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桦 ⊙ 仙人掌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一匹马的耳聋事故

◎白桦



把通告贴向世界的外科医生,
向一匹马投出红色的石头。
(在词的众揽者面前,一滴雨水怯于表达。)

一匹可怜的马。
她在观望一滴雨水。
甚至,她只是绝对普通的马。
外科医生以急于成交的方式,收买了提出强烈抗议的人。

令人恶心的红色,
如同,一群饶舌的人聚集起来的
恶臭和瘟疫。
红色的无畏。
(我那红色的无畏。)

一匹马的眼睛里,充满恐惧。
(一个拖长的、无言的黑色。)

敲碎的马的骨头,骨头里的疼痛
有丝线缠绕的酸性。
疯狂、无节制的感情和思想,比死亡更茂密的酸性丛林。
黑色的眸子背后,看,背后,病人似的渴望。

谁把她关在门外?
谁又把她抛弃在寂静的悲哀中?

癌症,或者,僵化了的心脏。以及,
乌压压的,以光速传播的病菌,
在她的骨节、静脉、神经中的尽头。

不听——不听!
在黑暗压临之前,马疯狂地炸掉了耳朵。
一滴雨水,从她爆裂的肌肉中
淌下。——是红色。
(无畏的红色?)

一滴雨水,使马发出微微的嘶叫。
一种轻柔的、弯曲的微笑。

2005年7月30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