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赳赳 ⊙ 内伤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夜宴都江堰

◎胡赳赳



  

为了纪念李冰父子,十大超女跻身
都江堰,她们在背景板上治水。

这已是上个月的事
二王庙下,玉垒山上
超女们唱起了那动人的歌谣

前山是道冠,后山是寺庙
南桥遗梦,那一首临江仙
被挂在滔滔江河水的弦上
不得不发

君吃兔头,我失态
君的微服毫发未伤
而浪自打郎

前人皆已远,后世二千八百载
载得动的叫流水
载不动的叫飞舟

我自当碣,鱼头洲与飞沙尾
我自当道
三两酒与定水狮
我自当扶

都将厌
看得见的叫流水
看不见的叫飞舟
都将咽
吃掉兔头
再吃头颅

都江堰
那一个夜宴
我与一个女人
忽然不谈感情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