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嘎 ⊙ 宾至如归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晨风

◎巫嘎



晨风3

晨风怀苦心,蟋蟀伤局促。
——《诗经》



晨风是一种薄如刀片割破喉咙子弹般
射入刹刹作秋声的龙眼树叶中的鸟
蟋蟀是上你高堂的庞大锦瑟与提琴,早安——
床上的你,裹着布匹异乡微温的莫名躯体和
伸出布匹外的一只冰凉的手臂,早安
——芳草园的木麻黄,高高的大王椰子
早安,新门菜市:海鲜生猛和弱小的蔬菜
早安,卖早点的老阿婆
曙光第一个照在你的脸上
2005、10、23


芳草园


高大笔直的假槟榔,粗壮肚圆的大王椰子
怀抱宽广的凤凰树,朝一边倾斜的南洋杉
树叶如松针的木麻黄
漂亮的凤尾葵,虬髯苍劲的老榕树,龙眼树
橡皮树,红色的喇叭花,黄色的细碎黄花
晨风吹响高处的树叶,水底鱼群一样斑斓
锻炼者在中间,结束锻炼走向大街
2005、10、23


杂诗1


有人死了,而你没有得到消息
他白死了——
他就等于没死
等于和你一样,缠绵于床第,研究养生术
文火熬塘塘罐罐再倒入下水管道,或早起,练五禽戏
又志不在此

“我与人间只欠一死”
只欠最后一次以讹传讹
2005、10、23


杂诗2


昆虫苍老于或死于同一片国土:北方霜降与大雪
南方入秋,秋阳遍洒琉璜
少女上身闭关暧昧,下身露出纯洁的大腿
火车一夜间开成百足之虫形状的锈铁
2005、10、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