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叶 ⊙ 木偶记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割草机》(外四首)

◎山叶






《毒癞头》

毒癞头,麻花面馆的女老板,
太阳正在西下
他绕着记忆翻上墙壁,
脑袋中闪现着忘却的一切
背后无影,只留下几只跳跃时深重的脚印。

2005.7




《割草机》

伴随机身轻轻的震荡,
割草机推开
过于繁茂的绿色之地,草丛中
有人发出暗笑,一切似乎都在
被翻新。

农艺师褐色的草帽檐下,一双灵活
而又机械的眼睛
富有变化。时而向前,时而止步
时而往后退出几个脚印。

2005.07.29




《射水鱼和黄金蚁》

它们安家在河边,水里是危险的
时常发生灾难。
温潮的地下,幼虫,被碎解的食物
和树叶粘在一起;
巢穴内部,积蓄着多余的蘑菇;
先前捕获的蝉,
今晚,我们又一次
将它分解成美味的大餐。
在这定居,毛虫是最好的联盟军,
一切的敌人,一切坏蛋
顷刻间,一扫而光。
而剩下的是,我们还把它当作自己的奶牛。

2005.07.30





《札记》

他在伤怀,旧事像犯病的老挂钟
缓慢之中带有某种不良的偏移,不再按时走动
虽然一切尚在控制之下,可时间已经改变
人的观念已经没法夺回原来的模样。
极像深思中的某个人,他埋头冥想
鼠叫声再次从角落里传来,他甚至感到自己
已经没有悔过的余地,匆匆的一辈子走了过来
就这样,丢弃了学业和婚姻
仅剩不多的业余爱好。他在沉思里看清楚了
怀表的走动,依然如故。
挂钟的毛病也是。没有办法悔过,
时间已经无法大倒退回二十年以前,就在当下
水已覆没那么多的往事,对于突然来袭的旧事
如何解释,他无从说起。
他也不想拖欠着旧情,回到多风多雨的二十年之前
面对的是什么样的风景?
而如今,一切俨然已成无须面对的的过去了
他在心里暗暗思忖着偏差的产生和转移,这也已经
像是一把旧水果刀,没有了锋芒的庇护
像迟到的电报本身,已经毫无意义。

05.07.2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

 

©2000-2020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