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桦 ⊙ 死神浮上来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倾斜

◎木桦



倾斜


一把手枪插在腰间
一个腰子烤在火上
人群散后,背后是多么空荡
子弹是多么倾斜

一头大象站在树上
一堆灰烬燃在树下
我在中间贴了一些治疗梅毒的小广告
我是多么倾斜

一个口号卡进喉咙
一把鱼刺扎入机器
我发怒的时候闻到烂苹果的香味
鼻子是多么倾斜

一些黑暗锁在光明里
一些光明插在黑暗中
一个喷嚏可能会引来颤抖
界限是多么倾斜

一个农民倒在血泊中
两根手指装在口袋里
我看见两根手指互相互倾斜
倾斜是多么倾斜



老男孩

我将白发贴到脸上
我天生就具有小丑气质
我跑的很慢

我将脑袋摇在空中
我将身体却扔在一旁
我在仓库里看见一个酒鬼被冻死
他站的很高

我站的最高
总说废话,被人嘲笑
天生一张鬼脸
我眼睛很黑

下午漫射的光也被我吸收
离白色最远




混凝土


一个聋哑人只能看见混凝土的色彩
她听不见混凝土的声音
她的声音混凝土自然也听不见

一个聋哑人只能听见自己胸口的闷叫
一把刀刺入胸口然后慢慢搅匀
一股微风吹得胸口的青山沙沙作响
一根阳物插进体内然后迅速结成血快

她只是专注于她爷们儿的表情
宁静的表情
舌尖顶着上牙膛的表情
红润之后慢慢萎缩的表情
混凝土似的表情

一个聋哑人只能看见混凝土的色彩
她听不见混凝土的声音
她的声音混凝土自然也听不见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4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