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季 ⊙ 写作与拯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破曉前的晨歌

◎吴季




      阿茲泰克人認為太陽每到晚上
    就要死亡,需要用人血補充力量,
    第二天才能再升起來。……他們說
    這個世界,是第五次創造出來的……




我早已忘了……當我從記憶的甬道
摸索爬出,一股鹹腥味直嗆我的鼻孔
翻攪我的胃,撩撥我發燙的神經
那深埋在我靈魂的
地質年代裡的悲傷如今是那樣陳腐
就連死亡也沒有帶來新意
就連十月,也開不出哪怕一小朵雛菊
就連我親手建造的城市
也開始背叛我,剝奪我,傷害我

在沸騰的銀河星系
一艘無人駕馭的飛船越來越像我
在月球的休耕地,是誰的青春拯救了
一枝受虐的燭火?當懲罰
一再地推遲,我的愛也推遲
只有哥特式教堂的後窗開了一半
向著十年前迷失的星光
牧師昏厥,管絃樂停頓,合唱隊除了
睡著的那個已全部進入了低音

我回到故鄉。夜鶯嘲弄的歌聲
在我空空的腦殼裡加速震盪
銅馬車,一度疾馳在太陽的警戒線上
一度後退,又一度偏離
一度變成了六翼天使,一度又消失
親人們,黑沉著臉坐下,用C大調
爭相讚美我,影射我
瓦解我的樣貌,意志和美德
在原子即將分裂出孩子的那年

走過頹廢的山河,歪歪斜斜的
田塍,走向河岸,跨過童年的廢墟
在曾經是我而後來拒絕再是的
那排榆樹下,我拆散我的骨,我的肉
我的肌腱……清洗,用異教徒的血……
在早年販賣罌粟的天空那一頭
聽千萬匹種馬嘶鳴,倒下,天國的
側門開啟,星座逆轉,聖徒們各就各位
在新一輪創世的前夕,宇宙破曉之際

從背對著天光的死者的行列中
我認出我,那個縱火的男孩
高聲讀信的男孩,曾經是
一個在奔跑中靜靜長大的男孩
和一個在炮聲中醒來並繼續
尖叫的女孩……沒有天堂,啊沒有……
只有哭泣的雲,在灰燼中,只有
一個服喪的大海。而聖人的眼淚
湧動在最低限度的苦難裡,在我的眼中
沒有天堂(甚至無須證明)

"他們說這個世界……"



2001.9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