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木 ⊙ 漫步集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2005上半年

◎五木



鸟巢

列车在平原上行驶,将一些无根的事物
搬运。从某地移送至另一地
这就是我看到、听到的——
它从粘稠的黑夜中冲出来
冲进稀薄的晨雾,像沟渠里的污水
流向远方。此时,昏睡的朝阳刚刚醒来
打着哈欠,擤着鼻涕,抠着眼屎
呆呆地蹲在竖起的杨树梢上
啊,在北方,在平原上
这初生的太阳像个孤零零的鸟巢

2004.11.05


登高

我想起陈胜在世时说过的话
我想起那时他疲惫而葱茏——
他用他的绿、他的黄、他的漆黑说:
“你看看这天下,哪一桩、哪一件
不是给我准备?”是啊!
在山巅,脚下污浊的江水无赖地流
平畴万里,田舍青青。
独处时,我清白着,依然是这个天下的君王

2005.01.25


赋得古原上草
——远芳侵古道, 晴翠接荒城

隆冬与原上是不相称的
草也不给离别脸色
只猛兽歇息了,换做了人形
整日里酒肆出入
涎了脸,赊那些劣酒
灌那些黄汤
直等三两声惊雷,四五升骤雨

哎哎,这两足的兽
这口吃的牲畜
这散了筋骨的懒肉
终究还是要离别的
在原上,在离离青草间

远离了,远离了
风里的藏红花,河边的黄槐花

2005.01.26

留别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

从桐城路搬到了淝河路
从淝河路搬到了桐城路
从桐城路搬到了屯溪路
从屯溪路搬到了屯溪路

道路、房屋、门窗、桌椅
床榻、餐具、饮食、性事
停留在原地,各得其所

我离开了,它们还在
彼此依赖,仿佛我从不存在

2005.01.28

雪夜

要继续是困难的,两个人
在床榻之上,是六个
如果性事重复,那么最少有八个

这是几何学问题,但是
“科学是我家猪圈里的猪,而真理
是另一只。”所以

这纷乱终究还是要停止的
屠户提着刀,于纷纷大雪中奔向畜栏

2005.01.28

祖国颂
——兼寄友人

那是午后未施粉黛的梦——
那是四五只白鹭翘首缩颈驻足于泥塘——

不算阉人,最该厌恨的只有独裁者。

轻狂谁得似周郎?
那日你从云彩上回来
那日你从飞鸟中回来
那日你从铺满月球的扬州回来

是否想起那被败坏、被凌辱、被践踏的?

那使你俯首的,使你屈膝的
那使你颤栗的,使你将栏杆拍遍的,使你以手抚膺的

那使你飞扬的,使你跋扈的
那使你涕泗的,使你狂歌纵酒的,使你四顾茫然的

无非是黄泉之下的老母!
无非是尘埃之上的老父!

2005.3.4

地理课

那些奔腾的、喧闹的、平缓的、喑哑的河流们
各自流淌,有时交汇,有时毫不相干
从源头逶迤向东,或者其他方向
在高原、山谷、盆地、平原间流淌
间或带走那里的砂石、泥土
我不知道它们的目的地
无论我站在山巅还是河畔
我都不能断定它们的去向
因为我不在河口,没有在滩涂上向远处
咸水和淡水的交汇处欢呼
我只知道它们远去了
像任何事物一样,有着自己的终点

2005.03.10

美术课
——为绿绿而作

你是否已经和我一样习惯坐在银河宫的甲板上喝茶了?
尤其是夏末的夜晚,凉风轻抚我的肚皮
微醉的鼻息如同河面上的细小波纹
最后所有那些细微的都会被放大,被稀释
白日的耀眼和黄昏的泛滥
都适于描绘、渲染
挑一个你最喜欢的颜色吧,往他们身上涂
他们和我一样爱你
他们是山顶洞人、玛雅人、小王子和母兽
他们统统会死掉,然后再复活
往他们身上涂吧,覆盖他们吧
那些落叶和嫩芽的颜色在堆积,一层盖上一层
那些红啊、蓝啊、黄啊
那些单调的绿啊、变幻的绿啊

2005.03.15

音乐课
——为灰灰而作

永恒的命运将流水做他的五线谱
他描画,指点
而我比你们慢半拍
永恒的命运因此轻看我
这个指挥家
将我放在乐谱的背面
“雁南飞,雁南飞——”
于是一个音符从冻土上的河流起飞了
划了很多曲线
这是永恒的命运对我的处罚
他打我的手心,罚我的站
他让我听,让我唱,让我看
可我总是慢半拍

2005.03.16

物理课

南风吹来的时候也会冷
激灵,眩晕,无法消除的鱼腥气
一加速,物体就变热
一加压也同样
棕榈像什么?
我们不讨论生物界的问题吧
我们只讨论
纵横、大小、多少
分裂了,还有剩余
消失了,依旧存在
仿若,死后的魂灵,分解后的正负粒子

2005.03.21

历史课

花园中的雅典娜对她的瞎眼祭司从无忠告
也没有任何暗示
这是不公平的,是对一个先知的无故放纵
认识来自何处?
一个揣测者的内心是灰暗的
在记事簿上他写道:早起晚归的雅典娜
将百合变成了紫色。因为她疲倦。
多么荒谬啊,这就是结论

雅典娜的瞎眼祭司直楞楞地注视着他身前的石柱
眼睛里散发着狂热的光

2005.4.8

养鸡场

“天气很冷,可能还要下雨。”还非
说出了他的忧虑,浓雾
盘踞在山脚,不时向山顶蹿动
这预示了脱离于文字的另一种事实
“山岚”是个什么东西?它是潮湿的水汽
是后山养鸡场顽固的敌人——
三百只肉鸡无知地惶恐在即将来临的暴雨中
惊恐于是如此切近,不远处的大海
动都懒得动,但用它腥气烘烘的舌头
舔了舔还非的脸。

2005.07.02

石头记

蹑手蹑脚赶路的夜行的石头
月光下,它们发出
咔咔、嗒嗒、噗噗的声响,像是
压低了嗓门窃窃私语
它们是多么珍惜这短暂的时光啊
石英、页岩、玛瑙、水晶依次闪亮
白昼将瞬息来临
炽热恒星抽打着
地上的一切,但永远不知道
遥远的外太空,旋涡样的星云中
无数庞然大物,翻滚着,嘶吼着
覆盖着厚厚的灰尘

2005.8.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