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铮 ⊙ 行走在路上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关于老虎的死

◎杨铮



『关于盐』


知道盐,是在很多年前
一种白,一种黄,一种黑
你知道那白
来自月光
你知道那黄,那黑么?

从地下流出的盐
和从海上漂来的盐
那月光中
海面上金黄的月光中
流淌出来的我的盐

它现在调好唱给我的音调
然后
律动的
巨大的
谨慎的
发出声音



『关于老虎的死』

老虎绝望的目光在眼中闪烁
但有人这样说:那是即将凝固的物质
如博尔赫斯,他描述:金黄啊金黄
《酉阳杂俎》:琥珀啊如琥珀

类似的比喻,用于老虎的生
老虎的发情、老虎的死
在多年的黄昏中,甚至早晨最好的时光
都有老虎生下来,死去

或者这样说,它刚咀嚼了口中的食物
一个人的下肢,动物的后腿
它懒洋洋的扫望这白昼,终于
绝望的老虎离开我们,像它
口中的食物,孤独而满怀忧伤。



『关于遥远地方的树』


甚至如歌唱这种
经验之唱,都不如一个手艺人
的经验;他用雷打不变的模式
交出完整的窗子、门;如果他
继续进修,有可能交出整个远方
比如长于大食的树,他可以
用另外的替代物完成它们的轮廓,
它们在遥远地方的青年时光。

以前我就知道
在很多地方,都有生死、悲伤以及
极度狂喜后的哽咽。一个牧民丢失了
他宝贵的母驼,那种悲伤也是巨大吧。
我为我从没见过的树而想象,通过
一个书桌,一个烟斗来描绘它们的壮年:
遥远如树啊,巨大如树。


2005/09/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