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略 ⊙ 南村小寺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南方诗篇之《开 合 开》

◎商略



《开。合。开》
——只要我们活着,我们身内的一切都是合着的。(耶胡达*阿米亥)
1、

向西。一直向西。我就能打开这黄昏
取出里面燃烧着的云彩,
它在大片的河山上,投下了黄金的灰烬
我所看见的事物表面
现在都发着光,就象多年以后,我在一大面湖水中
所看到的那样,所怀疑的那样

我读到的有为法,如今已是梦幻泡影
而某一时刻,我在哪里,这重要吗?
“现在”,被磨砺成多面体
每一个面都能看到,每一个我
还有每一个你们,互为区别
各自存在。可当我们清醒,当我们不说话

我们与植物无异
我被打开的生,也没有半点惊喜
我的年青,和年老,都关闭在一个轮廓模糊的
小世界里。抱怨吧,悲伤吧
所有的幸和不幸都已包含在内,也从来不存在
不可承受之事。而所等待之事物,无论有无,从来就是必然

2、

我停下来,等我来。当时间走得慢时
似乎一切都已不可信
我在早晨的理性令人厌倦。在公园长椅上流汗
分析一棵树的科目,或等着皮肤,把这些汗都收回。
去目测一辆汽车的速度吧
它的影子,一度成为某个拗口的偈语,快速地掠过,消失

模糊地,滑向这涌着小波浪的河面
但我存在过,在某一刻,不值得再去怀疑
虽然没有可以证明的事物
如同我在一个失修的寺院看到的那样
紧闭的木门,某一天曾被打开,也在某一天被关闭
而我天天面对着,如此的他乡,如此的陌路

你们的合,是打开的灯光、声音
有时也是你们紧闭的暗
我路过的每一个地方,都保持着类似的不安
合着,类似的出生、年老
类似的无明、执迷
你们食谷类,也食飞禽走兽。你们仇恨,也做爱

3、

是什么打开了我的生和死呢?
如今,我的爱和恨都紧闭在身体之内
夜晚紧闭在无声之内
红和白的药粉,紧闭在药丸的胶囊之内
当我吞下了药丸
这渐变的、衰败的疾病吞下了我

从来不曾有过,我的慢,或我的快
我所等待的事物,一度是那么地逼真
最终是失望冶疗了永恒。最终,是我退至灯光以外
以免他人的脚印踩上我的影子
再过若干年,我就有了虚假的肥和白
过午不食,而内心虚弱不堪

我总要停下来,停停坐坐
等我来。我在远处,那么漠然、懒散和臃肿
我在尘世的美德早已放弃
我无好恶
我的生紧闭着,和你们无关
我的死,它有花朵的形状,但未被打开

4、

70年,被打开的身体中有我。
被打开的电灯,拉绳晃动,象春天荡漾的秋千。
我在风里,起伏和晕眩。窗外人影走动
河水正打开冬天,空气打开了一声哭喊

我一直记得,那根晃动的电灯拉绳
有时它会简单地下垂,象一根拖着诱饵的钓线
有时它是恐惧,光和伤害
有时它是以后若干年中的压抑、反叛和暴力

一生,成为合拢的两个括号
左括号是生,右括号是死,中间这一段
是注释或补充,是一段色彩、语气和单音节字
是不同容器中的不同时间

我用回忆的斧子,把它们一份份劈开
把年,分成月。把月,分成日。把日,分成时和秒
每一小份中都有我,是每一小份的合
这被关闭着的每一格菲林,一桢只说一件事,一生只说一件事

5、

我曾受庇于祖荫,巨大和晦暗的砖木体系
我曾受庇于死去的先人,和在世的先人
我曾受庇于族谱上楷书的祝佑
我曾受庇于规范,甚至放纵

我受托的隐喻,如今还存在
我的血管里,流动着悲伤的形而上
这都来自于70年,上升和靠近着的足音
我在梦中,得到了这一生中所有必须承受的幸和不幸

也得到了爱和被爱、执迷和彻悟
我埋下了疾病的种子
在若干年后,当我成为空旷、消失中的原野的一部份
不着任何法,却可倾听自然万物

我早已预见,因此大可不必对你们的语气、表情、好恶
和在尘世的物质生活表示赞成或反对
你们普通的本性和逻辑和我无关
我从不惊讶于你们的任何状况,我们都曾作为死者,而被生下来

6、

这是我想对你们说的。

你们是一个世界,强大自足,接近盲目和无知的世界
而我不是
我是一枚钉子,服从于垂直的内心
服从于一个点,并坚定地锲入其中,直至我成为这个点

7、

我在江岸看到的七月的夜晚,符合我在活着时
看到过的所有夜晚
我和行人有一面之缘
若我和你交谈,甚至不发声地交谈

或凝视长久,因此这一刻停顿
这是我对永恒的理解
我有时注目于窗外,七月的小风,吹遍大河上下
月光在夜晚的流水中,粉碎了她的内心

我所见过的所有的月色,都保持在相同的一个球面
无论生命有无,她都存在着
没有悲喜
而垂柳的影子在玻璃上晃动,瞬间有离弃的错觉

让我看看你,在把玩着什么呢?
三只简易的小发夹
能固定起微观的小世界
我一直痴迷于三和九,被隐喻的事物,因开合而庞大

8、

真爱是绝望,有强大的形而上根基
不可避免,没有时限
无论我用怎样的形式消磨时间
都将爱上你
我能轻易找到你经过时的那个痕迹
然后和你汇合

是的,是因为我看到了你。你是三,生出了万物
三是开,我们依次从中出来
我还看到了你头上
三个发夹,服贴地安抚着你的发际

现在,就是三
看到的渐渐的开
——渐渐的死,和渐渐的爱

9、

我的生,是我所得到的、无边的仁慈和爱
也是生之中的病痛、饥饿和贫穷
生之中的恐惧和不安

作为苦难的隐喻而存在
作为普遍的隐喻而存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