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刀 ⊙ 沉默中的喧嚣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画皮》《伤感》《雨很大》三首

◎老刀



《画皮》

酷爱湖的人死于溺水
那么热爱女人的男人
必将会死于精竭人亡

窗口荒芜一片
坐在下半夜的胸口
我一点一点,掏出血肉
掏出骨头和肮脏的内脏
我把它们泡在木脚盆里
然后泼到街上
卡车碾过……

但我要留下皮
学着人的样子
勾你的魂,与你接吻、做爱
然后温柔的抱起你
安放在我的画皮里

《伤感》

因为一些并不存在的伤感
我彻夜不能入睡
在健康的躯体上贴满膏药
吃七彩的药片
给每一个陌生人打电话陈述我的绝望
在床和窗户之间疲于奔命
喝掉整桶的水
砸碎装满酒的瓶子
然后坐在锋利的刀刃上
等待大血来临
2005-08-17

《雨很大》

雨很大
象十年前那个有鬼的夜晚
只身穿过坟地
现在我空着躯壳站在陌生的城市

有女人奔跑
露着寂寞的双乳
我在手套的内侧写下
干燥的雨水和病态的脚
2005-08-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