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赳赳 ⊙ 内伤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我尊敬每一个勤奋的人

◎胡赳赳






他们上山,打老虎,下山
看不见,不打老虎的夜里
有熊出没

他们打下江山
打上自己的名字
过去的日子,林林总总的样式
却总像稀饭一样化不开

他们剪彩的手在颤抖
酒杯掷于墙壁的另一端
甩手榴弹的姿势,曾经
练习过千百遍,拔剑
决斗,走人
但最终,还是要剪彩

没有什么会是徒劳的
一切皆有意义
比白可以更白一些
比蓝,可以更蓝一点
放大和缩小不同的字体
放在不同的位置
哪怕只有被蚂蚁搬动过的痕迹
那区别,也介于天地之间

倒挂在树上的禽类
比之被吸在地球上的人
是否,更具有异曲同工之妙?

一个练习口技的人死于车祸
并不能阻止车祸的减少
恰恰相反,更多的人死于战争之外
甚至,死于小强的口风之外

一个练习死亡的人
对于死亡是否在正前方,他毫不知情
也迅速反绞着手,既不慌张也无沉着的演技

但那练习的勤奋比起慵懒的说辞更加令我尊敬
正如尊敬一个码头工人
明知永远没有出海的那一天
他的人生的行李已装满自己那艘航空母舰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

 

©2000-2022 poemlife.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148997号