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尾 ⊙ 从没有提到过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以一首消失的诗

◎宋尾



以一首消失的诗

一首消失的诗,曾经活着
怀有情感和游移的目的。
重新唤醒是徒劳,或许它就在附近
只为不想你知道。
与它有关的至今浑然不觉
事物总像陌生人那样
与自己面对的都是多余的事实
只撷取有效的部分:
这很像那首消失的诗,曾经活着
怀有情感和游移的目的。
假如它突然从失踪的地方回到原处
假如它还活着,像堆杂碎
与它有关的依然浑然不觉
不是沟通,也不是触摸
是对自己的覆盖。


以一些冲动的消失

我们在复制中获得的快乐
只能那么多,它是昨日的白昼
流向街道,经过我们的肺
回到粪便当中。
它们在粪便当中获得的快乐
我们只能在复制中感受。
那是曾经反复播放的天真
就在脸庞上
在腐烂的养分中。
那么多涌向别人灵魂的欢乐鬼
盗取着复制的零件
他们是同谋者
从黄昏回到街坊们当中
兜售昨日的粪便。
我沉默着,不知道能干些什么
才能捞回脸庞上
那些沉船的残骸:
在理智与虚妄之间
鸟儿在清晨抚摩那些消失的声音。


和你们在一起

和你们在一起享受低潮的好处
看见田鼠从身体穿透而出
不是灵敏的黎明,是难以忍受的运动
是自私的瞬间——和你们一起
躺在那里,数着朋友们的差错
就像往自己的餐桌上摆放星辰
在这个时刻,语言是安全而不受控制的
在这样的时刻,没有什么是僵硬的
除了从我们身上抽走的想象力
完全没有以前的自信
剩下的都是碎片、犹疑
它们似乎在说,和你们在一起
你们取代了我的欢乐
我偷走了你们的自由


跟孤独在一起

你给我画张肖像吧
我就给了你那些碳素;

你教我哼支曲吧
我念出轧断声音的歌词;

你陪我睡觉吧
噢我还得一个人待会儿;

你知道当你们都上升的时刻
我总是禁不住独个地下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