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嘎 ⊙ 宾至如归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存两个短文

◎巫嘎



“正午”时分:“灼热”难安的“寂静”与“孤独”
——解读《母亲节》
木叶


中午想起人类的孤独
想起一句诗:被一束阳光钉在地上
转眼就是天黑。
这里头有大恐怖,大安详
正午贯顶的寂静。灼热的铁皮屋顶
罐中的盐,父亲的烟草
正午垂直,万事皆休
原野上的花深深的根茎
几乎来不及偷偷做完一次游戏
而所有的人都由母亲带来然后散开
——作者巫嘎,选自诗集《交谊舞》

这是一首凝神静气、让人心生感动和依恋的诗,结构紧凑,意象集中,语言干净、坚决。
诗人此刻被钉立在“正午”时分的大地之上,孤零零,像一截黑炭,一枚铁钉,白花花的阳光从高空倾泻而下。
“正午”是一个临界点,张扬的时光在此闭合。在这之前与之后,大地与岁月仿佛在做着不知疲倦的同义反复——逆转的胶片仍将嘎嘎转动,映射依稀如昨的景象。
巫嘎平静地告诉我们:“转眼就是天黑”。但现在是“正午”,诗人感受着“贯顶的寂静”,注视着白日苍天下万类“垂直”的呈现。“垂直”是一种凝缩的绷紧的视角,刀削般直挺挺插下来,不容万物迷散的虚影将我们遮挡。“铁皮屋顶”、“罐中的盐”、“父亲的烟草”、还有“原野上的花”和它应有的“深深的根茎”,这些尘世的物事气息,此刻彼此混合胶着,在正午时分发酵、沉醉,一缕轻烟般在大地上飘荡,凝聚成化合成的也许就是你我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米兰•昆德拉语)?
“正午”时分“灼热”难安的“寂静”与“孤独”中,诗人的意识在浑茫无着地流动,最后毕现的只是“母亲”,只有“母亲”。是的,在“母亲”眼中,我们永远都是聪慧顽皮的孩子。可是,那些“都由母亲带来的”、在大地上“散开的”、却“几乎来不及”“偷偷”“做完一次游戏的”“所有的人”,包括你和我,此刻都在何处?又都还会到哪里去呢?水一样哗哗流淌的“母亲”的温情,又会在哪里揉洗我们的孤独?
2005.8.20


读巫嘎的《清明》
张联


诗人在一年后的又一个清明节里,伤感,忧伤。所以说“清明是一个节日/悼亡,伤生”,所有的张力在“伤生”中,这样的生命之痛里,展现给我们一个无尽的画面,加之词语的凝炼,给读者一个最大的想象空间,同时带来一个致命的读感,切中所有心灵的伤口。
“一个节气/杜鹃花开”,就是在我们的春天,一种花开放着,时空里下过一阵小雨,我们的美穴地就笼罩着祥瑞的光芒,我们走在其中,湿润和宁静充满了我们每个人的心灵,我们接受着这样的伤害,甚至离开了远远的回首和依恋,我们又一次得到了最圣洁的洗礼。
“上午或下午,偶尔恍惚/脚下的水泥在反对你”,这样一天的时光里,人们始终在悼亡中,所有思亲的思绪穿越了时空,却不能穿越脚下的水泥地的冰凉。我想这是在一个公墓的陵园中,离开土地的人们的一种伤痛,即使有杜鹃花开放着,我们祖先的灵魂也在囚禁中,不能相见。
所以,诗人最后道出所有悼者的心声――“仇恨并不神秘/神秘的是爱”。在人类生存的进程中,爱的神秘,在不断地传颂着它的功迹和伟大。
我们在诗的张力中,也许还没有从它的意境中走出来。
                                               2005年8月22日下午小阳沟

清明


清明是一个节日
悼亡,伤生

一个节气
杜鹃花开

上午或下午,偶尔恍惚
脚下的水泥在反对你

仇恨并不神秘
神秘的是爱
2004年4月5日




读巫嘎的《清明》
张联


清明,这样一个传统的日子,所有活着的人去扫墓。我们此刻正走在一个乡间扫墓的路上,随着诗人巫嘎给我们打开的一个自然之门――“四月的阳光强一阵/弱一阵,人间阴阴晴晴”。“强,弱,阴,晴”四个动感的字点明了宇宙之力的玄妙,牵引着一面“四月的阳光”让阴界进入阳界,也让阳界进入阴界,所有发生的“道”在透明、空灵、幽怨、神秘中进行。万物给了我们这样一个空间,所有有形者和无形者相见,相见而走动,走动而别离。
空灵的场景是在我们乡野间的山上的“新坟与旧坟”。诗人走近新坟里看到的是一幅骷髅的身躯,走进旧坟里是无尽的黄土,所有成为土的人们,已和大地一样,厚重、坚实、芳香、湿润、博大。这样一个成为土的路上,诗人一个肉身已经提前抵达,还回到了万物之乡里。
“扛着锄头”的人们,“拿刀、提篮/出没在山间”,都走在地表的路上,他们缄默着,虔诚着,不语,山神看见了他们的影子,诗人看见了他们的影子,一行人与另一行,虽然相遇在往返的同一条山路上,他们谁也没有看见谁。今天他们走在四月阳光的清明一日里,也许心灵更加圣洁,因为他们又一次触摸土地,让一粒土站在地表的另一个高度上,那是代表了他们的紧紧地接触着温暖的土地的,他们很放心地摇晃着那些“青枝绿叶”走下山去。
也就走出了自然之门,所有的无声的画面,传递给了人们一个土的路的信息,人间的路上正传来“山上都是新坟”的哗然和雀跃的信息,从那空蒙中震响,所有没有背过身去的扫墓的人们,今天又一次记住了此刻。
                                                     2005年8月22日小阳沟


清明


四月的阳光强一阵
弱一阵,人间阴阴晴晴
山上有新坟与旧坟
新坟里还有骨头
旧坟里只有黄土
扫墓的人扛着锄头
拿刀,提篮
出没在山间
一行与另一行人有时
相遇在山路上
青枝绿叶丛中
下山之后
山上都是新坟
2004年4月3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