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亦非 ⊙ 梦亦非长诗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苍 凉 归 途

◎梦亦非





  一
开阔地,秋天长趋直入
秋天将神灵的犹豫暗示——
魂息痛楚的镟镟铁箭,指向南方
——战争尾音外起伏的马蹄踢踏

神灵在书写的九重苍穹之上
醒来,神把手中闪烁的线条放弃
“这是时间的一次松动,错综复杂
它预示着一个民族的迁徙与归途”

黄昏般自言自语,牙巫1的声音运行
在她开辟的天地之间,这最后的轻雷
让秋天尘埃落定,宛若《泐虽》2的收笔
而鬼师3方把第一枚占卜之蛋割开

“天象奥秘,显现于一枚蛋之内心
宇宙是咒语边沿上蛋壳静静的转动
众神远遁,只见踪迹隐隐约约
多少世纪之后,谁辗转于这一段预言”

那个后来者一直在封底上,翻动成一群神祗
年华东逝,黑夜猛烈地打在他的宿命中
然后他目睹秋水长天裂开黄铜的轨迹
那锈蚀之弓绷紧了他微颤的心弦——

“谁明了神灵的语言,谁便永远地
堕入黑暗的源头,那里西风吹动万物”
又一群雁只射向更南方,如牙巫流转篮子
谶语象篮中的水滴,一路漏光

于粗糙的纸上显露这些文字
“这些反向而行的诗行,在鬼师中流传
叩问两条遗失的通道,一条在高高的秋天之上
一条在渐渐变凉的国度,这历史模糊的手掌”

神呵,你的左手是天空,右手是大地
你用柱子支撑着残缺的星光
猜谜者,他该在哪一行卜辞之中
找到转折:那漩涡淹去的故乡

副歌
         哪个来    把天辧开
         用铁柱    把天撑住
         牙巫来    把天分开
         炼铜柱    把天撑住

         在北方     牙巫远去
         在南方     故乡杳杳
         在北方     战车颠覆
         在南方  前路遥遥

二                   
秋雨从梦亦非的写作中掩过来
却洗不去牧野4的血迹,前1027年


(需要全文阅读或研究请联系471568676@qq.com)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