ 途中的根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无知之书:明信片

◎浪子



立春记

春天从大雾中出发。冷雨
敲窗已多日,我也在寒流
以及肥皂剧的冗长和茶盏的幽暗里
挥霍着岁末的时光。这样的日子
从那一面看都愈来愈可疑。是不是
这样的人,更值得身体信任?
                                      
一个梦

冷呵,还不是最冷的时候
今夜,一个梦就足以
让一个人通体炙热。我爱你
在空洞的洞中,不为余生
留下湿地。你仍在那里沉睡
我已经醒来,写下梦境和诗篇。
                                                                          
美人

见到美人,大家
突然一阵沉默。接着
又是一阵沉默。仿佛
不能适应的时光,令人
无端伤感。谁首先打破
沉默,谁就是伪君子。

                  

听见

春风吹醒了大地,吹不醒
酒醉的人;他乡夜行人
有了栖身的居所,找不到
依偎的人。这些话
说给你听,你不想听也没关系
我知道谁也无从听见。
                                            
天堂

我需要一个天堂。尘世间
人人都需要一个天堂。有福者
去往的天堂,惟有爱情可以
接近的福祉。我常常眺望
也曾很多次试图倚靠,又总是
愈行愈远,不知所向。
                                            
来生

来生让我做LEONARD  COHEN
这样我就可以永恒地悲叹
“玛丽特,请找到我,我快三十岁了。”
他说:“我就是那个写圣经的小犹太人。”
在不知所措的聆听中,我涂写他的心
他的孤寂,带领我回到他归属的圣地。
                                      
玫瑰

它绽放,它枯萎,它让人伤神
消融过许多拥抱。看见了
错失掉,居住于花蕊的人
借助视线的一星火光。到处
都是对它说话的男人。
它并不存在,花园也是。
                          
哈利路亚  

哈利—路亚,哈—利—路—亚
午夜虚妄的都市,唱诗班的醉汉
在喃喃自语,但清晰可闻
哈——利———路——亚
像浮出海面的漂流瓶,它能到达
谁的手里?在何时?若能被拾起。
                                        
枕木

如果是欲望改变了世界,它所改变的
是人,而不是这地方。画展、DV映像、朗诵会
永远只是它的一部分。博客木子美也是
她还不到三十岁,已在网路留下《遗情书》。
它见证过她未曾写下的一章。枕木
是一间酒吧,又是一道下酒菜的名字。


春分记

在寂静的夜里让我们聆听音乐吧
直到惶然如烟花散去。当过去
不再照亮未来的道路,心灵
将在黑暗中徘徊;当敞开的怀抱
接纳短暂的逗留,爱中的谎言
所欺瞒的,是看得见的尽头。


浪子

身份证上不存在的名字。在人群中
不断后退与转身的背影
孤单地唱着自己的歌。当森林
霎那间呈现在眼前,雨张开了
它全部的翅膀,少女们
回到烟火缭绕的家,彻夜难眠。
                                            

4月6日

从圣地到街口,像从这里
到那里,甚至来不及犹豫。
仿佛不是离开与抵达,不是地点
在迁徒,不是我。黑暗传递的灯盏
无人知晓。庸常如同这一天
前面有清明,后面是谷雨。



2005/02/02-2005/05/20,圣地-大容山-街口。
为《无知之书:明信片》系列第一辑,12首。
计划写100首,日后单独结集成书。

2005/10/24,中山流水居再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