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毛 ⊙ 我的时光俪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诗歌:纸上的光阴(13首)

◎阿毛





献  诗


这一首诗给夜半。
给阳台上不断张开的翅膀,
给细雨中不断返回的身体,
于一小点光中,
低声地吟咏。
给微亮的萤火虫,
它的轻和缓,不似蝴蝶
在空虚的地方眷恋。

这首诗给夜半的私语。
给私语中不断出现的前世今生。
给所有秘密,无音区,
和手指无法弹奏的区域。
给眼泪,它晶莹剔透,
却仍是话语抵达不到的地方。
给灯下写字的人,
他半生的光阴都在纸上。

2005.4



春天来了


春天来了。
春天总在该来的时候来。
还有那些花,
它们总在春天开。

而地室幽静的说服力,
明显于潮湿。
我仍然不会浪费雨水
和来历不明的暗示。
那天我打江边走过,
春水已经泛滥。

人头攒涌,
道路太多。
我出发,我返回,
我是自己的他乡。

2005.4



心要静下来


让树枝静下来。
不管风吹不吹动,
夜晚安不安慰蝙蝠?
不管落进火焰里的眼泪,
是天真还是爱?
心要静下来。

要为两个相爱的词找个句子,
为句子找个语境。
让熟睡在书里的人,
他和他的品质
一生清白。
心要静下来。

2005.4



转过身来


春天走了。转过身来
爱,爱夏天,爱它的红颜,
和身体里阵雨般的蝉鸣。
转过身来
爱,爱世间的每一颗露珠,
在静止的荷叶上面。

白天走了。转过身来
爱,爱黑夜,爱它的衣衫,
和身体里丝绸般的寂静。
转过身来
爱,爱天空的每一颗星星,
在行走的灵魂里面。

2005.4



白纸黑字


第一个写字的,
肯定不知道笔尖会痛;
写完最后一个字的,
肯定不知道纸会眷恋。
他们说:白纸黑字,白纸黑字。

白纸黑字
是不是一场奇遇?
而我不愿意一张白纸承受笔尖的痛,
不愿意余生,成为一张揉皱的稿纸。

所以,每次面对白纸,
我都舍不得写一个黑字。
像面对无措的爱人,
或一个天真的孩子,
不知道如何去爱,如何去疼。

2005.4



居住在文字里


我多半是因为昏厥
才需要清风
和围绕它们的枝繁叶茂

一堵墙可能是一个黑夜
和一次次幽深的睡梦
我失眠已经很久了

他们说:
“夫妻在家里,而情人在路上。”
而我在纸上
而谁在纸做的书里                    

2005.4



消逝之前


再有几页文字,我就能度过
午夜,幽静,寂寞的虫噬
和沙漏的严谨;
再有一些泪水,我就能回到
上个世纪的雨中
和爱人的怀里;
再有一些人加入不眠,
才能安慰不安的孤单;
再有一些童话,
才能找到跑丢的水晶鞋;
再有一些偏执,我才能走进诗里;
再有一些诗,才能让我的时光安心。
        
2004.10



岁月签收


寄给你明月;
寄给你祝福;
寄给你枕边的呢喃,
和永远听不见的声音;
寄给你落花;
寄给你流水;
寄给你抓不住的风,
和看不见的人儿;
寄给你弄丢的爱情,
和走散的儿女;
寄给你苍颜,浊泪;
寄给你骨肉,尘土。
从今以后,不怨恨
只感恩。

2004.10



像春天一样


春天是一个绿色的词,
它落进我的诗里,
让轻风、细雨、幼芽
做了它的形容词。

春天是一种暖色的颜料,
它落进我的画里,
让阳光、花朵、蝴蝶
做了相爱的人儿。

我坐在书桌前,
像春天一样,
已无法阻止幸福的秘密
四处荡漾。

2005.4



总有不变的


就任时光把记忆变成迷宫吧,
尽管树枝已不是树枝,
花朵也不再是花朵,
流水和岩石也不再是它们自己。
我已习惯把这些放进句子里,
让它们和你住在一起。
但我绝不是因为蝴蝶有翅,
才把它当作天使。
尽管一切已不可说,不能说,
但总有不变的。
就像阳光之中还是阳光,
阴影之下还是阴影。
但喃喃之声,
仍会相逢在惊愕的措词里。

2005.4



一  生


季节不断轮回,
而属于我的春天能有多少?
我坐在无人的角落,
让半垂的书卷睡去。
回忆已经开始:
15年的乡村生活,
成为不能回去的前世;
几十年长大的城市,
被污染,被伤害,郁郁寡欢。
几次爱,一次婚姻,
一个孩子,若干本书。
它们说:你是爱人,你是妻子,
你是母亲。
你当然是世界的女儿。
时光飞逝,尘土飞扬。
一些散乱的笔墨和错别字,
占据了一页纸洁白的余生。

2005.4



数时光细小的碎片


光停在前世
看见不再飘浮的尘埃
在瓷片上
如何让你明白
没有血肉,是骨头薄
纤细、脆弱
一小块一小块地
落在夜里
沉溺于无法照亮的黑暗中
从1到9,至无数
自恋者无一例外地
热爱身上的丝绸
你抚摸,你无言
被白云看见:
“不是抒情的火焰,是青苔。”

2005.5



夜的结尾处


没什么危险。只是一阵风而已。
一阵大叫的风,在夏天的湖边,
在一个人的暗夜,
不能持续有梦的睡眠。
他们说:忧伤是黑色的。
我不能在回忆的路上走得太远。
“香草环绕纯洁而恰到好处。”
蔓延至你的窗前。
你不在我的生活里,
你在我的言词中,
在一场文字风暴的里面,
而不是背面。
我制造一场庆典,只为了
在它的外面,
追问、定义,
辗转不眠。
我已经老了,不会抒情了,
但仍愿意长皱纹,
直到最后的树都产生妒意。
让树叶和我的衣衫一起,
在雨夜成为注望的眼睛。
他们说:倦了,
从头来吧!
如果你愿意在天真里面,
我就在一首诗
不是结尾的地方结尾。

2005.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