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毛 ⊙ 我的时光俪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歌:现在时(7首)

◎阿毛





以前和现在


以前我走的路,都很平坦
以前我走的路,都在生活的外面
我整天写诗,做诗人
我整天爱呀,做恋人
还常常哭,流眼泪
人们看我一脸痛苦
其实,我那时多么幸福

现在我走的路,都很坎坷
现在我走的路,都在生活的里面
我整天写字,做作家
我整天做事,做俗人
还常常笑,没眼泪
人们看我一脸幸福
其实,我现在多么痛苦

2002.3



我不抱怨偏头疼


我不抱怨偏头疼,不抱怨失眠
不抱怨潮湿的青苔
不抱怨骤雨和忧伤
不抱怨不会安睡的词语

我的耳朵需要那些雨
不是眼睛
我的心灵需要那些雨
不是身体

最年老的树都在和雨一起唱啊
我尽力了。醒着的夜尽力了
但这不能阻止
读过的诗句落满泪水
爱过的人消失

2004.4



我是这最末一个


我是这最末一个,留着黑发与披肩。
我是这最末一个,用笔写信,画眼泪。
并且看见一粒种子如何长成全新的爱。
我是这最末一个,像从没看见那样惊讶
和专注。
你和你的幻想一直忧伤。
我是这最末一个欣赏者,因为我是最初那一个
纵容蓝色的缎带飘成大海,纵容笔下的文字
预示你全部的成长。

2004.3.10



在场的忧伤


我坐着不动,像个思想者
其实,我不在思想
我只是忧伤
只是忧伤:母亲的白发
和我自己的沧桑
爱甚至不是一件往事
不是去年,去年的马伦巴
我写的字余温还在
呼吸还在
可你不在,你从我面前走过
就像东逝水
我坐着不动,像个思想者
只是我不再思想,我只是忧伤

2004.1.18



宽 容


我从不使用暴力。我是说:
我是一个温和的人,
一个善良的人。
但这并不表明我喜爱的词语
总是温柔和宁静。
因为爱与美,生活和艺术,
并不拒绝那些偏执的事物与激情。

所以我理解词的暴力,
也从不在句中杀死那些坚硬的词。
它们自有魅力把握语调与节奏,
像在风暴中行走,
这样的时光毕竟美妙而稀少。
我只需记下它,
不必说出,
也不拒绝它的流传。

2003.10



如果你一直喊


如果你一直喊,我肯定在
你不喊,我
也在——
召集那些暖的、亮的词
和那些冷的、暗的记忆说话

你还爱看窗外的雨夜吗?
多少年了——
我仍然守着发黄的信卷
石头仍然不说话,它沉默的品质
我在诗歌中保留到现在

2004.9.16



石头也会疼


你应该知道的:
被踩的蚂蚁是会尖叫的
走过的石头也会疼
我这么敏感
是因为世上万物都会疼
你不在,不在疼的中心吗?

一些伤感的旧歌
和不断变白的头发
都是光阴流逝的部分
我怎么也无法
习惯一个爱的消失
一个人的死去

所以,我的头发在疼,嘴唇在疼
牙齿在疼,眼泪在疼
你应该知道的:
任何一个事物的疼
都是我们的某一部分在疼

2004.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