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铮 ⊙ 行走在路上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编号7-10

◎杨铮



   ◎编号7:编号七
  
  想某些事物,值得存档留念
  值得灰尘满满当当充塞其中
  脑筋转得再快,也合该有一些
  被遗漏掉了;到老年,思维迟钝
  一一泛起,犹如残渣余孽,终还
  被你一笑而扫荡了。
  
  想旧时之恶,现时之恶,终比
  行善来得自在;疾鸟追赶狂风
  如同疾病寻觅死亡,这还是
  多年来的无奈。诚然,有人值得
  追忆,何人成为缅怀?他如今
  吃不上肉、喝不得酒,怎不落得个
  凄凄凉凉。
  
  
  ◎编号8:1991
  
  有一回我写下一句话
  “回1991”,她曾追问我
  1991,是否有具体所指。
  她说人不可能没来由的
  想起什么。
  
  1991,我多么想处理成
  仅仅是一个句子中的一个部分
  4个单独的数所列出的复数
  一年的代号,距21世纪9年。
  
  但1991,我确实13岁,一辆
  从北向南的车碾过我,然后
  绝尘而去。
  
  
  编号9:送灯
  
  我在北方的23年
  每到元宵都要去送灯
  在去往死者居所的路途上
  都是象我这样的孙辈
  我们点燃鞭炮,以及
  为他们燃起回家的路灯。
  
  当我还小的时候,他们中的
  某个还没离开我;当我逐渐长大
  他们就逐渐的一个个走掉。
  我记得他每年都要我给磕头
  封红包给我,并测量身高。
  
  现在我比他活着时还要高些
  并且比他活着时富有,有年轻
  鲜艳的未婚妻,有国际互联网;
  如今我跟他说这些,已经找不到
  交流的方式。
  
  
  编号10:叔叔
  
  用皮尺量腰围,环形
  79厘米,他还是瘦
  黑而且高。四十年了
  他眼里只剩下土,风大沙大
  有绿树保卫他的土,
  一块用来耕作
  一块备做墓地。
  
  2005/09/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