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季 ⊙ 写作与拯救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春花秋月何时了——兴宁矿难之后

◎吴季



新一期通讯刊首语


  8月29日,大兴煤矿救援工作宣布放弃了,因为大量抽水已导致透水点和地下坑道大面积塌方。从8月7日矿难发生至今,已过了20多天,遇难矿工早已没有生还的希望。政府开始向遇难矿工的家属发放每位20万元的一次性赔偿金。
  关于“我国煤矿年死亡人数占世界近八成”的可悲现状,可以谈的原因都谈过了:我国煤矿大多是高瓦斯矿井;生产方式落后且超能力生产;私挖滥采;安全设施落后;煤矿安全欠帐惊人;监管机构不健全;从业人员的素质低;“矿长为获超产奖强令矿工下井酿成矿难惨剧”;“国家安监局长怒斥官煤勾结,称已成普遍现象”,甚至“黑龙江3.14瓦斯爆炸事故矿主是安监局副局长”……
  有时,我们也会听到刺耳的官腔:安全生产状况总体上是趋向好转的,煤矿百万吨的死亡率下降了一半,等等。但一次又一次大大小小的矿难一次又一次地摔着发言人的耳光。
  领导人不停地发话,痛斥,措施一条跟着一条:将事故隐患公示;立即关闭、取缔无证非法矿井;加强立法、执法;施行煤矿安全新规程;发行5020万国债改善煤矿安全;全国煤矿安全生产大检查;特聘10万名煤矿群众安全监督员;所有煤矿必须在7月14日前申请领取安全生产许可证;重罚,罚到矿主死不起人……

  但——在仍然接二连三的矿难后很快有人问道——为什么“20万元的赔偿标准仍然无法震慑贪心矿主”?马克思在《资本论》里这样回答:“资本害怕没有利润或利润太少,就像自然界害怕真空一样。一旦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胆大起来。如果有10%的利润,它就保证到处被使用;有20%的利润,它就活跃起来;有50%的利润,它就铤而走险;为了100%的利润,它就敢践踏一切人间法律;有300%的利润,它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冒绞首的危险。”
  难道矿工们不知道、不怕危险吗?当然不是,他们仅仅抱着侥幸态度:“总不会轮到我倒霉吧?”驱使他们“铤而走险”的,不是50%或到300%的利润,而是1450元到2200元的井下作业“高工资”。
  “悲剧太多,已经麻木了!”终于我们听到这样的哀叹。是的,同情或愤怒,又能坚持几次?
  除此之外,更普遍地,究竟多少矿工将患上可怕的尘肺病,在不知情中,无声无息地死去?
  奇怪的是,很少人谈到矿工的权利。没有人教矿工如何回答全国各地那些陈家山煤矿的矿主和领导们,当他们向矿工发出这样冷血的恫吓:“你有本事就不要下井,我明儿就让你下岗!”


光明祭 (死亡的出征)

——献给在历次矿难中牺牲的矿工兄弟们!



铃声又响了
该下井了
“煤黑子”们!
我的矿工兄弟!

这一次,你仍没有
和亲人们说声告别
没有彼此多看上一眼
这一次,你用生命点亮一盏盏矿灯
走向魔鬼的地狱!

“煤黑子”们,我的矿工兄弟!
我看见你们的眼睛,眨着,闪亮着
还有雪白的牙齿
但我认不出浑身上下乌黑的你
谁能看清你们的脸啊!
只有妻子,认得出你是丈夫
只有老人家,会叫出他们的儿子
只有儿女,知道你们是父亲
是家中火热的太阳


但这一次,你用生命点亮一盏盏矿灯
这一次你走进魔鬼的炼狱!

这炼狱本属于他们——
煽风点火的财神爷们
还有官老爷,他们踩在你们背上
念着安魂的咒语

每天,你们把生命典当一次
每天你们对自己说:
“到傍晚我就把它赎回来
我会把它赎回来的
既然从没有好运会落到我头上……”

好吧好吧那就
向地狱的深处开拔吧
你们,工业战场上的雇佣兵啊!

可是你看,他们经营的是死亡当铺……



作者:火天  转自“中国工人”网  (吴季改作)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